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出猿】HELL

*CP:出猿

*没头没尾(才不会承认是自己写不下去了(。

*除两人外全灭设定

*治愈。治愈。一定很治愈。

*补刀月快乐




又是那个梦。

 

说是梦境不如说是真实,因为它确确实实地发生过,并且,留存在记忆之中的部分,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得仿佛眼前的一切才是梦境一样。

 

伏见猿比古还清晰地记得梦里的那场对话,虽然简短,却又含义深重似乎没有尽头。

 

他从真切的梦境回到梦幻的现实,触目可见之处无比熟悉。周围很黑,唯有吧台上方还亮着一盏昏红的灯,光线笼罩下来暧昧又混沌,一如心绪。

 

啧,又在这里睡着了啊。伏见动了动因睡姿不正而僵硬酸痛的脖子,关节发出的喀拉一声在这一片暗色的静寂之中显得惊心动魄。他缓慢地撑着身子坐起来,并不好奇原本靠坐在沙发上的自己为何躺下了,也不意外自己身上的毯子是从何而来。

 

会做这件事的只有一个人而已。

 

或许以前有不止一种可能,但现在,只剩那一个人了。

 

视线模糊,伏见停顿片刻放弃了从茶几上摸索眼镜的想法,直接站起身来,就着不清不楚的视野向通往酒吧二楼的楼梯走去。

 

或许还是不要看清楚比较好吧,伏见混乱的脑子这样想着。

 

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听声音像是美咲的滑板,伏见没敢去看,只是迈着磕磕绊绊的步子上了楼。楼梯依旧狭仄陡峭,没有灯光,像一个企图将他困死在里面的漆黑囚笼。伏见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杂乱无章,却乱不过呼吸与心跳。

 

酒精的副作用冲上脑,头很疼,从未有过的难受。他还是未成年,他却没有制止他将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下肚。

 

终于来到二楼那个熟悉的房间,门没关,伏见站在门口可以直接望到房间的阳台上,一剪黑影,一星红光。

 

伏见走进房去,老旧的地板踩上去吱吱嘎嘎的响,仿佛其中寄宿着什么怨愤的灵魂,扯着嗓子发出尖利的悲鸣。伏见觉得脚下似乎有无数只枯槁可怖的怨灵的手争相拉扯着他的脚踝,要将他拖下那黑暗的深渊。

 

啧,真是糟透了。

 

侧倚在栏杆上的人并未因为响动而有任何反应。伏见跌跌撞撞地径直走过去,期间磕到桌角和床角各一次,疼得他龇牙咧嘴倒抽一口冷气。冰凉潮湿的空气灌进肺里,五脏六腑,尤其是心脏的部位,都一齐抽痛了一下。

 

 

他可以说是砸到栏杆上的。

 

木制的漂亮栏杆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染上古老的色彩。剥落了油漆的地方斑驳得像满心的创口,撞上的时候痛呼出声。

 

他没管腰侧的痛感只是双眼迷蒙地看着外面。天际是墨色的蓝。云层厚重,杂乱重叠,便显现出灰蒙蒙的一大片来,溶进黑色的天幕里。

 

他深吸一口气,冰凉,有着风雪的味道,混着他熟悉的烟草味。

 

伏见不喜欢烟味。他身边抽烟的人实在太多。他躲不开。

 

 

他看着他。他的侧脸线条溶在深夜的大雪里,大人独有的一贯的从容表情却依旧清晰。他的眼睛隐在墨镜后面,悲喜的光芒透不过深色的镜片,一触碰到边缘就被尽数吸去。

 

啧。

 

伏见忍不住伸出了手。

 

指尖刚触到冰凉的镜架整只手便被一个温暖的手掌包裹住,渗入掌纹的烟与酒的味道,是他熟悉的温度。

 

“草——”

 

那只手微一使劲便把本来就站得不稳的少年拽了过去,唇上带着与周围空气一样的滋味。

 

“……薙先生……”

 

“伏见。”

 

“嗯?”

 

没了下文。

 

便就着这个姿势静默地倚靠在怀中。伏见觉得手冷,便将手伸进了草薙的大衣里面。然后他感到越来越冷,于是越搂越紧。

 

在没有红色的,冬夜里。

 

 

 

……

写不下去了(跑走


其实也可以当做是完篇了的嘛!


3 1 /   / 出猿
评论(1)
热度(3)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