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樱润】碎片

没事丢旧文

一个片段和一个完整的文

生腐注意重度ooc注意

少女



<一>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パンダくん。”

“おはよう、しろくまさん。”

 

春日里太阳似乎也比冬季勤劳了许多,天空放亮的时间越来越早,夜晚也就随之变得越来越短,让人感觉睡不够似的。

一大早闹钟响起来,即使前一天夜里睡得再晚,也不得不从梦乡中清醒过来。工作从来就容不得马虎对待。

 

七点整被尽职的闹铃吵醒,樱井孝宏伸手到床头柜上摸索到闹钟的位置,按掉,世界顿时清净。

可是不能像大多数人一样翻个身继续睡直至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敬业,勤奋,是他如今能够成为一线声优的必备条件,而不是早晨睡懒觉。

声优这个行业竞争多么激烈,外人是无法想象的。艰苦奋斗者不一定能大放异彩,但玩忽懈怠者必然遭到淘汰。在这个圈子里,想要生存下来是得凭实力的,而实力这种东西,除去极少数拥有极高天赋的人以外,只能依靠后天的不断磨练来获得。——声优这种职业从来不以貌取人,否则以他的外表此刻大可放心安睡。

 

樱井孝宏闭着眼睛又躺了一会儿,意识慢慢清晰。睁开眼,天色已然大亮。有灿金耀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于是窗前的地板上便爬上了一道金色的光路,明晃晃的灼眼。

似乎能够闻到阳光的芬芳味道,富含着春季的活力的那种。

孝宏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十分明朗。

他十分满足地吐出一口气。

 

“孝宏……”

身侧的被窝忽然动了动,从中发出一种闷声闷气、明显是睡意朦胧的声音。有些乱七八糟的被褥间隐约露出一张虽然醒了但眼睛还是睁不开的脸。

拱在被子里微微鼓起腮帮子的睡颜显得无比可爱。

孝宏不禁莞尔。

伸手拨开将那张本来就不大的脸遮住了大半的过长的刘海,孝宏凑过去,在他半闭着的眼睑上轻吻了一下。

眼睑轻微地颤动着,孝宏几乎可以感受到睫毛擦过自己嘴唇的细微触感。

孝宏将声音压低、放柔,柔到仿佛能掐出水来。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パンダくん。”

 

身侧的人往他身上蹭了蹭,含糊不清地嘟哝着回应了一句:

“おはよう、しろくまさん。”

软软糯糯的语调让孝宏嘴角的弧度又拉大了几分。

 

“该起床了哟,小熊猫。今天还要去动物园工作呢。”

笑意盈盈的温柔。

小熊猫又往大白熊怀里蹭了蹭,吸了吸鼻子。

非常非常熟悉的、令人安心无比的味道。

 

孝宏搂住他的腰,轻轻掐了一把。

“小熊猫,看你又胖了,腰上的肉又多了哟。”

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

金灿灿的晨光碎落在发梢。

微翘的嘴唇看在眼里仿佛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于是低头,吻上。

 

起初是无比的轻柔。贴上,分开。再贴上,又分开。蜻蜓点水,浅尝辄止。

可是怀里的小熊猫却好像并不满意于这样轻微的触碰,在两人的唇瓣又一次分开的时候,主动地靠上去。于是唇与唇贴合,亲密无间。

大白熊轻笑一声,温柔地加深这个吻。

唇齿相依,再怎么亲近也不够。

温暖明亮的光线照亮了一切。

 

双唇再次分开时两个人都完全清醒了。不能再多耽误时间,起身,穿衣,洗漱。看着镜子里穿着同款T恤的两个人突然咧嘴笑得没心没肺。

孝宏不会做家事,坐享其成吃着润准备的简单早餐。面包煎蛋牛奶,确实足够简单,但也足够温暖。

“其实我觉得润更好吃啊。”

某人一句嘟哝,某人一个白眼。

某人勾勾手指,某人还是乖乖凑近让他在自己嘴上啃了一口。

金黄松软的面包里好像藏着一个金黄明丽的太阳。



***


<二>

 

EVENT终于在一片闹腾但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下了台,回到休息室,樱井孝宏立刻倒向沙发。

