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樱润】The Rebels 06

*CP:樱润=樱井孝宏×福山润

*认清CP再食用,勿掐勿黑

*o到没有c

*设定与现实出入较大

*坑

*以上OK?


BGM:The Rebels - The Cranberries



[樱润]The Rebels

 


 

#06

「新年快乐孝宏♪」

看见手机亮起就随手拿过打开,樱井孝宏望着这条零点整收到的短信,不自觉地勾了下嘴角。

将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窗外的夜空,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但是天空却一点都不显得黑暗,因为夜幕被漫天的璀璨焰火点亮了。——双层玻璃加耳机,完美地将烟火的爆裂声阻隔在了他的听力范围之外。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新的一年了啊。

他略微感慨地想着。扯下耳机,将手头已经连续玩了不知多少个小时的游戏关掉。没有存档,去年的成就不需要浪费今年的时间来记住。

有些粗暴地按下关机键,樱井孝宏抓着手机向后仰倒在椅背上,看也不看就熟练地按了几下。揉了揉额角,他的脸上疲倦之色很重,然而将手机放到耳边的时候脸上的烦躁与疲态却都顿时消散。

电话是如他所料的几乎立刻就被接起,清亮的声音传出来的瞬间樱井孝宏看到天空上绽起一朵美丽的光焰之花。「祝樱井孝宏先生新年快乐!」一字一句地说出的话语也被染上了难以名状的愉悦光色。

焰火点亮黑夜。

「老实说啊,我今天本来是一点都不快乐的。」樱井孝宏沉声说道。

「可是呢,我现在突然觉得很开心呢,润。」

——而你总能点亮我的心情。

更多的绚烂花朵在夜幕上热闹地盛开,福山润的声音也热热闹闹地继续传送到樱井孝宏的耳朵里。每一个字都在他的耳中盛放成一朵永远不将凋零的花。

「我们来放烟花吧孝宏。我说你怎么还没看见我啦大笨蛋!」

「哈?」心中一动,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向下一望,果不其然看到路灯下一个小小的身影上缀着大大的笑容在冲他挥手。樱井孝宏无声地叹了口气,「真是的,不早点告诉我你在楼下,这么冷的天当心冻着。」

「我有穿够衣服啦,又不是小孩子了。」福山润笑起来,「我还以为孝宏立刻就能发现我的说,结果居然没有,真是太伤心了。要是我冻到感冒了也一定都是孝宏你的错。」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小人立刻下来迎接您。」樱井孝宏大约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之中带着多么浓郁的愉悦,匆匆地套了件衣服就跑出门,要不是电梯里信号太差他简直连电话都不舍得挂断,就想这么继续和他聊着直到他站到他的面前。

路灯的光是让人看了心中会暖到几乎要酸涩得流出泪来的橙黄色,那种温柔的色彩温柔地洒落到福山润的周身,樱井孝宏觉得他的眼角眉梢似乎都暗暗流淌出一种令人心生暖意的光辉。

「笨蛋润,不说一声就跑来了。」樱井孝宏笑着和他打招呼,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掌下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不由地皱了下眉。「笨蛋,脸这么凉还说没冻着。」

大概是想用自己手心的温度温暖对方,樱井孝宏没有将手从那张在冬季的夜风中吹了许久的脸上拿下来,而福山润似乎也挺享受这种温暖,甚至下意识地往那掌心中蹭了蹭。

「不是要和杉田他们一起去喝酒的么,怎么没去?」

「你不也没去么?」福山润半睁着眼睛望着他,嘴角扯开一抹笑,「来陪陪孝宏喽。」

樱井孝宏因着这句直言不讳而笑得弯起了眼睛。

「上去吧。」拍了拍他的脸颊,转身朝着楼里走去。

「直接去楼顶啦。」福山润跟上,冲他扬了扬手中一直拎着的袋子。

樱井孝宏瞥了一眼那个鼓囊囊的塑料袋,哼道:「那也得先回我家。下楼的时候太急,随便套了件外衣可是很冷的。而且……」他的目光扫过某人空空荡荡的脖颈处,「你也需要加条围巾吧傻小子。」

 

从离地几十米的楼顶看夜空真的是与站在地面或窗内看的感觉很不一样。这真的是,在头顶炸裂开来的感觉。焰火似乎与人近在咫尺,近到人不由地想缩一缩脖子,生怕火星掉下来烧到自己一般。

从记忆中追溯上去,自己上一次放烟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樱井孝宏几乎有点回忆不起来。就连上一次认真地看烟花,似乎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诶?我这样是不是有些没童年啊……他自嘲失笑。身侧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不过有一件事樱井孝宏却是记得的。

大约是十年前吧,具体的年份他记不清了,总之是他还在高槻市的时候。那天是夏日祭,而他却从前一天起就发起了高烧。当然没有办法出去参加祭典了。他非常抱歉地让前来探望的福山润不要在意他了和其他朋友去玩吧,那个孩子却摇摇头执意留下来陪他。

后来隐隐约约听到远处响起了燃放焰火的声音,福山润立刻兴奋地冲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转身对着躺在床上的他笑道:「你看,即使不出去也还是能够和孝宏一起欣赏到夏日祭最美的焰火的嘛!」

