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樱润】The Rebels 02

*CP:樱润=樱井孝宏×福山润

*认清CP再食用,勿掐勿黑

*o到没有c

*设定与现实出入较大

*坑

*以上OK?


BGM:The Rebels - The Cranberries



[樱润]The Rebels

 


 

#02

从事务所大楼走出来,初冬的时节已是寒凉,室内外的温差让樱井孝宏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心脏也忽地收紧,却并不完全是因为气温。

已经多少年了?他抬头看着冬日湛蓝如洗的天空,阳光明媚,眼前之景一如当年那人干净灿烂的笑颜。

记忆中年少稚嫩的面庞与片刻前惊鸿一瞥的那张脸渐渐重叠,继而分开,又再次重叠。视网膜上那张脸的残像仿佛如灼烈的日光在人眼前留下的印子般不肯轻易消褪。

那个人,是他吧。

虽然只是时隔多年后的匆匆一瞥,但樱井孝宏还是凭着直觉敏锐地如此断定。

已经成熟了不少的眉眼,和不曾改变的干净灿烂的笑容,一瞬间将他拉回多年前他们分别的那个清晨。然后时光走马灯般飞速倒退,直至将他带回那个初见的午后。

那个孩子,如今已经长大,又再次与他处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片日光下了啊。

樱井孝宏对着悬于正空的太阳伸出手,微微眯起眼,似乎是想穿过什么,看到什么,抓住什么。

——曾经拥有过,却被丢下了的什么。

 

命运并不常给人过多喘息的机会,单方面的重见之后,还未等樱井孝宏平复好心情准备好今后要如何面对他,第二天便迎来了双方面对面的重逢。

走进录音室,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情况,监督就领着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樱井さ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今天要和你合作的——」

「润。福山润。」樱井孝宏接过监督的话,吐出那个多年未曾提起过的名字。「我们认识的。」

话语被打断监督愣了一下,才笑道,「啊,原来认识啊,看样子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因为叫的是名字而不是姓氏,他理所当然地推理。「那就更好了,合作起来一定会更加顺利的。」他看向樱井孝宏,亲切地嘱咐道,「福山さん是刚出道的新人,身为前辈和朋友的樱井さん要多提点提点他哟。」

「嗯我会的。」樱井孝宏点头,但心不在焉地答应道。

监督却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只是鼓励地拍了拍他们两个人的肩膀,然后走出录音室。「那你们先准备一下吧,我也先去忙了,过一会儿就开始。」

福山润目送着监督离开,直到他的身影被门阻隔看不见,才不得已收回目光,在录音室里四处乱瞟着,唯独不肯投放到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人身上。

樱井孝宏看着眼前这个明显尴尬紧张的人,暗自与自己心中的紧张感斗争了一会儿,才哑着嗓子缓缓开口,「好久不见了,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看到福山润的身体在那个「润」字出口的瞬间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福山润觉得空气仿佛凝滞住了一瞬。暗地里吸了口怎么都觉得有点闷的空气,他终于将自己紧盯着脚边的视线缓慢地向上抬起。

从鞋子,到裤子,再到衣服。

「好久不见,孝……」

视线相接的时候福山润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来了,爆裂的声音几乎完全盖过了他嘴里发出的声音。他没有听见那个「宏」字,也不记得自己究竟说了没有。他不知道孝宏有没有听完整自己叫他的名字。——不知为何他忽然对这个问题非常在意。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刚才自己心里那个奇怪的感受是什么。

可惜工作并不给他思考的时间,staff们已经招呼着他们准备开始录音了。

时隔多年,第一次有再次对话的机会,却只有这么短暂却妄图涵盖这段漫长岁月的一句话。

「好久不见。」

世间最荒唐的就是这句话了吧。站到麦克风前翻开台本的时候,樱井孝宏与福山润不约而同地想。

这么简单的四个字,要怎么说得清一个人对朋友头也不回的拋舍。

这么简单的四个字,要怎么道得明一个人对朋友长久不断的思念。

 

 

