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丕尚】夜归

一个坑,眼看着这辈子是写不完了,就这样吧

有雷雷的灵堂play


夜色沉沉覆下,高台上灯火飘渺,勾出一个仿如幻境的外廓。有哀声从空寂中传来,曲短夜长,歌声在天空萦回,似轻雾缭绕。

夏侯尚缓步走过长长的台阶。他来到台上,看到窗边的歌者。窗栏上积着新下的雪,他背对夜空独坐在那里,散下的发梢浸在雪中,那洁白的颜色悄悄向上爬去,漫过他的头顶。夏侯尚立在远处,听他抚筝而歌。

呦呦游鹿,翩翩飞鸟,我独孤茕,忧心孔疚。

他反反复复地唱。长吟永叹,悲声哀弦,而他的周围是全然的寂静,月色皎然,没有风啸也没有虫鸣。

他低低地唱到最后一句,曰仁者寿,胡不是保,筝音拖出一个长长的尾调,婉转落下。...

讲两件事情

【更新说明:两件事情的当事人都已经在评论中给予了回复,看起来都不是很想与我多做沟通的样子。我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咄咄逼人咬着不放。但是这篇文章我也不会删除,所有对话我都会保留,供看到本文的人自行评判。】


不是更新也不是吐槽,是挂人,不想看的可以不往下看了。一直以来只安静发文,第一次用这个号参与挂人撕X这种事,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一共两件事情,都是有关写文“撞梗”“借鉴”问题的,两件事并不相关,分别来讲。


先讲第一件。

子博客@一捧鱼干 (主博客 @青鱼便当 )在2016.4.4发表的《清明节祭文》,与本人在2016.3.16发表的《何所思》在文...

【钟羊】寂兮寥兮

贵乱,很雷,无关历史,毫无意义

有一点点那啥被那啥了,全文走AO3

无奖竞猜,全文一共有几个cp?


羊祜不是第一次猝不及防撞到钟会,却没有一次有如现在这般的尴尬。

*一点点那啥*


羊祜来找羊琇自然是有事的,万万没想到青天白日撞见了一幅活春宫,对象还是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钟会。

他回到自己房里,心如擂鼓,坐立难安。

一个时辰后羊琇施施然推开了堂兄的房门,披了身华美的袍子,散着半湿的头发,香得能招蜂引蝶,羊祜看着简直气闷。

倒是悠哉,澡都洗过了。

他心里烦乱不堪,望着堂弟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实在不知当讲不当讲,当讲又如何讲。

羊琇等了一会儿,有些

【丕会】何所思

《不足道》的一个短短的后续


天光大亮之时,雪开始落下。


折断的戟,卷刃的刀,金戈坠地不再作响。叛与乱引发的黑暗的躁动在熹微的光中平静,热血被剥夺温度,蜿蜒成一道凝固的河流。

景元五年的这个黎明来得格外迟。钟会混沌的头脑已经记不清这场屠戮劫掠持续了几天,只是迷迷糊糊地想,天终于亮了。而有人必然会替他记得。

“四天四夜。”姜维声音低哑,冷如严霜。

他们站在故蜀宫的最高处,金殿高台,飞檐挂着漫长梦魇后未及消散的成都的泪珠。风吹不起他们的衣角,雪落不到他们的发上,可是姜维的鬓边却分明的又多了许多的雪色。

他早已不再年轻,却从未如此苍老。

那个被杀伐之声打断的凌...

太阳花你到底把棋坛更新放在哪里了

再跟了个风。加入催更风云系列,希望@装乖小狗 姑娘不要介意哈哈

@太阳花 太太爱的鞭策❤


原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昨天晚上 我打开撸否首页

突然想起 你没更棋坛

我写给你 二十六条私信

你没有回 你妹有回


你回信了(没写呢)

叫我等等(在玩天天富翁)

你玩完这局就更(真的写不出来呀)

可是太阳花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衾衾 去了游戏

你到底把棋坛更新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棋坛更新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棋坛更新放在哪里了!


月更等了 二月更...

孙仲谋你到底把你的儿子藏在哪里了

跟风。有雷。


原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黄初三年 我站在陵云台上

突然想起 你儿子没来

我写给你 二十六封诏书

你没有回 你妹有回


你回信了(若罪在难除)

叫我别等(当奉还土地民人)

你要卷铺盖私奔(乞寄命交州以终余年)

可是孙仲谋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陆逊 去了武昌

你到底把你的儿子藏哪里了

你到底把你的儿子藏哪里了

你到底把你的儿子藏在哪里了


南郡找了 濡须也找了

连长江水底 我也都捞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武昌城的蒸鱼真...

魏文帝《杂诗》:吴会无供暖,安能久留滞。


图又谜之转不过来了……心累。

2 /   / 橡皮章

【丕会】不足道

历史胡扯向,拒绝打脸


钟士季能见鬼。

这是世人不曾知晓的一件不足论道的小事。


中护军府上曾接待过一位稚龄的来客。太傅家的少子,还该是快活无忧的年纪,却早慧得让人惊叹。小小的身子小小的面庞,一双眼睛倒是大,嵌在那里流光璀璨,难以忽视。蒋济见了他,别的没说,缓缓赞了声,观其眸子,足以知人。

中护军倒是敏锐得很。五岁的钟会在心里默默地想。他确实非常人也,能见常人所不能见之物。

幼时的钟会以为,这大抵是幼童的灵识。他年岁尚小,却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只可惜身边没个同龄玩伴,也无从知晓旁人是否也能见得。

钟会的童年几乎可以用枯燥来形...

【丕权】岁月无穷极(4)

秋风萧瑟,天气越发寒凉,道旁的银杏叶渐渐被染成纯然灿然的金色。这些树都很有一些年头,树身高大,茂密的树冠簇聚在一起,顺着道路向远处延伸出去,形成两道平行的蔚为壮观的霞光。

这是一个万物都在经历着变化的季节,尤其是植物,在这个时节里大多免不了凋敝,或许就此走向死亡。

曹丕偶尔还是会写些草木摇落露为霜之类的句子,伤春悲秋的情绪他如今已不常有,他见过太多的春秋更迭,听过太多的长吁短叹,春与秋在他的生命里不过是一眨眼的变化,渺小短暂到不值得再去过多的感叹。他与孙权在某些事情上有一种此消彼长的奇怪默契。孙权在这些年里倒是增长了一些细腻而文艺的特质,花谢燕归都能让他时不时停下脚步安静地...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4 /   / 橡皮章
1 2 3 4 5 6 7 8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