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樱润】The Rebels 03-05

*CP:樱润=樱井孝宏×福山润

*认清CP再食用,勿掐勿黑

*o到没有c

*设定与现实出入较大

*坑

*以上OK?


BGM:The Rebels - The Cranberries



[樱润]The Rebels

 


#03

铃村健一卷起台本砸上他的头的时候樱井孝宏正陷进对若干分钟前的事件的回忆中独自出神,以至于他抬起头看向铃村健一的时候眼神还带着一种处于另一个世界的迷茫。

铃村健一叹了口气再次将手中厚厚的台本砸向他,一边用无奈的语气叫着,「回魂啦回魂啦,录音又要开始了哟樱井孝宏先生。」然后以更为无奈的目光看着这个在某些人的眼中是什么「冰雪王子」的家伙一脸茫然地伸手揉了揉额头,那种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呆滞表情蠢得让铃村健一直想仰天长啸一句去你的王子啊。

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返回现实的樱井孝宏一抬眼便看见自己好友恨铁不成钢的嫌恶脸,想到八成是自己刚刚的表现的缘故,自我解嘲般地笑了笑,从椅子里站起身来,「还有几分钟对吧?我先去洗把脸提提神。」说罢便撂下他径直走出录音室。

却并不是去洗手间。

樱井孝宏在走廊上漫步走着,右转再右转,便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某个人的身影。

啊啊真是的,明明自己刚刚才叫我不要丢下你啊,话音刚落就红了脸自顾自地丢下我跑开了是想怎样啦?

樱井孝宏在心里抱怨着,脸上却是带着笑的。

我已经给了你足够的时间处理自己的害羞了,现在该跟我回去了吧?

樱井孝宏在福山润身侧站定,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笑意不甚明显,但满眼都流淌出柔和的光。

似乎是被这样柔软的目光所俘获,福山润呆呆地站在那里,微扬起头望着他,半晌才从嘴边迸出专属福山润的、孩子气但耀眼炫目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灿烂的笑。

——我有一个朋友,最好的朋友。我失去了他。现在我又重新找回了他。

——我真的很高兴。

 

 

接下去的录音过程是前所未有的顺利。不同于第一段时强颜欢笑所呈现出的略显别扭做作的效果,这一次两人在读那些欢乐的台词时是发自内心的愉悦。仿如当年的谈笑风生的对话,不需要任何演技,自然常态的出演反而让监督赞不绝口。

「啊呀樱井さん福山さん,找到感觉了呢,表现非常出色哦!这种完全融入了角色的状态请继续保持下去哟,一鼓作气完成吧!」

不知是不是被他们两人的好状态感染了,所有人都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戏份,任务完成时比一般的收工时间早了大半个钟头,大约是午后三点多的样子。

一个白眼打发掉铃村健一约他去买衣服的邀请,樱井孝宏高深莫测地笑笑,「今天我可是要陪老朋友呢,你这家伙给我闪一边儿去。」

「天哪我就不是你朋友么樱井孝宏你这个大混蛋!」铃村健一立刻强烈抗议,又立即转向福山润,「呐润君,要不我们去逛街吧,让这个混蛋一个人滚回家好了。」

「喂喂什么润君啊,你小子今天才刚认识他吧叫那么亲热做什么?!」对于某人这种自来熟的性格樱井孝宏不禁又翻了个白眼。

「你懂个啥?这是咱大阪的热情!」铃村健一极其哥俩好地勾住福山润的脖子,换上大阪腔,「对吧润君~」

「呃……铃村さん真是个热情的人啊……」福山润也换上大阪腔,但磕磕绊绊地回应道。

樱井孝宏听着他那生涩又有些怪异的发音,不由失笑,「啧,这么多年你的大阪话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润。」

「嘛……」福山润有些羞愧地别开脸。

 

好不容易才打发走缠人的铃村健一,樱井孝宏问福山润,「你说我们去哪儿好呢?」

「嗯……其实我六点钟还有打工,就不要去哪玩了,不介意的话孝宏请我去你家坐坐吧。」福山润思索了一下,答道。

「好呀,只要润别被我家里的脏乱吓到就好。」樱井孝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微笑着等待福山润拿好明天的台本,然后并肩走出事务所的大门,向着樱井家进发。

就像从前无数次放学后相约去往对方家的情景一样。

 

 

 

#04

福山润有些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踏足过这样一个地方了。

这样一个,满是樱井孝宏的气息的地方。

虽然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房间,但却没由来地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熟悉的亲切。

 

啊,好怀念呢。

 

福山润几乎是有些贪婪地环视着这公寓房中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表现得太过明显,他似乎看到樱井孝宏仿佛是感到有些好笑般地轻笑了一下。

