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16

 

爆竹声喧,辞旧迎新。

方士谦不是个爱这种热闹的人,王杰希更是喜静,这样的两人凑到一处,向来对逢年过节的喜庆热闹之事不怎么上心。幸而微草谷里还有不少童男幼女,都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平日里可增添许多生气。

临近年关连日落雪,方士谦那小徒弟尚捧着热乎香甜的腊八粥恨不得天天两碗,除夕转眼就到。

药谷世外之所,里面男女老少多是些鳏寡孤独的可怜人,也是命中有幸得贵人相助,才从那颠沛流离潦倒困顿中脱身,得了这么一方桃源。本都是无依无靠的人,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不是亲人倒都是胜似亲人了。

岁末团圆,温馨欢喜。山谷里积着雪,踩下去能没过脚踝,常行走的道路上倒是早已清扫干净,半点雪片冰碴子也不留,以免不留神跌跤。谷里小孩和老人多,磕了碰了,都是不好的。一群小孩子正在雪地里追逐嬉戏,捏着雪球互相打闹,又有几个顽皮点的男孩在点了鞭炮玩,噼噼啪啪响彻山谷。

屋檐下一个少年神情冷漠抱着剑,一双眼睛也不知究竟望着哪里。眼前景象如此活泼欢快,他却不去玩,连笑也不笑,坐在那里独自出神。

袁柏清和伙伴们笑闹了一阵,跑到实在跑不动了停下脚步歇息,随意向四周一望便看见檐下那个孤傲的小小身影。他看了他一会儿,觉得有些莫名的烦躁。

如今微草大约有十来个孩子,都是谷主方士谦救回来的孤儿,袁柏清是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他性格又活泛,和谁都玩得来,便一直是个孩子王一般的角色。他又不同于谷里一般的人,是拜了方士谦为师的,算起来,医圣门下除了一个王杰希,名正言顺的徒弟就只有他一个,而王杰希又是专攻武学的,算不得正正经经的医门弟子。

那天王杰希自风雪里抱回来一个受了伤的小剑客,走进房里便急急唤了袁柏清过来帮手。方士谦在饭厅里坐着,听见声音也跟过来看,见是一个已经伤重昏迷了的少年,被放在榻上,一张脸煞白,半丝血色也无。

王杰希招呼着他再拿床厚被褥过来,又在榻前多生了个炭盆,火光摇曳燃起,把本就温暖的内室烘烤得更加的热,几乎要把人逼出细汗来。

王杰希拨开他的衣服,伤口处的皮肉早已与血水冻在一起,他下手也不客气,直接撕开。少年身上大小创伤遍布,尤其腿伤最重,皮肉翻卷露出白骨森森,连骨头都断了一半。王杰希干脆利落地依次清洗伤口,止血上药包扎,脸上不见多余的神情,嘴里也无话。回来路上他已查探过对方脉息,内里无碍,就是这皮肉外伤重了些,失血太多又挨了冻,若是没有遇到自己,怕是撑不过两天了。

袁柏清忙着端盆打水递纱布,方士谦就立在一旁静静看他,待到处理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问了句这是谁。

“门口捡的。”

王杰希言简意赅,在水盆里净了手,拿过块干净帕子擦干手上水珠。

“我虽然不是什么悬壶济世的好心医者,倒在我微草地界上,倒还是得管上一管的。”他放下帕子抬起眼睛望了眼方士谦,“不然大过年的,死个人也晦气不是。”

挺凉薄一句话,在一大一小两个医者面前掷出来,方神医倒是笑了。他生得一副温润好皮相,数九腊月里还能生生笑出一种春暖花开的和煦来。

“柏清,”他唤道,“你等会儿自己看着开个方子。”袁柏清应了一声。

王杰希又把眼睛转回榻上去,还是挺淡的眼神,略略扫过那少年剑客一双冻得红紫皲裂的手。

“记得拿点治冻伤的药膏。”

方士谦一双眸子微微弯起,里面像盛着点细碎的光,王杰希斜斜睨了他一眼,眼睛映着一点跃动烛火,一瞬间竟有了些盎然暖意。

“吃饭去吧。”王杰希走到他身边与他对视,小指以不可察觉的幅度与力道勾了勾他的袖子,“怕是都快凉了。”

 

打那天起这小剑客就在微草谷里住了下来,却没半分对救命恩人感恩戴德的应有模样,孤冷桀骜,对谁都爱搭不理。袁柏清负责照料他,起初见他比自己还小上几岁,有种当哥哥的责任感,每日煎药诊脉嘘寒问暖,看他冷着张脸还想方设法逗他开心,后来觉得自己纯属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一片好心全被当做了驴肝肺,便渐渐厌烦起来。

人是王杰希带回来的,可带回来之后除了最初那一番包扎外便撒手不管了,就留着袁柏清每日对着他相看两相厌。他又不能说王杰希的不是,于是愈加郁闷。

那少年伤了腿,行动不便,又不愿在床上躺着,每天一个人坐在廊檐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袁柏清劝他,廊下风大,容易着凉,他又执拗不听。他有意不管他死活,又碍不过自己一颗医者本心,只能叹口气给他拿了条皮裘披盖着。

