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樱润】The Rebels 01

*CP:樱润=樱井孝宏×福山润

*认清CP再食用,勿掐勿黑

*o到没有c

*设定与现实出入较大

*坑

*以上OK?


BGM:The Rebels - The Cranberries



[樱润]The Rebels

 


#01

相识的时候,他们还年少。

 

初夏午后的云慢慢地飘,轻絮般疏疏的散在天上,舒缓轻柔的姿态看上去无限慵懒。他躺在自家院子的草皮上呆呆望天,心里沉静得简直要就这样睡了过去。视线逐渐模糊起来的时候听见有人在敲其实并未锁闭的院门。

心里有些埋怨谁此刻来扰人清闲,抬眼望过去,古朴的木篱外面站着的却是个陌生少年。

在不算灿烂的阳光下面少年友善地一笑,抬手指向院中的某处,「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东西弄到里面了,能麻烦你捡一下么?」

因为懒得动,加之对方看起来不像坏人——而且坏人也不可能会先敲门吧,何况门没有关——于是就道:「你自己进来捡吧。」

「失礼了。」少年抱歉地笑笑,推开半掩的院门,径直走向蔷薇架下。

眼神追随着他飘过去,看见少年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呃……纸飞机?可是那纸怎么那么粉红那么少女,而且上面好像还有字?

「那是拿什么折的?」心里好奇嘴上就不经大脑地问了出来。话语出口才惊觉自己的唐突,不禁有些尴尬。

「啊这个啊……」没想到少年看起来却比他更加尴尬,脸甚至都微微有些发红。他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地开口道,「是情书啦……」

「诶?情书?!」完全没料想到会得到这种答案,他错愕地瞪大了眼惊叫出声。

「一个女孩子送给我的情书啦,每天一封觉得很烦嘛,一时冲动就折了飞机扔出去了。」少年赧然地解释道,「然后又觉得这样不太好,毕竟是人家的心意……」

「噗哈哈……」他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是不能这样子糟蹋女孩子的心意哟。」他从草地上爬起来,正面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你长得很帅嘛,难怪这么招女生喜欢。不试着和人家交往看看么?人家一天一封这么痴情。」

「没有感觉啦……」少年将纸飞机展开来,折回原来的四方形,塞回手里的那个信封。「明知不喜欢还去和人家交往太不负责任了。」

「感情是靠培养的嘛,日子久了就有了。」他笑着说道。「好啦开玩笑的,你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她?」

「我拒绝过了呀,可是还是……所以很伤脑筋呐。」

「唉……」两人同时耸肩叹气,继而又相视一笑。

 

风不紧不慢地吹着,刚修剪过的草地上升腾起浓浓的青草香味,他在院子一角的樟树叶子细微的响动中说,「我叫福山润,你呢?」

「我啊,」少年的嘴角随着发梢一同轻微地扬起,「我叫樱井孝宏。对了,你的Jun是怎么写的?」

「是这个字啦。」他拉过少年空着的那只手,用手指在他掌心一笔一划写下一个「潤」字。

少年静静地看着他的指尖划过自己的掌纹,留下看不见却又看得见的痕迹,然后点头笑道:「原来是这个字,我还在想是不是『纯洁』的『纯』或者『顺序』的『顺』之类的呢。」

「嘛,就是这个字啦……」他一摊手,「我一直嫌这个名字太女孩子气了……」

「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听呢。」少年露出真诚灿烂的笑容,「润,很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了。」

 

 

少年间的友谊,建立起来的速度总是异乎寻常的快,并且也总是格外的牢固。

同一所学校,四个年级的差距,似乎也并没有带来所谓「代沟」之类的隔阂。比起福山润家里那个年长两岁进入叛逆期因此很难相处的哥哥,更为年长的樱井孝宏反而因为已经脱离了叛逆期而显得更为成熟可靠。虽然两人的性格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但相处起来却是意外的合拍。

常去对方家做客的两人感情好得连带着两家人的感情都好了起来。双方的父母都很喜欢对方家的孩子,福山润的哥哥甚至经常半真半假地抱怨自己在家中没有容身之处,弟弟更喜欢樱井,父母也更喜欢樱井。

福山润以为他交到了一生的挚友,却发现无论什么友情都敌不过时事的变迁。

 

 

 

#1.5

福山润其实并不记得那个人是哪一天离开的了。

他只依稀记得是在自己与他认识两年左右的时间,在那个人高中毕业后不久。

那个人提着行李来与他告别。

他说润啊,我要去东京了。

福山润破天荒地呆立在原地,没有大惊小怪大呼小叫,就这样看着他道了再见然后缓步走开,将自己的身影慢慢慢慢地,浸没在朝阳的红色里。他连原因都没有问。

他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他知道。

他去东京追寻他的梦想,他知道。

那么有什么好问的呢?

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吗?那怎么可能。一心去往都市寻找梦想的年轻人,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回头。换做是他他也不会。

理解,不等于接受。福山润还是会怨。

 

可恶的樱井孝宏,不是说好要当一生的朋友的么,居然就这么一走了之了啊。

 

可是怨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啊,他的生活并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变得混乱或停滞不前。

 

那个人去往东京之后始终没有联系过他所以他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而在他走后没几天樱井家的人也举家搬回了老家爱知县,同样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福山润躺在院中的草坪上眯起眼,心想着樱井家的人可真是都那么薄情呢一边渐渐沉入梦境,梦里有明晃晃的日光似乎要灼伤了他的眼。

 

 

TBC.

8 /   / 樱润
评论
热度(8)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