真是的,在fans面前就必须维护好自己那王子的形象,一场EVENT下来,正襟危坐两个多小时,早就腰酸背痛了。再加上那个很费体力的游戏环节,真是累死了。

樱井孝宏大大地舒了口气,随即又自嘲地笑了笑。

毕竟已经36岁了啊,人老了果然就是不行了呢。

他摘下眼镜捏了捏眉心,舞台上灯光很强烈,时间长了眼睛有点难受。

戴眼镜不是因为视力不好,事实上他左右2.0的视力好得不能再好了。只是早年事务所里有位前辈对自己说过一句“眼神有点邪气,戴上眼镜的话会好很多呢”。从此就开始一直戴着一副平光眼镜了,而且别人都评价挺帅气的。久而久之,都出现了“声优中最适合戴眼镜的人”这样的评价,甚至还有更搞笑的说法,“樱井孝宏的本体就是眼镜,他只是个眼镜架”,什么呀,他又不是《银魂》里的志村新八。

说到眼镜,刚才的EVENT上某人又叫了我好多次megane吧……樱井的目光投向休息室的门边,一个人正在被另一个人教训着什么,虽然连声地点头答应着,可脸上的表情却笑嘻嘻的没有一点知错就改的样子。说了一通之后对方大约是觉得再说下去也是白费口舌,便挥挥手让他走了,无奈的样子让人看了也不禁心生“孺子不可教也”的叹惋。

孝宏闭上眼睛,听着脚步声径直朝自己所在的地方靠近,然后感觉到身下的沙发猛地向下凹陷。

樱井孝宏睁开眼睛望着身侧那个把自己重重扔到沙发上的家伙,“润君你小心点,砸坏了沙发可是要从你的通告费里扣的哦。”

福山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是没有樱井さん你那么身轻如燕啦,但也不至于重到把沙发压坏的地步吧。再说了,”他惬意地在那张足够大的沙发上翻了个身,“赔掉的钱我以后也会想方设法从你那里再黑回来的~”

孝宏抬手揉了揉那颗拱在自己手边的脑袋,无奈地笑道:“BAKA,别在这里滚来滚去丢人现眼了,多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害不害臊。”

“反正比你年轻多了就是,樱井孝宏——大叔!”打掉那只破坏自己发型的大手,润嘟哝着大叔啊大叔,一边欣赏着孝宏瞬间被击败的挫败表情,窝在沙发里笑得见牙不见眼。

“牙齿没整齐前你最好学会一种美德叫笑不露齿,BAKA!”被戳痛处的孝宏在刹那的消沉之后毫不犹豫地反击回去,不过效果好像并不尽如人意。福山润非但没有被刺激到,反而还笑得更见牙不见眼了。

“好啊,赶明儿我就找个牙医去整整牙齿,弄成格雷尔那样的孝宏你说好不好啊~”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红色死神那一口锋利无比的锯齿状牙齿,樱井黑线,随即又笑起来:“这可是润润你说的,可不要想反悔哦~否则你今天的通告费就归我了~”

“……樱井孝宏算你狠!”嗜财如命的某人急了,抡起一巴掌就朝他身上招呼去。  

左手在对方打到自己前一秒稳稳地抓住那只行凶的手掌,右手则拿起刚才放在茶几上的黑框眼镜将之扣到福山润脸上。樱井孝宏慢条斯理道:“唉呀呀润你怎么舍得打我呢?不是刚刚才告白说你喜欢我嘛,一下子就翻脸不认人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哟~”一边还装模作样地用手背抹了抹眼睛以示流出了伤心的泪水。

“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福山润心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立刻甩开樱井紧紧抓着自己的手,炸毛似的大叫起来。

刚刚结束的滑头鬼之孙声优见面会的昼场上,游戏环节过后,福山润累得直喘粗气说不出话来,恰巧樱井孝宏就站在他对面,于是他想着对方与自己一直很有默契的就指着他要他过来翻译自己的意思。可结果,樱井孝宏这个该死的家伙语不惊人死不休,居然一张口就是一句“你喜欢我?”说完还故作感慨地加了句“真是得到了了不起的感言啊~”当时整个会场有如爆炸般的气氛让福山润羞愤得除了死和让樱井大混蛋死没有别的想法,而现在,这个大混蛋他竟然!还敢!提!