「坐吧。」樱井孝宏将随手摊放在沙发上的杂志、漫画、台本等东西合上放到茶几上,招呼着福山润坐下。「喝点什么?虽然我家里不一定有。」

「有茶么?冷天还是喝点热的比较好吧。」

「有哦,不过不是什么好茶就是了。」樱井孝宏走向厨房,声音隔了面墙传出来,显得有点闷。「其实还有可可粉啦,喝这个吧。」

过了好一会儿樱井孝宏才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两杯热可可。他走到沙发前,递给福山润一杯,「因为要烧起水来所以有点慢,久等了。」

福山润道了谢伸手接过。陶瓷的杯子触感细腻,杯身沾染上的热度让他发凉的手立刻感受到一阵暖意。他用双手捧住杯子,有些急切地喝了一口,温暖到发烫的香甜液体流过唇齿滑过肠腹,使他整个人都充盈着一种热度。

樱井孝宏捧着杯子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一口接一口地喝着,笑道,「慢点喝,当心烫,又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啊傻小子。」

「唔……」福山润一边答应着一边又喝了一大口,这才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真好喝啊,感觉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呢。」

樱井孝宏微笑地看着吃到了糖果的孩子般心满意足的少年。其实他也真的还是个孩子啊。他勾着唇角摇摇头,喝了一口手中的可可。果然,非常非常的温暖呢。

 

「呐,润。」有些不忍心打破这温馨的氛围,迟疑了很久,樱井孝宏还是轻声开口。

「嗯?」小口啜饮着热饮的福山润以一个上扬的鼻音作为回应,歪着脑袋偏头看向他,等待着下文。乖巧的样子使樱井孝宏想起了自己曾经养过的那只猫。

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颗可爱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对不起呢,润。」

福山润不躲也不闪,就这样歪着头静静任他揉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半晌忽然露出大大的笑容。「孝宏不要再道歉了啦,不是都已经过去了么?你再这样反而要弄得我不好意思了。」

「是这样么?」樱井孝宏再次揉他的发,语气认真了许多,「总之,我一定要为我的过错认真地道一次歉。那样子头也不回地绝情走掉,是我不对。离开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你,是我不对。重逢之后非但没有好好道歉反而因为觉得尴尬不知如何面对而企图再一次溜走,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这个朋友,也不求你的原谅,但请你一定要允许我表达我的歉意。」

福山润伸手拍了拍樱井孝宏那严肃的脸,「都说了不用道歉了啦,我已经原谅你了哦。」又顺手在他脸上扯了一把,「不要这么严肃啦,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孝宏哟。」福山润抖掉自己头上的那只手,坐直了身子正对着他,嘻笑着的脸上也隐隐浮上一层认真,「只要这次,孝宏的承诺不要再失信就好。」

「这次不会了。」樱井孝宏一瞬不瞬地直视进福山润的眼,从他的双眼中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绝对不会。」

「就算你想我也不允许哟。」忽地扯大了嘴角的笑容,福山润的眼中闪烁起狡黠的点点光芒,声音也染上一丝调侃的意味。但是话语中的含义却是认真的,樱井孝宏知道。「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回了你哟,想逃?门儿都没有。」

樱井孝宏看着猫一般眯起双眼的少年,不禁大笑起来,伸手又将他已是极乱的头发揉得更糟。「是,是,福山润大人。在下一定不敢再让福山润大人进行如此辛苦的寻人活动了。」心里的感受与手下的触感一样柔软。——又蓦地划过一阵尖锐的疼痛。

大笑的声音渐渐低下止住,他有些不敢触及他那段艰苦的经历,又抑制不住自己想要了解的渴望。「润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不会是巧合,樱井孝宏确信。他和润以前都没有过当声优的愿望,福山润之所以当了声优来了东京,一定是因为知道自己在东京选择了声优这个职业。虽然这么想未免有自作多情的嫌疑,但樱井孝宏就是这样相信着。

他想找回自己,因此追随自己的脚步。亦步亦趋,不愿废离。

樱井孝宏突然感觉自己何幸,能够在有生之年拥有一个这般的挚友。

「嗯……本来也不知道孝宏去东京以后在做什么啦,孝宏以前也没有提过嘛,所以一点头绪都没有啊。」福山润低头,盯着手里已经喝空了的瓷杯。声音里没什么感情,樱井孝宏也看不到他眼神中的情绪。「后来过了好几年之后,有一次看动画的时候在cast名单里看见了孝宏的名字,才知道原来孝宏当了声优啊。」他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我是高二,本来也正迷惘着不知道毕业之后要干什么,于是想着,不如就去学声优吧,这样还能再常常见到孝宏也说不定呢,而且我本身也挺喜欢动漫的嘛,就去报了青二的周日塾,侥幸未被这个圈子淘汰,一直到了今天。」

他说得淡然,樱井孝宏却已经难以想象他那段课业声优两头忙碌的岁月有多么辛苦。高中的学业不是玩玩就能通过的,声优的训练更不是什么马虎就能掌握的东西。他都经历过,所以他清楚其中的滋味。当年没有课业的困扰专心于职业技能的自己已是心力交瘁生不如死,这种双倍的劳累,他又是怎么样挨过来的?

