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11

   

六月里大小门派又一次齐聚京城。近年江湖多事,查又查不出个什么名堂来,彼此猜忌不已,各人见了面,多少都有些不尴不尬的。客客气气的笑意仍旧摆在面上,心底里多少思量提防,却只有自己知道。

这次京里楼小王爷做东,排场摆得甚大,作为场地的一处庄子占地广袤雕梁画栋,十分阔气。

几百年来习气如此,江湖不与庙堂争,众人素来不怎么关心这些达官显贵。攀结王侯无非为了名利二字,名,江湖第一,江湖人自然是真刀真枪拼出来,至于利,但凡根基深厚些的门派也都不缺金银,而穷门小派则更是没资本攀不上贵人的高枝了。这位楼小王爷在武林里倒也算是个有名人物,他尚武又豪爽,为人处世没什么架子,大多数人也愿意与之相交,是以几年来结交了不少江湖人士。此次更是大气,直接拿了自己在京郊的一处庄园出来,洒扫庭除,一番布置,做了东道主。

“气派真大。”

孙哲平背着重剑走在前面,目不斜视步履生风,张佳乐跟在后面东张西望,对着一片贵气逼人的庄子啧啧赞叹。

“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王爷跟这儿炫富呢。”

楼小王爷自己习武,用的也是重剑,因此与江湖上的第一重剑高手孙哲平很有几分交情。张佳乐也跟着在小王爷面前混了个脸熟,知道他身为王府世子,起居风格一贯如此,加之要招待众人,更加是挑好的上,所以场面华贵异常,倒也不是刻意摆阔。

小王爷不知各人心里那些弯弯绕绕,也或许是知道但不以为意,只管流水宴席摆上来,好生一顿招待。酒酣耳热,倒是让人忘了不少疑虑警觉勾心斗角,席上气氛几乎可用其乐融融来形容。有剑客乘着酒兴拔剑起舞,引来一片叫好。

孙哲平不喝酒。他酒量奇差,三杯就倒,是个不大不小的秘密。毕竟与外表反差太大,除了身边一圈亲近之人没人知道这个看起来千杯不醉的狂傲剑客平日根本滴酒不沾。这一点过去没少被张佳乐嘲笑,后来说得多了也没意思,就不怎么提了。

百花谷风头正盛,两位当家掌门倒是低调,坐在角落里也不多凑什么热闹,有人来寒暄就应付几句,没人过来的时候就自顾自吃喝聊天。他们这次过来没带门下弟子,两个人轻装上路,倒也方便。

难得小王爷盛情,这一次的江湖盛会比起往年排场大时日长了些。第一日是楼小王爷做东给众人接风洗尘,之后五湖四海的众人逛逛京城放松放松,私下里的万千沟通交流切磋比试也是随意。反正这回大家都住在一处,多少双耳目互相盯着,闹不出什么大事情来。

这样过了几日,热闹光景引来了个稀客,甚少出现的方神医随便路过一般地进门来,一时间倒是又热闹了一番。

 

 

那会儿众人玩乐了几日,闲得手痒,正摆了个擂台比武,微草谷主晃晃悠悠进去,一双眼睛四下里一瞧,便熟门熟路往张佳乐那边走。大家正想着方神医这是不是去问候宿敌,就看见方士谦一撩袍子在百花二当家身边椅子上坐下,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没半点嫌隙的样子,不由诧异这传言中水火不相容的百花微草何以看起来熟稔非常,顿时响起一阵交头接耳之声。

方谷主坐在那儿看了会儿台上的比试,孙哲平应邀与蓝雨初出茅庐的少年剑客斗得正酣。那少年手持一把薄刃长剑,剑身不同寻常,泛出妖异蓝光。少年身手利落远甚于普通人,剑招走得飞快,时机抓得好,角度又刁钻,长剑挑抹劈刺间光华流转,竟是非一般的华丽妖艳,摄人心魄。同样使剑,孙哲平走的不是这剑走偏锋的路子,重剑葬花剑身上隐隐闪现着血一般的暗红,据说是嗜血过多所导致的,速度不及,力量尤甚,拼闯砍杀,一步不退,最是强硬。

南疆百花毒蛊闻名,传至孙哲平这一辈,却是个最为刚直的性子,不屑这类旁门左道的。张佳乐倒是没那么多坚持,跟着上任当家学成了制毒用毒的一把好手,他倒是从不刻意下毒害人,只在一些暗器上涂毒以备不时之需,危急时刻用以自保。

 

蓝雨的少年身手十分了得,激起了百花谷主的十分战意,重剑破空发出狂气怒声,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蓝光里孙哲平不退不让直直逼上前去,势如破竹。这般直接到近乎固执的冲撞劈砍看在最善于捕捉机会的对手眼中自然漏洞百出,少年眸中精光一闪,擦着葬花剑锋身形扭转反手就朝一个空当攻去。不想孙哲平的反应也是极快,剑柄一转立刻追着少年身影而去。这一顿一转本该造成冲势的一滞,却因为他反应迅疾气势如虎,看起来没半丝的停顿,流畅至极。

勇猛与轻灵,暗红与幽蓝,本应是点到为止的一场随意切磋,却拼尽了百分百的力气,变成了一场漫长无比的缠斗。战到激烈处少年突然抽身后退,随即快步冲前,瞬间剑光暴起,不止剑影重重,人也化出了五六个残影,不辨虚实。这般的快,快到在座众人瞠目结舌。然而在这样的奇景面前葬花的血色暗影也毫不逊色,暗红剑气掀起怒血狂涛,仿佛要吞天噬地。

张佳乐脸上露出专注而兴奋的神情,他惊叹于这个少年的实力,也为自己搭档的实力而骄傲。他的心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强烈信心,他克制着自己的兴奋与激动,他觉得天下第一的宝座离自己和孙哲平是如此之近,近得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够到那个他期盼了多年的未来。

所有人都入神地看着这场较量,没有人注意到,微草谷主的眉间逐渐显现出了一丝隐忧。

 

 

在又一次的捕捉到了机会却被过分强硬的攻势化解之后没多久,少年终于败下阵来。

他收起那柄蓝芒妖异的长剑,剑身入鞘发出清鸣,像是一句不甘的叹息。随后他朝孙哲平拱手一礼:“孙哲平前辈果然厉害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啊对了我叫黄少天,蓝雨的,下次再切磋啊我觉得我下次一定能赢你,刚才还是走错了几招发挥不完美,下次不会犯错了,前辈约个时间再比一场?”他语速极快,连珠似炮简直不逊于他的身手,引得众人又是一番称奇。

“少天。”

他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蓝雨那边一个少年打断了。两人看起来年龄相仿,座中的少年微笑着向他招招手,黄少天又说了几句,很快地闭了嘴走下台去了。那个少年朝孙哲平抱歉地笑了笑:“失礼了,孙前辈勿怪。”孙哲平根本不是会计较这种事的人,微微点了点头也就转身下去了。

方士谦方才毫不客气地占了人家的座位,此刻早已叫了人又添了座椅来,孙哲平坐下来,张佳乐犹自兴奋着,大力拍他的背。

方士谦面上半点刚看了场精彩绝伦的较量的兴奋神色也没有,幽深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最后落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一个身着竹青衣衫的人身上。

王杰希与他眼神对上,眸光一动,心下俱是了然。

 



这次是真的打不出CPtag了……顺便说下本文没有喻黄喻

因为本文的tag太飘忽了,有追文的小伙伴(如果有的话)可以订阅花照tag

感谢你们看这么任性的文!

评论
热度(14)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