福山润夸张的大叫声引得休息室里的众人侧目,正在一旁闭目养神的谷山本来就被这两个人的动静闹得不得安生,这下更是毫不客气地爆发道:“润润你吵死了,消停会儿行不行啊!”

“啊抱歉抱歉。”润连忙道歉,然后转过头狠狠瞪了樱井大混蛋一眼。“都是你啦魂淡!”

“诶?我的错么?”樱井孝宏缓慢地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不是润君你先告白的么?”

“告你妹的白!”福山润一把扯下樱井强行戴到自己脸上的的眼镜扔回到他身上,一时激动也不管礼节了直接爆出一句粗口。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害羞脸可疑的泛红。

孝宏再次挡下润挥过来的巴掌。他的手比润的大一点,正好可以牢牢地攥住那只手。

两只手就那样僵持在半空中,他不放手,他也挣脱不开。福山润愤怒地瞪视着樱井孝宏,樱井孝宏似笑非笑地回望着福山润。

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不过这种平衡很快就被打破了。鸟海浩辅走过两人面前,顺手在每人头上敲了一下。“你们两个打情骂俏够了没有啊,经纪人在瞪着你们了哟~”

福山润转头一看,牙白!真的在瞪着自己了!megane的经纪人也在瞪这里诶!啊啊啊眼神好可怕……润默默地吞了口唾沫,又僵硬地将头转回来:“啊喏……我觉得你再不放手我们两个都会横尸此处了……”

于是樱井孝宏松开手坐好,福山润缩回手坐好,像两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准备接受老师,啊不,是经纪人的教育。

万幸的是两位经纪人还算宽松地放了他们一马,没有走过来。福山润和樱井孝宏长舒一口气,身形立刻垮了下来,极没有形象地瘫在了一起。两人的经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唉,这两个家伙……

“润……”安静了一会儿,樱井孝宏再一次开口唤他的名字。

“什么?”

“起来。”

“啊?”

“起来,我们出去走走,感觉有点闷。”

“megane你事好多……”虽然抱怨着,但润还是很听话地陪孝宏出去了。

……

所以说出去就出去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喂?!

福山润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态来面对眼前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了。

“啊喏……孝宏你……”润被樱井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呆滞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

“啊,怎么了吗?”面不改色心不跳,樱井孝宏平视前方坚定地迈动着步伐,目不斜视,波澜不惊,淡淡的一句反问过去,仿佛是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福山润语塞,决定闭嘴静观其变。

说什么休息室里太闷想出来走走,走着走着却越走越偏僻,福山润以前真不知道这个场馆里还能有如此僻静无人的地方。

荒村野岭,适合犯罪,于是樱井孝宏就趁着四周无人突然一把抓住润的手,强行使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然后拖着润继续往前走。

莫名其妙。

手被我住的时候福山润先是重重地一愣,紧接着又被那个十指相扣的举动弄得完全呆掉。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连心跳都好像漏掉了一拍两拍,呼吸也好像停止了一瞬两瞬。孝宏扯着他继续前进的时候,他的腿脚还不是那么的能听使唤。

不过走了几步润就冷静了下来,在心里重重地唾弃了一下自己刚才那无比少女的表现。调整下呼吸向身侧的人开口想询问缘由,可惜无果。福山润想这是闹哪样啊,调戏我不成?嗯哼哼那我就奉陪到底!于是从少女模式切换到厚颜模式的福山同学就这样与一直处于厚颜模式的樱井同学一起,手牵手愉快地进行着会场偏僻角落的参观。

沿着走廊七拐八绕地走了很久,久到身为路痴的福山润十分担忧地想问同为路痴的樱井孝宏还记得回去的路不的时候,樱井终于停下了脚步。

“润……”

“嗯?”

“刚才经纪人是在跟你说我们在台上的表现太过火了吧?”