在很长的岁月里樱井孝宏常常会自责,若是自己当初没有丢下福山润一走了之,他是不是就不用受那么多的苦?每当想起这点他都会在心里大骂自己,樱井孝宏你个大混蛋,千万要记得对那个傻傻只知道要跟着你的笨蛋好一点,千万不要,再让他为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受那么多的煎熬。

「润。」樱井孝宏抽走福山润手中已是冰凉无热度的杯子,将手轻轻地盖在他的手上,用了一点力气握着。没有道歉没有安慰没有承诺,只是包裹着他的手,他相信他能懂。

杯子的冰冷被掌心的温度所取代,暖到心里的舒适感让他的泪腺都幸福得几乎要不受控制。福山润想他懂了身侧这个人的意思。

 

 

 

#05

福山润神色复杂地望着自己脚边的大包小包,忽然有些头疼。

啊啊自己果然还是不该答应这种事吧总觉得好麻烦孝宏啊。

他在心中呐喊着。

事情的起因是樱井孝宏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对了润,你现在住在哪?」福山润报出一个地址后樱井孝宏啧了一声抱怨了一句「好远啊」,又状似随意地加了句「要不润搬来和我一起住好了」的建议。

看着福山润先惊讶后犹豫的神色樱井孝宏又紧接着扔出一大堆的理由,「我们住得这么远平时想聚一聚都不容易,而且我也想离润近一点啊难道润不想么?况且润住的地方一定很简陋吧——你不要辩解了我可是过来人当然知道新人的生存条件。我这里有两个房间另一个空着也是空着,润住进来的话既能改善一下你的住房条件,两个人合租又能减轻彼此的经济负担,何乐而不为呢?」

他说得飞快,可是句句在理,福山润不得不对这个提议动心。

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打包好提到樱井孝宏家的玄关处,一边换鞋的时候却突然抑制不住地紧张起来。

啊啊要和孝宏住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生活想想都觉得好紧张啊。果然我还是回去一个人住比较好吧。

这样子踌躇纠结着的时候,先一步进门却迟迟等不到人进来的樱井孝宏忍不住走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站在行李之间的人保持着一只脚换好了拖鞋另一只脚还穿着运动鞋的姿态,脸上挂满了难以言喻的神情。

「喂,傻小子,你在那里干什么啊?」

终是没有把想搬回去的话说出口。福山润冲他笑笑,「没什么没什么。」然后立刻动手继续换鞋子搬东西。

 

 

「下午好啊润君、樱井さん。」

「喂喂健一你这是什么称呼啊喂!为什么润是『润君』而我就只是『樱井さん』啊!」樱井孝宏对这种明显的厚此薄彼很不满。

对此铃村健一回了他一个搞怪的大大的笑脸。「润君是后辈嘛,又这么可爱,还和我同乡,叫得亲热一点有什么不好?倒是樱井さん您,您是前辈啊,当然要称呼得尊敬一点喽。」

「谁是你前辈啊铃村健一!我好像只比你大三个月吧?入行也没比你早几天吧喂!」樱井孝宏咬牙切齿。

「那不就是前辈么?我家妈妈从小就有教导我要对前辈有礼貌哦,我做得不错吧樱井前辈~」

「铃村健一你——」

「好啦好啦,别吵了,真是的。铃村さん你也别再记那天的仇了啦。」眼看着这对损友又要争吵起来,福山润即使头疼不已但还是不得不站出来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虽然明白这也是友情的一种表现形式啦,但是,福山润望了一眼瞬间又恢复了哥俩好的两人,重重地叹了口气,你们真的不觉得自己吵架的频率太高和好的速度太快了些么?