他也想找师父来管管这少年,可方士谦最近似乎和王杰希一样也忙得很,从早到晚不见人影都是常有的事,他也只好认命,继续照顾这冷漠的少年剑客。

唯一让袁柏清有成就感的,大约是终于问出了他的名字,刘小别,挺奇怪的一个名字。

他理了理自己在玩闹中弄乱了的一头长发,解开束发的巾帛,以指为梳,重新束好了发,然后想了想,犹豫片刻还是朝那个今日也同样坐在檐下出神的人走过去。

“起风了,回去吧。”

 

 

南疆潮热,腊月里也不见半点雪花,倒有低矮树丛间缀着细白花朵,恍惚看去还以为是雪落枝头。

除夕之夜合该团圆,可惜今时不同往日,身边毕竟少了个谁,这年也过得,少了份滋味。

父母早亡,百花谷便是他第二个家,这些年来,师叔师伯们亡故的亡故归隐的归隐,又没了一个老搭档,身边越发空落起来。

百花缭乱张佳乐,看着最是疯疯癫癫没心没肺,其实私下无人的时候,却也是个挺多愁善感的人。

触景伤怀,倒是有了那么点思念,悄无声息在心底里长起来。

上一次见到老叶啊,还是六月的时候呢。那人千里迢迢来一趟,居然说只是为了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去你的受伤的心灵。

张佳乐瞪着眼睛骂。老子明年就拿个第一给你看。

叶修就笑着搂他,好好好,百花谷主武功盖世无双,明年第一后年第一大后年还是第一。斗神算什么,咱分分钟十连冠,把他那小破传说踩到尘埃里。

张佳乐呵斥他闭嘴,再好的未来都要给他一张乌鸦嘴说没了。

悼念过去展望未来,完了张佳乐问那你呢,这是准备干什么。

叶修说得轻轻巧巧,仿佛是个不值一提的玩笑。

自立门户,卷土重来。

张佳乐知道这不是玩笑,还是依着私心免不了说一句,你来百花么。

入赘啊,哥不干。

叶修望着他,嬉笑没个正形,眼底最深处却有灼灼的光在坚定地烧。

乐啊,等哥东山再起,再次成了一方名门霸主,就迎娶你过来哈。

滚!

张佳乐一脚蹬过去,踢上他胫骨,叶修没见多痛,自己倒是脚趾头生疼,疼得他皱紧了一张脸。

 

半年晃眼而过。

张佳乐望着漆黑夜空,很有些想念那张总是损得要命的嘴。

他与叶修相识八九年了,从来都是聚少离多,一年大多只能见个两三面。两地分离什么的,早就习惯了。可这也不能妨碍百花谷主在这样一个团圆日子里,不可免俗地想一想自己的情人。

很久没见了,等开了年,去找他吧。

张佳乐坐在门前台阶上仰头看着天出神地想着,全然没注意到自己的一个小徒弟已经在面前怯生生站了许久了。

天色已晚,是吃年底最后一顿团圆饭的时间了。

 

 

叶修坐在屋顶上,今夜有星无月,可再璀璨的星子也光辉不过盛开的烟火。

杭州城里有万家灯火,富贵人家放起姹紫嫣红的花火,爆竹声连绵不绝。上有星光,下有烛光,焰火绚烂,将今夜的杭州点成了一个不夜城。

背后有个人窸窸窣窣踩着瓦片上来,大咧咧往他身边一坐。

“想谁呢?”

一把粗声粗气的声音响起来,叶修没回头,只是咧嘴笑了起来。

看不见月亮又如何,同样沐浴着同一份夜色。

但愿人长久。




剧情已经被吃了,还是写日常开心啊(你走

附赠一段ooc小剧场!和正文无关,大家不要当真!


 一朵烟草花

脑补了小别被捡回微草的情景!

薄情(冷冷地):师父那是谁呀,怎么被前辈抱着回来的

方神(不动声色地咬牙切齿地):不知道呢

一朵王乐花

小袁感觉自己最受宠的长子地位受到了威胁!就一直跟小别很不对付!而且小别一直很独的样子,不太相信别人亲近别人,杰希关心他他还爱理不理的样子,方袁就更不喜欢他了!

一朵烟草花

哈哈哈简直可以想象直到有一天杰希又捡回来个英杰时大家的样子!方袁(眼神死):好吧,习惯了。小别:wtf?

一朵王乐花 

天啊这个英杰杰希还特别特别疼爱!捡小别的时候也就算了,杰希不太管他都是放养的,英杰就整天捧在手心里的挚爱!比优乐美还优乐美!方袁别都疯球了!觉得杰希怎么会这个样子的!说好的高冷呢!

一朵烟草花

天了噜!杰希教英杰习武,言传身教手把手教!密学好不吝啬!还和英杰比试假装输给英杰!这一放水呀自己都受伤了!方袁别觉得简直是日了狗了。

一朵王乐花

还是不要让杰希捡英杰了!

我决定让方神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神后来一直想打断自己的贱手!悔不当初!觉得自己不该当一个善良的好人!

一朵烟草花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任性啊!也是有点造化弄人的,英杰为什么最喜欢杰希!


评论(8)
热度(34)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