“嗯,是啊。说是要我们在观众面前收敛一点来着,影响不好。”润闷闷地答道。平时他和孝宏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被要求改过来,他也并不是那么乐意,而且也很难做到吧。

“人前不能太亲密的话,人后放肆点反正也没关系吧?”孝宏却微笑起来。

润也微笑起来:“啊,所以你就这样了?”将两人牵在一起很久的手抬起来在他眼前扬了扬,福山润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能理解这个人的逻辑了。“这算什么啊?”

“这个嘛……”孝宏狡黠地眨了下眼睛,贼笑着道:“润润你都对我告白了嘛,怎么着我也该回礼一下不是~”

“……樱井孝宏你有完没完!谁跟你表白啊混蛋!曲解别人意思也要有个限度吧喂!”润一听见“告白”二字就再一次地爆发了。都是因为那句该死的“你喜欢我”害得他刚才被经纪人教训了那么久!明明又不是他的错!

孝宏用空闲的那只手揉了揉炸毛润的脑袋,“好了好了我也知道这玩笑过分了,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等等夜场的时候我会和你保持距离的啦,BAKA。”

“哦……”福山润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听见孝宏说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时候居然有失落感,而且,不是一点点。

果然自己还是太在乎孝宏了呀……思考了片刻后润决定把自己今天一系列不太正常的心理归因于太在乎樱井孝宏这个朋友,所以才会在他做一些奇怪的事说一些奇怪的话的时候也跟着出现一些奇怪的情绪。

“所以,”松开始终相握的手,樱井孝宏用另一只手牵起福山润的另一只手,依然是十指相扣的姿势,掌心贴上掌心的的温度,让润没由来的一阵安心。“在大家都见不到的时候,我们就放心大胆地做这种报复社会的事好了。”孝宏再次贼笑起来,“回去吧,BAKA。”

“什么叫报复社会啊喂……”润小声地嘀咕着。megane这个囧货的思维真是越发的费解了,润郁闷地想,一边跟着他往回走。

“……润。”

“什么?”

“你还记得我们刚才是从左边过来的还是右边吗?”

“……两边都试一下吧,总归会有点印象的。”

 

从昼场结束到夜场开始,休息和准备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在历尽艰难险阻好不容易摸回休息室时,大家都已经重新在为夜场的EVENT做准备了。有的人在看台本,有的人则在讨论如何让现场的气氛更high。见到他们回来,正在研究将要表演的朗读剧的谷山立刻招呼福山润过去:“润润你可回来了,快过来看下,我觉得这个地方这样演绎的话会更好玩,你来看看。”

“啊,好。”润赶忙应了一声走过去,心中顿时充满了别人在工作自己却在偷懒的羞愧感,于是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带自己出去闲逛了好久的家伙。

樱井孝宏摸了摸鼻子,尴尬地一笑,也走回座位上去看自己的台本。

“樱井さん你刚才和福山さん去干什么了呀?”旁边的堀江由衣好奇地问道。

孝宏拿起刚刚出去时忘在茶几上的眼镜戴上,平静地答道:“约会。”

“哈?”由衣重重地愣住了。

“开玩笑开玩笑啦,出去走走而已。”孝宏对明显震惊的由衣安抚性地笑笑。

“哦……”由衣恍然,呼出一口气。约会?吓死她了。

 

没有过多长时间就迎来了夜场,即将上场前大家聚在一起相互鼓励着一定要将夜场做得比昼场更加出色云云。樱井孝宏蹭到福山润身边,“润,等下记得和我保持距离哦。”

润原本笑得开怀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颇有些个幽怨地瞟了孝宏一眼,润的心情显然因为某人的这一句提醒而不佳了几分。“是、是,樱井さん我会注意的啦,不然又要被经纪人念我可受不了。”翻了个白眼,语气也冷淡很多。

真是的,好像你有多不耐烦我想远离我一样……

“嘛,你也知道流言的可怕啊。我倒是无所谓,这也是为你好。”樱井安抚他道,“我也会注意不会再开‘你喜欢我’这种玩笑的啦。”

润扁了扁嘴。

开场在即,身为主持的间岛已经向舞台走去准备上场。

“但是在上场之前,开些过分的玩笑也无妨啊。”勾了勾唇角,十足温柔迷人的笑容,“不过接下来这句不是玩笑哟。”孝宏凑到润的耳边,压低了声线,低沉而又醉人的话音就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扎进润的耳朵里。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几个小时前的那句话,颠倒了一下主宾,再次闯入润的耳中。