「润君。」在与樱井孝宏闹着的间隙铃村健一还不忘与福山润搭话。

「怎么?」

「你是怎么和这个家伙认识的啊?」

「这个啊,说来话长了,简而言之就是当年孝宏家在我家附近然后偶然认识了。」

「什么嘛这也太简了吧……话说回来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住得离润君家很近了啊你不是爱知人么?」铃村健一嘟哝了一句又转头朝樱井孝宏喊了起来。

樱井孝宏冲他无辜地耸耸肩膀,「我高中时候在高槻住过几年不可以么?一直到我上京之前。」

「啊啊当然不行啦!到你上京之前?也就是说你高中毕业,那润君就是……中二升中三?!啊啊你个混蛋何德何能啊居然这么早就认识可爱的润君了!啊啊好想看中学时代的润君啊一定比现在还要可爱……」樱井孝宏满头黑线地从那个炸毛转花痴的可怕人士身边退开好几步,顺手在那人向福山润伸出魔爪之前将他拉出了危险区域。

铃村健一想扑福山润不料扑了个空,因此大为不满地瞪向那个从中作梗的人,「樱井混蛋把我的润君还给我!」

「润什么时候成你的了我怎么不知道?」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回去,伸手便搂过福山润的肩膀示威般地宣言,「润明明是我的好么!先来后到你懂不铃村健一?」

「在你离开润君上京的时候你们的过去就已经一刀两断了,现在我们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才没有什么先来后到呢。」铃村健一又嚷嚷起来,「润君还是选择我吧我不会像某人一样狠心抛弃你的哟。」

「没有一刀两断。」一直像个物品一样被争来抢去的福山润终于忍不住反驳铃村健一的话,面色是少有的严肃,「也已经不存在谁抛下谁的问题了。铃村さん想和我交朋友的话我很乐意哟,我也很喜欢铃村さん呢。但是在我心里,孝宏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永远都是。」

「啊啊樱井孝宏你何德何能啦!」铃村健一很受伤,但随即又激动起来一把抱住福山润,「可是我就知道润君你还是喜欢我的我们一定会成为挚友的嘤嘤嘤……」

福山润看着那个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往自己身上抹的人简直不知道要怎么推开他,只得尴尬地叫他:「呃……铃村さん……」

「润君不要那么见外了叫我健一就好了啦都是朋友了嘤嘤嘤……」某人喋喋不休同时变本加厉地往他身上蹭着。

樱井孝宏感觉自己的忍耐度已经到达了临界值。忍无可忍地一把揪下八爪鱼般挂在福山润身上不放的铃村健一,将他拖离福山润三米远。强行无视了他手舞足蹈的挣扎,樱井孝宏笑得满脸都是优越感:「亲爱的健一,润是我的哟你听见了吗?请你自重哦。」然后恶意地俯下身凑在他耳边,一字一顿,轻声但清晰地说:「亲爱的健一,顺便告诉你哦,你最最最喜欢的润君现在和我同居着哟。」

福山润只见樱井孝宏坏笑着对铃村健一说了什么,紧接着就被一声「樱井孝宏你才给我自重!」的惊天式怒吼给震得半天没回过神来。

 

 

 

#5.5

铃村健一有一个朋友叫做樱井孝宏。

铃村健一有一个敌人叫做樱井孝宏。

 

铃村健一有一个朋友叫做福山润。

铃村健一有一个朋友叫做福山润。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区别,纯粹只是因为铃村健一觉得樱井孝宏有的时候老爱和他对着干,非常讨厌,而福山润却无论何时都显得与他很有共鸣。

或者说,樱井孝宏的可恶更反衬出福山润的可爱。

 

铃村健一曾无数次地思考过自己与樱井孝宏的关系、自己与福山润的关系,以及,樱井孝宏与福山润的关系。

前两个十分简单,答案如上所述。而最后一个,就有些难懂了呢。

其实铃村健一最初接近福山润只是出于对自己朋友的旧友的好奇,他想知道樱井孝宏这样一个性格恶劣的人,究竟有着怎样一个能够包容他的朋友。

可是接触之后,他慢慢发现是不一样的。

总是不停与自己斗嘴、以激怒自己为乐的樱井孝宏,在对待那个名叫福山润的人的时候,是用着一种几乎可以称之为小心翼翼的呵护态度的。

比起朋友,铃村健一觉得福山润更像是樱井孝宏的眼中苹果。

他太珍视他了。

那种珍视,似乎已经超出了对待朋友所应有的程度范围。

珍视到让铃村健一觉得有些异样。而他本人却似乎毫无自觉。该怎么宠他还是怎么宠他,该怎么温柔还是怎么温柔。

铃村健一与他们相处了八九年了。在如此漫长、漫长到足以消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任何炽烈刻骨的感情的时光中,他不曾见到樱井孝宏对福山润的珍视,或是福山润对樱井孝宏的依赖有一分一毫的减少。

反而,日久弥坚,愈演愈烈。

 

是因为曾经抛弃过对方的缘故么?所以才要更加倍弥补?

是因为曾经失去过对方的缘故么?所以才要更加倍珍惜?

 

铃村健一一直在想,如果所谓的友情值有一个限度的话,那么在樱井孝宏和福山润的友谊之中,那个上限究竟在何处?

 


TBC.

6 /   / 樱润
评论
热度(6)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