这一集的动画福山润饰演一个初次登场的角色,虽然只是一个配角,却与身为主角的樱井孝宏有许多的对手戏。于是怎么样控制好自己的心情专心于演技,不让私情影响到工作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对于他这样的新人来说,要想一开始就不被淘汰或埋没掉,就必须从一开始就尽十二万分的努力来证明自己。

这个角色接下来还有不少出场机会,而且难得选角试音的时候监督对他的表现满意不已,他可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以及辜负监督的期望。

就在福山润不断地做着心理暗示鞭策自己尽快摒弃杂念进入角色的同时,与他一人之隔的樱井孝宏内心也在进行着如此的天人交战。

他和润说了很多话,通过角色之口。然而那些轻松愉快甚至是搞笑的对话与他此刻的心情完全相反,本来应该是挺轻松的戏份却硬生生使他感到了无边的压抑与疲劳,几乎要支撑不下去。一段录完监督喊停休息的时候,他几乎是立刻逃一般地离开了那个快要把他吞噬在里面的录音室。

福山润眼睁睁看着樱井孝宏逃离般地走开,留给他一个头也不回的背影,心里头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巨大恐慌。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那种将要再次被这个朋友抛下的恐惧感促使他的双腿不受控制地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快速地,急切地,紧紧地,追上去。

终于,在那个匆匆而行的人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抓住了他。

——等到了,梦想了很多年的,他的停步与回头。

 

 

 

#2.5

樱井孝宏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时刻。

他的袖口被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带着惊惶的颤抖,仿佛溺水之人抱紧最后的浮木一般,害怕地颤抖着,但用尽了毕生的力量,这样地攥紧了那片薄薄的布料。

他惊愕地停下落荒而逃的步伐。即使不用回头也能知道对方是谁,然而在那一个瞬间,他的心里有一个非常清晰坚定的声音告诉他,催促着他,快回头。

他迟疑了一下,终是回过了身,抬起自己同样轻颤着的手,抚上那人的发。

「傻小子,你在害怕些什么啊,这一次我可没打算丢下你哦。」

樱井孝宏听见自己这样说道。语气里含着与心脏鼓动的频率一样的颤动。

「这么着急追上来做什么啊,真是的,连一点冷静的时间都不留给我吗?」

他像很多年前一样揉乱那人的头发,颤着的指尖与话语却以不可理喻的速度平复着。

只是触碰到了这个人而已。

原本因见到这个人而滋生出的满心的不安紧张,满心的想要逃离的叫嚣渴望,都在重新鼓起勇气直面并触碰这个人时烟消云散得那般不堪一击。

原来自己,还是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人的身边的啊。

樱井孝宏感叹地想着,一边安抚性地摸着福山润的脑袋,哄小孩子一般,一下,又一下,直到他也渐渐消弭了惶恐,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真是对不起呢,孝宏,我……」那个人似乎是还没有找回自己的语言能力,结结巴巴地说着又像是要道歉又像是要解释的话。「我……把孝宏的衣服都弄皱了……」

樱井孝宏安静地看着他慌乱地低下头去,用手替他抚平因自己的紧攥而显得皱巴巴的衣袖,他忽然发现这样子孩子般容易不知所措的福山润真的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那年孝宏走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的朋友。觉得自己被孝宏抛弃了,觉得非常的难过。」

「……所以刚才,看到孝宏又离开了,那种拼了命想要从我身边逃离开的样子,真的让我非常害怕。」

「……明明,明明好不容易才重新见到孝宏的,真的不想,又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开。」

「……那种,被最好的朋友抛下的痛苦,真的不想再次经历了,所以孝宏……」

 

樱井孝宏安静地看着他艰难而缓慢地组织好句子,将内心的想法毫无保留地直接吐露出来,脸色渐渐安宁并生出一种没由来的欣慰和喜悦。

然后,在听到接下来的话语的瞬间,心绪牵动唇角扬起真心的弧度。

 

「——所以孝宏,你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

 

他想他一辈子都会记得自己点头微笑许诺的那个时刻。

以及,那个瞬间那个人眼中闪现的宛如得到了毕生所求的带笑的泪。

 

 

TBC.

6 /   / 樱润
评论
热度(6)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