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08

被某太太抱怨了!重申一下本文的定位:

本文是一篇写景为主大四角为辅剧情为零的武侠背景的古风情景喜剧。

反正没人看,透明,任性!




“自是无恙。”王杰希低垂着一双眼眸,声音表情都如凝霜般冷冷清清,“叶神倒是有恙。”

指下探得的脉象有些虚浮不稳,内息略微紊乱,显然是受过极重的内外伤,此时虽已好得七七八八,但在这天寒霜重的日子里长途跋涉之后,免不了又是伤情反复。

“这不是找你来了嘛。”

叶秋由着他扣住自己脉门替自己号脉,一手将扫帚往地上一拄,浑身重量压上去,懒散得像没骨头一样。脸上有掩不住的倦意,可能是连夜赶路的缘故,一双眼睛倒是清亮亮的,墨黑的眼珠子上转下转把王杰希从头到脚看了又看,仿佛他是什么从没见过的新奇事物似的。

也确实好些年没见了。上次见面的时候王杰希还是个十七八的少年,如今都已过了弱冠之年。几年里他身量又拔高不少,竟已比他还高出寸许,气势也更足了,不笑不语的时候看起来颇具威压。

“有病找方士谦,我医术没他高明。”收回自己的手,抬眼淡淡望着斗神没个正形的笑脸,王杰希冷冷地道。

叶秋夸张地叫起来:“怎么说话呢,谁有病了?”

王杰希沉默地盯着他。

暮秋的晨风凉飕飕的,刮在脸上有点像粗糙的硬布摩擦过皮肤,王杰希不带温度的清冷眼神也如同钝刀子似的往他脸上扎过去,被这样定定地盯了一会儿饶是厚颜如叶秋笑容也有些僵。“行了行了别看了,你那大小眼怪瘆人的。”

“真没意思,老方怎么把你教成这么个严肃模样。”

王杰希听闻神情微微松动,眉眼间冰消雪融,顿生些许柔和,终于是带出几分熟人面前的真性情。

“张佳乐在找你。”

他微笑着说道。

 

 

快入冬了。

北方已经霜重,落木萧萧,风卷残叶,夜雨打落红花。南疆的温度却仍旧没有降下来,百花兀自开得烂漫,像一场永不凋谢的春日好梦。

江南的暮秋时节则像是南北的中和,既缺乏明媚,又少了点肃杀。

水乡温柔,纵是满城落叶飞花,也柔婉得如同一场缱绻难分的离别。

衣色绯红的年轻人漫步在杭州城的大街小巷,百花落尽的季节,百花谷主衣衫华美光鲜,褶皱堆叠,看起来仿如深秋里开出的一捧艳色鲜花。

一别数月,杭州城里风物大变,花谢花开,如今满城尽是秋菊盛放,花团锦簇,他一向爱花,却也无心去赏。

心中有牵挂,不复欢笑颜。他回百花谷待了几个月,整天有些隐约的郁郁寡欢在眉间若隐若现。百花谷上下都看得出他们的二当家不怎么开心,他一不开心不走心,就要搞出点事情来。院中的花苗被他心不在焉地养死了好几十株,修个花枝一边修剪一边走神,好好一棵花树活生生被他剪秃了。

这都是小事,要命的是他做起武艺之事来也敢不走心。张佳乐一手火器功夫武林翘楚,惯常捣鼓些火药暗器,本是驾轻就熟的事情,却精神恍惚的险些炸伤了自己,他的弟子听到爆炸声冲进房里来差点没吓死。

日子久了点孙哲平终于看不下去了,见最近江湖风平浪静一切如常,百花谷中也不似从前,戒备严了许多,不至于再发生曾经的事情,便将他赶了出去。“不放心就再去看看,别在这儿跟我添乱了,看着你那样子都心烦。”

张佳乐回到杭州,再次站在嘉世门前,看着重新漆过一遍的高大厚重门板,竟有了些物是人非的感慨。

他并不进去,坐在对面的茶摊子上花几文钱喝掉一壶粗淡的茶汤,听老板和客人们讲了会儿近来的轶事。风言风语,可惜没有他想要的消息。来往的人都好奇地多看这个坐在简陋茶铺里的锦衣公子两眼,他吹着茶沫子,不为所动。

午后嘉世山庄的大门打开,他看见刘皓被前呼后拥着出了门,顿时觉得有些无趣,便站起身来,迈步开始漫无目的地瞎逛。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踏着小巷里铺着的石板,石缝里有半枯黄的草,转过一个巷角张佳乐脚步不由顿住。

青灰色的方砖,砌成一围一人多高的院墙。墙角用几条青石砌出一方小花坛,一丛花茎纤细叶面滴翠的植株在这深秋的凉风里微微晃动着。

一瞬间他竟以为自己回到了曾经的嘉世后院。那里曾有一方更为精致的花圃,也曾遍植着这熟悉的花种。

张佳乐忽然神色一凛,疾步走近弯腰去看。朱红重瓣,花心绛紫,在肃秋季节里有一种不合时宜的张扬艳丽。

他轻轻抚过绸缎般光滑的花瓣,抬头看了看院内一株早已落尽了香花的桂树,想了想,飞身跃过了院墙。

 

 

“他倒是个爱笑又活泼有趣的。”

叶秋捧着茶碗喝着新煮起来的热茶,评价道。他歪在榻上,浑身都放松了不少,是真真正正的身心的放松。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终日精神紧绷,连睡梦中都要留一分警惕在,此刻终于可以舒缓一下神经,摊开手脚,放空大脑,听着茶炉中煮水的咕嘟声响,不必再理会外面那些危机和算计。

王杰希看着炉火:“是,和严肃刻板的我不一样。”

“哈哈。”叶秋笑起来,“你这话听着像跟我置气似的。”他喝了口王杰希泡给他的西湖龙井,香气馥郁汤色清亮,入口后回味无穷。“微草老方家的小王,看着严谨,其实最是古灵精怪,这点我还不知道么。”

“张佳乐啊,看起来特傻。”

他伸长了手把茶盏递还给王杰希,懒懒地躺平下来。王杰希扯了条毯子扔给他,叶秋胡乱往身上盖了盖,翻了个身朝里侧合上了眼。

“傻也挺好的。”

王杰希熄了茶炉,淡淡接了句。

“嗯,挺好的,看着欢喜。”叶秋声音里头带了点笑意,手枕在脑袋下面,一头乱发此刻更加凌乱。他顿了顿,补充道:“就是性子太冲了点。”

“睡醒了去找方士谦给你好好治治伤,小心回头被寻上门来打废了。”

王杰希留他一人在内室,缓步走了出去。

茶香缭绕,一枕安眠。




终于可以打叶王乐tag了,开心!我要让你们都知道,大四角和大三角们的tag首杀,都被我承包了!

今天立春,春天要到啦,下章叶乐要见面啦!

评论(7)
热度(42)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