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方王方】经冬复历春(2)

  

方士谦到达吴雪峰给他订的酒店大门口的时候差不多是晚上八点了。

他一路在出租车上昏昏欲睡,快睡过去时眼睛余光扫到车窗外掠过的某个建筑,心脏蓦地一紧。气流从窗子里灌进来,生生把他浇得清醒了。没过一分钟车子就停在了酒店门口,方士谦忍不住骂了一声靠。

然后进了酒店大堂他连靠都骂不出来了。

金碧辉煌的地方站着两个东方面孔的人,赫然就是一个张佳乐,和一个王杰希。

王杰希淡淡看了他一眼。

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仍旧是他看惯的模样,幽黑沉静不带表情。方士谦觉得自己嗓子发干,胸口像是堵了点什么,塞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老方你到啦!”张佳乐眉飞色舞扑上来,方士谦被他抱了个满怀,脚下不稳倒退三步。

“王杰希他不说,可我看得出来,他挺想你的。别看他现在冷着张脸,其实心里可高兴了,老吴发消息让他过来这里的时候,哎哟他走得不要太快。”张佳乐挂在他身上,凑在他耳朵边上悄悄地说,“老方,这么多年了,该给个准信了。”

“好了,再热情拥抱下去小王要吃醋了。”张佳乐重重拍了把方士谦的背,大声说着放开了他。

 

王杰希在五步开外站着,方士谦直直看着他。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大约是比赛的缘故。前一晚的比赛战况前所未有的惊心动魄,中国队险胜晋级,王杰希功不可没。这次的战术里擂台和团队他都是重中之重,魔术师的炫丽诡谲程度再创历史新高,团赛最激烈的时刻他甚至来了一波APM高于500的爆发。此时距比赛结束不足24小时,生理心理的疲惫尚未完全退去,疲态隐隐显在脸上。

方士谦嘴上说着漠不关心,刚才路上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下昨晚的赛况。

王杰希疲累时面上是紧绷的,看起来更为严峻而难以侵犯,张佳乐一向心思细腻观察敏锐,方士谦出现在他视野中的瞬间他明显感觉到王杰希绷紧的身体有了片刻的放松。

这才有了那一段话。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张佳乐快被这两个人急死了。一个不说,一个不问,拖拖拉拉愁煞人。你说这会儿见了面还相顾无言,久别重逢不该泪千行一下么?

太烦了,真想直接捆起来送到民政局去。

张佳乐偷偷拧了王杰希胳膊一记,一个小眼神飞过去。若是叶领队在,他估计会把那眼神解释为怂恿王杰希强抢民男。

 

雨没在下,气氛不算融洽,不如说是方先生自己心里有鬼。他被吴雪峰赶鸭子上架似的弄到苏黎世来,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就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方先生不是真的勇士,真的不是勇士。

他顶着背后四道大小不一的视线办理完了手续,转身,上楼,进房间,把自己丢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王杰希和张佳乐站在他床前面面相觑。

张佳乐自觉已仁至义尽,决定功成身退深藏功与名,于是默默地走了。临走前他深沉地看了王杰希一眼,一双眼睛灵动会说话。乐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堂堂魔术师,对方只是一个治疗,一举拿下不在话下。你看这里天时地利人和,必要时采取一些少儿不宜的手段,生米煮成熟饭还怕他不从?

助攻小王子张佳乐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怀抱着无限期待满意地离开了。

张先生似乎忘记了,王先生和方先生,同屋好几年也什么都没发生过。

 

真的不是勇士的方先生一动不动装了一刻钟的鸵鸟,听到透过薄薄的被子传进来王杰希清淡的声音。

“闷死了?”

“……还没。”方士谦讪笑着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被子外面的新鲜空气。他发现少了个人:“张佳乐走了?”

“嗯。”

他居高临下看着方士谦头发微乱面色微红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样子,神情严肃得像是进门来捉奸在床。方先生被他瞧得心里发虚,大有再蒙头回去装死的趋势。

又是一阵丧心病狂的沉默,就在方士谦丢盔弃甲的前一刻王杰希终于开了尊口:“那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还有个作战讨论会。你乐意呢就过来看看,反正近,步行五分钟。”

皇恩浩荡大赦天下,方士谦连忙点头,一边腹诽着吴雪峰也是用心良苦,一边恭送皇上起驾回宫。

 

 

张佳乐看见王杰希进门眼睛瞪得老大,还没等他揪住人问个明白魔术师已经回房关门一气呵成,身法飘逸流畅,恍如赛场上的王不留行。

这是搞定了还是啥也没干一拍两散?张佳乐咕哝着,转身去敲叶领队的门。开大会之前我们先来开个小会关心探讨一下队员的感情生活。关注队员心理状态,作为领队责无旁贷。

叶领队一口烟圈吐向天花板,老张队员,这么闲的话明天训练量翻倍。

他一手按下跳起来的张佳乐:“照我看啊,这一趟回去,该成的也就成了,再不成,也没戏了。”


评论(6)
热度(4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