福山润的脸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听过樱井孝宏放低了声线温柔地读出对白的人都知道那种声音的杀伤力,何况是他的嘴唇就贴在你的耳畔,那样温柔却认真地念出那样一句话。每一个音节伴随着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扑上你的耳膜,更拍打着你的心。

福山润觉得自己的头脑霎时一片空白。只有那四个字,轻轻地飘落到他的心上,明明是那么轻柔的语句,却让他几乎窒息。

我,你,喜欢。

润足足用了三秒的时间才回想起这个简短的句子中那个再常见不过的词语的意思。

好き。

喜欢。

是喜欢的意思。

他说他喜欢他。

樱井孝宏对福山润说我喜欢你。

樱井孝宏说这不是玩笑。

……

润不知道自己动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敢转过头去看孝宏的脸。

孝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非常轻,别人都无法听到,可偏偏却能让润听得完完全全的清楚明白,连想骗自己是听错了都做不到。

润鼓起十成的勇气强迫自己抬头对上孝宏的眼。那双隐匿在镜片之后的眸子里是足以醉死人的温润笑意,如水,潋滟着满心满意的宠溺。

还倒映着一个双颊泛红的自己。

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又在瞬间灰飞烟灭。润慌乱地低下头,手足无措,想说什么却发现一向伶牙俐齿的自己此刻的语言功能已经消失殆尽。

正在局促间却听见了间岛的催促声:“润润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要开场了!”

润猛地一惊,更加慌张起来。头顶上落下孝宏泛着笑意的声音:“BAKA,快过去啊。”润急忙向间岛所在的方位跑去,边跑边拍打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还是没有敢看孝宏。

音乐响起,润在间岛身边站定,无视对方投来的你怎么了的询问目光,深呼吸若干次,终于换上平时的招牌式笑容。幕起,两人上台。

樱井孝宏听着润一开口与观众打招呼时就咬了词,在后台暗暗地笑了起来。

 

夜场终于完满落幕。

之后是例行的庆功宴。待众人散去已是深夜。

最后只剩下了福山润和樱井孝宏两个人。

福山润站在居酒屋门口,仰头凝望着漆黑的天幕,迟疑了很久,才慢吞吞地开口:“孝宏……”还是没能说完一整句话。

“Takahiro”这四个音节缓缓地飘散在夜风里,吹乱了他的头发。

“我真的是认真的。”像是预料到了他想要说什么一样,樱井突然开口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啊……”润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是发出了一个无意义的语气词。

孝宏淡淡地笑起来:“所以你快点考虑接不接受我的告白啊,BAKA。”

“……”沉默良久。

冬季深夜黑色的风吹起他外套的一角,福山润突然觉得有些冷。

于是,也不知是出于身体对温暖本能的渴望,还是内心深处深切的呐喊,福山润上前一步,张开手臂拥抱住了樱井孝宏。

“我以为我一直把你当做好朋友的。”

“那现在呢,BAKA?”任由润抱住自己,孝宏平静地问。

“现在我知道,你昼场的那句话说对了。”润将头埋在孝宏肩上。

“你喜欢我?”孝宏伸手紧紧地拥住他,声音里已是掩不住的笑意。

“我喜欢你。”没敢抬头,因为自己的脸又有些红了。

“BAKA。”孝宏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风依旧寒意逼人,可两个人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却无比的温暖。

从身到心,都是温暖到满溢出来的温度。

站在街道上,拥抱在一起,不在意是否被人误会,不用刻意保持距离。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本也没有什么人。

于是静静相拥。

于是无所顾忌。

……

“我说meganeさん啊,下午的时候你不是反复提醒我在台上要收敛一点么?可是现场配音环节的时候,你那个吃醋的样子也太明显了一点吧……”羞涩这种状态果然是不会在某人身上持续太久的,一有机会就会被腹黑所取代。

“啊这个么……”某人尴尬地扭过头,“这是情到深处情难自已你懂么BAKA!”


FIN.


28 1 /   / 樱润
评论(1)
热度(28)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