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讲两件事情

【更新说明:两件事情的当事人都已经在评论中给予了回复,看起来都不是很想与我多做沟通的样子。我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咄咄逼人咬着不放。但是这篇文章我也不会删除,所有对话我都会保留,供看到本文的人自行评判。】



不是更新也不是吐槽,是挂人,不想看的可以不往下看了。一直以来只安静发文,第一次用这个号参与挂人撕X这种事,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一共两件事情,都是有关写文“撞梗”“借鉴”问题的,两件事并不相关,分别来讲。


先讲第一件。

子博客@一捧鱼干 (主博客 @青鱼便当 )在2016.4.4发表的《清明节祭文》,与本人在2016.3.16发表的《何所思》在文字上比较相似。两篇文的篇幅都不长,《清明节祭文》几乎全文都有与《何所思》相似的地方。并且青鱼便当曾在2016.3.16给《何所思》点过喜欢与推荐。

(下面的调色盘中还有本人2015.11.15发表的《何所思》的前篇《不足道》,有既视感的只有非常少量的语句,要说是被借鉴可能比较牵强,姑且列入,可忽略不计。)

在清明当天拿这样的文章来祭奠先人,私以为似乎不是那么妥当。

顺便说一下,清明节当天本人刚好去了成都,进了昭烈庙武侯祠,可能也恰好踏过了文中两位人物的殒身之地。因此后来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略感哭笑不得。

 

两篇文链接如下:

一捧鱼干《清明节祭文》http://bingbuhaochi.lofter.com/post/1d8e332a_a816227

愛唄《何所思》http://aiuta.lofter.com/post/20c112_a4ac85f

 

青鱼便当点赞截图:



调色盘(看不清请点微博大图 12):

 

 

然后是第二件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已经处理过也过去了,可是我偶然发现了另一位当事人的朋友的一条微博。我对此感觉不是很理解,希望这一次大家能真正的把话说清楚。

 

起因是 @筱悦 在2016.10.6发表了一篇cp为钟裴的文章《遗簪(上)》,链接:http://montpellieraine.lofter.com/post/e3e8b_c9099e2

本人于10.7读完这篇文章,觉得既视感很强,于是在评论中指出,我的原话是“看完了来说……讲真,出现了很多看着熟悉的地方,希望姑娘写文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但愿你是不自觉的。”另一位姑娘问我是说有什么撞梗吗,我回答“是,不少地方既视感很强”。当天晚上筱悦私信我,向我询问“既视感”具体是指哪些方面,我一一列举作了回答,筱悦也一一做了解释。

我与筱悦所有私信截图(阅读顺序从下往上)(大图点这里 12):


可以看到,我提出的一共有4+1点既视感:林奇主义的文、Grass on stones文中的一个梗、我的文、一条微博,加上一个不算数的一条微博。也对可能有的误伤提前做了道歉。

筱悦承认了其中的2点:林奇主义和我的文章。她对此使用的措辞是“印象里的东西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了”“不自觉的相似”,即她不是故意抄袭的。而林奇主义与我本人都接受了她这个说法,并且没有要求她删除文章,而是同意让她继续往下写。不过既然她自己承认了是有不自觉的借鉴之处的,我要求她对此稍微做一下修改,我自认为我这个要求尚算合理。

以上是我与筱悦所有的沟通内容,从10.7到10.8,两天内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前我们素不相识,之后我再也没有就此事找过她。我自认为整个过程中我们双方的态度语气都算得上是比较平和委婉,没有发生任何激烈的冲突,这件事应该是解决得比较迅速而顺利的。

然而前段时间我偶然发现,筱悦的朋友凯西@killer_kathy食铁兽 在10.9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大图点这里):

很明显这条不点名的微博针对的就是我。微博本身及评论里的言论都使我十分纳闷,实在不知凯西姑娘何出此言。

在私信中,对于我提出的4+1点的主次,我自认表述得十分清晰。我认为筱悦这篇文章最主要的问题,是借鉴了林奇主义的文,而凯西所说的我作为全部证据的“几条微博”,我是放在最后作为最不重要的部分来讲的,并且也没有很多条,只有一条,另一条我已经说了只是评论,与文章本身无关,并不算文章的撞梗。并且我也没有在与筱悦的沟通中揪着这两条微博不放,更没有以此要求她删文。

(当然,在此我要承认我提到“不算数”的那条微博的意思,确实是暗示筱悦是否真的看过我的微博,毕竟连撞两个微博梗让我有了一些怀疑。不过筱悦说她当时甚至还没入坑,我也就相信了我们只是心有灵犀,并未再提微博的事。此后我对筱悦提出的修改的要求,是建立在她借鉴了我的文章的情况下的,这个意思我想我也已经表达出来了。)

凯西对我提出的筱悦本人已经承认的其他论据闭口不谈,仅仅断章取义用所谓“很多条微博”给我扣下一个无理取闹咄咄逼人的帽子,请恕我实在不能接受。

另外,筱悦在被我指出问题之后,称自己已经修改过文章,我没有保存最初的版本,因此也无法进行详细的比对。凭我不太好的记忆力来讲,我看完修改版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很大的不同,这篇文章依然很像《旧字》,所有那些眼熟的桥段也依然都在。当时我已无意继续与她纠缠这个问题,毕竟《旧字》的原作者都表示了不介意,而我自己也不是那么在意,非要让她改掉从我这里借鉴去的东西不可,因此我也就不再和她做更多的交涉了。

要不是我无意间看见了凯西的这条微博,发现事情和我所认为的和平顺利其实有一定的差距,这件事在我这里早已经翻篇了。


针对凯西及评论中其他人的这种说法,我思考了一下大约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筱悦在对凯西等人诉苦时不够坦诚,没有告诉凯西自己无意识借鉴了别人的文,而只说了有人用几条她没看过的微博去找她无理取闹。

也不知道是不是筱悦在我找过她之后在《遗簪》开头加上的“不要吵架,不要吵架”的话误导了大家,让路人和她的朋友们都以为我找她吵架了,因此纷纷要对我进行批判。

二是凯西清楚地知道一切情形,故意发布这种断章取义的微博来使别人误解我。

到底是哪一种情况,我想凯西和筱悦自己心里应该是清楚的。

顺说我真的不是菊苣,寥寥几十个粉,也没找过什么存在感,“安静产粮的人还被怼”,我也是挺心疼我自己的。

另外我能否顺便好奇一下,评论里那位说“闲着没事干的时候照着她的文写了一篇逆全了的文还拿去参加比赛获奖”的姑娘是什么情况?


 

我的两件事情讲完了,希望以上我所提到的几位姑娘能够就事论事,与我进行一些坦诚有效的沟通。

其他人我就不@出来了,如果还是打扰到林奇主义等姑娘的话,在此致歉。

评论(17)
热度(6)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