确实是很美啊,樱井孝宏记得。

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的笑颜,那个人被窗口吹进的夏日晚风拂起的细碎刘海,那个人背后的天空上开到荼蘼的光焰之花。

以及,那个人心中对他纯净诚挚无可比拟的情谊。

 

「想什么呢?」

「没。」

樱井孝宏知道自己刚才出神地盯着福山润看了许久,说没想什么完全是睁眼说瞎话,对方也不可能笨到会去相信。不过,樱井孝宏弯起眼睛注视着身侧摆弄着打火机的人,不过呢,我想一个人收藏起那种美啊。

「给。」没追问他的想法,福山润递给他两束线香花火。

樱井孝宏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霎那间金色的火花就从顶端迸溅而出,流光四溢。

「哈。」福山润像小孩子一样欣喜地笑了一声,自己也执起一支,却没有用打火机,而是凑到樱井孝宏手中燃着的那支上,用它的火焰引燃。

一支小小的花火孤独地燃烧着不知是为谁而燃的生命。

在它从头燃烧到心脏的位置的时候,另一支小小的花火将脑袋凑了上来。

大约是听出了它心中跳动的寂寞,它决定陪着它一起燃烧。

于是一束光芒,变成了两束。

明亮,加倍。

在遇到福山润之前的人生并没有让樱井孝宏产生过多么强烈的孤寂之感。常态,只是常态而已。不会充实到幸福,但也不足以让人感觉到空洞与寂寞。

与福山润的相识大约可以说是在他心中点燃了一支小小的花火。

不是盛夏的烈日那样充满了侵略性的灼灼逼人的光热,也不是冬天肆虐的寒风中给予人唯一救赎的太阳,只是如同线香花火一般,只一小簇,明亮却不刺眼,安静地跳动着的金色的光。

虽然燃烧的时间十分短暂,但一支燃尽之前,总会有另一支就着它的光和热被点燃。

于是光芒便不将熄灭。

——于是短暂,便成了永恒。

 

樱井孝宏不知道福山润究竟买了多少,总之是非常多的数量,还有不少的品种,但都是很小型的烟花,拿在手里细碎地迸溅着星星点点的光。

只属于两个人的烟火盛会落幕时已经不知道是几点钟了,福山润一边笑得开怀一边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后却不顾里面还剩那么多直接扔在了那满地狼藉里,然后又从兜中摸出那只在最初派了下用场的打火机,打燃后点烟。

高楼顶上的风很大,即使用了一只手遮挡,打火机吐出的那一点火苗也依然颤颤巍巍地摇摆个不停,让樱井孝宏想起了一个词叫「风烛残年」,这比喻原来这么精当。

夜风终究没能阻止那支烟的燃起,樱井孝宏望着刚升腾起就被风吹得四散不成形的烟雾,心里头忽然有些庆幸自己和润的关系,不是那点摇动不定的火光,也不是这些一吹就散的烟雾。

「你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少年时期偷偷尝试的呗。」福山润走回樱井孝宏身边重新坐下,「不过只在跨年的这段时间抽,把它当成一个仪式一样的,已经成为习惯了。」

仪式……么。

难道是又成长了一岁的仪式?

樱井孝宏没有问,他知道问了对方也大概解释不清楚。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一开始心里有了个想法,便去做,可是忙忙碌碌做到后来,却发现自己早已忘却了初衷。就像焦头烂额地找了很久的东西,停下来喘口气的时候,会突然迷茫自己究竟在找寻什么。

习惯成自然。大抵都用这么个借口敷衍自己。

而又有很多的事情,所做的那份初衷,说是忘记了,其实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只是不愿被人知晓,甚至不想被自己记起罢了。

就比如樱井孝宏对福山润的宠溺,最初是出于什么呢?

樱井孝宏在重遇并开始无条件宠爱福山润的这些年里,逐渐地思考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爱。

言简意赅。

因为爱,所以包容。因为爱,所以温柔。因为爱,所以……爱。

是的,樱井孝宏爱福山润。他不惧于这个结论,又害怕面对这个现实。

出于常人都会有的那些顾虑,他将这一个字渐渐压往心底。他知道铃村健一总会犹疑他对润的态度是源于何处,但他并不打算让他知道,也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说到底,樱井孝宏还是个畏首畏尾的懦弱家伙呀。

不过维持现状不是挺好的么?

樱井孝宏在感觉到福山润因为寒冷而往自己身上靠了靠的时候,伸手揽住他的肩头将他更拉近自己一点。

这就已经够亲密的啦,不是挺好的么?

鼻端萦绕着烟草的气息,混合着残留的淡淡硫磺味,那种平日里一直不怎么喜欢的味道此刻竟莫名有了些令人安心的力量。

夹在漂亮的手指间的香烟,头上亮着橘红色的一点,就像漆黑的夜里缀着的唯一的一颗星。

 

——不过,身侧有人,并不孤单。

 



TBC.

到此为止,后面坑了

5 3 /   / 樱润
评论(3)
热度(5)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