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礼猿】假如给我三天失明(未完成)

*CP:礼猿

*时间大约为TV前两个月

*猿美和解设定

*OOC

*大约是坑

 

 

[礼猿]假如给我三天失明

 

 

“……对于犯人的审问工作已基本完成,详细的书面报告下午会整理出来呈给您过目。”

冗长的工作汇报终于告一段落,淡岛世理合上手中厚厚的资料夹,轻轻呼出一口气。按照常理此刻她应该会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出去了”,然而她没有。

宗像礼司捏着拼图回过神来,注意到淡岛脸上犹豫的神色宗像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淡岛君?”

“那个……”淡岛斟酌了一下用词小心翼翼地开口,“在执行追捕任务的过程中出了点意外……伏见君的眼睛,暂时失明了。”

“哦?”宗像闻言挑起了眉梢,看向从刚才起就一直垂首立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伏见,虽然看不见但后者似乎仍旧感应到了上司饶有兴致的目光,发出了不满的咂嘴声。

“根据犯人的说法这样的症状会持续三天左右,之后便会恢复。但是,伏见君是为我挡下攻击时失去视力的,我的心里十分过意不去。”淡岛向宗像深深鞠躬,语气诚恳,“虽然不知道室长有没有办法恢复伏见君的视力,我还是想冒昧地就此事拜托室长。”

“既然淡岛君这样请求了,我会努力的。”

“感激不尽。”

相对于淡岛的表现,真正的当事者受害人伏见却只是极度不耐烦地“啧”了一下。即使眼前一片漆黑双眼却一直固执地盯着地面,仿佛只要这样视力就能恢复似的。

宗像礼司在谁都看不见的地方绽出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对淡岛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淡岛君可以先去工作了,我替伏见君看看他的眼睛。”

“是,室长。”淡岛向宗像欠身行礼后退出了办公室,留下伏见依旧耷拉着脑袋半死不活地站在那里,带着一副似乎即将接受的不是诊治而是宣判的糟糕表情。

宗像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身来走到伏见跟前,伏见感觉到一只微凉的手抚上自己的右眼。

那是宗像的手。伏见下意识地想后退,碍于下属的身份最终还是没有动,站在那里任由宗像的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眼皮。

“伏见君……”

“我能要求三天的带薪休假吗?”宗像刚开口便被伏见打断,“这算工伤吧我这么要求应该也没有问题。况且我一点也不想让您来解除能力什么的。”

“哦?”宗像挑了挑眉梢,“伏见君原来这么讨厌我吗?身为上司我可真是不够合格啊。”

“不,并不是。”感受到宗像投来的目光伏见觉得很是难受。啧即使看不见了也无法摆脱这刺人的讨厌目光吗?伏见微微偏过头,以此逃避宗像眼神的洗礼,虽然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是不想欠您的人情罢了。”

宗像轻笑。“看来伏见君是真的不怎么喜欢我呢……为什么呢?”

“我不喜欢欠任何人人情,并不是针对您的,请您不要想多了。或者说,请您不要自作多情。而且,”伏见微微吸气闭起眼睛说道,“您这姿态算是对我的同情?会这样是因为我自己能力不够,造成的后果理应由我自己承担,不需要任何的同情。”

“我并不认为这是我给予你的人情。这更不是同情,伏见君。这是上司对下属应有的一点关怀与帮助罢了。”

宗像回到桌后坐下,双手交叠支着下巴望着他的下属,眼神与语调同样平静。

“您真的那么想关怀我的话还是请准我的假吧。”伏见耸耸肩膀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要求。

“是工作太累了吗……这么想放假。”宗像弯起嘴角,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地笑出声来。“也是,毕竟伏见君还只是个孩子呢,这个年纪的孩子都不喜欢上学与工作而渴盼着假期吧。”

他话语的内容与语气都让伏见感到极度不满。伏见眯起失了焦距的双眸,语气变得愈发尖刻。宗像觉得那双眼睛如果有视力的话那目光此刻一定能在他身上开个洞。

“我并不是孩子了。而且您并没有资格这么说吧明明自己也才刚成年不久。还有,”伏见有些无奈地抬手扶额,“既然清楚我还是未成年就请不要什么工作都扔给我,小心我告您压榨童工。”

“那不是因为伏见君好使唤嘛。”宗像眼中笑意更甚,他拈起一片拼图嵌入桌上已经完成了大半的图案之中,愉快的语调让伏见越发地不愉快起来。“伏见君能力这么优秀,我可是很中意你呢。”

“啧,所以说不要每次都拿这种恶心的话当借口好吗?不管是被您中意还是被您无限制地使唤我可都是会很困扰的。”要不是佩刀不在身上伏见简直都想紧急拔刀了。上帝啊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会再一时脑抽去参加公务员考试的,在吠舞罗无聊至死也比在这里被上司神烦至死要好太多倍了。伏见这辈子从未觉得那位寡言的赤之王如此亲切过。

“伏见君可以回去休息了,三天后可不要忘记继续回来工作。”

啊还在烦啊……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喂喂过渡呢!说话要有过渡啊这种跳跃是怎么回事!

伏见的内心跌宕起伏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抓住这来之不易的逃离机会。不我不能再吐槽了否则估计我这一天都得耗费在这里打嘴仗了。这样提醒着自己伏见飞快地道了一声“那我走了。”然后飞快地退出了室长办公室。门在身后合上的同时伏见如释重负地吐出了胸中郁积许久的一口气。

我还是该回去琢磨一下辞职报告怎么写。

伏见凭着记忆朝宿舍的方向迈开脚步,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他才待了不久的地方,已经熟稔到不需视觉也能在其中行动自如。

 

走了没几步伏见就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事,于是顺道回办公室收拾了下东西,终端也好电脑也好,全都扔在办公桌上呢。虽然对于一个失明的人而言这些设备根本派不上用场,凭S4的安保系统也不必担心失窃,但是伏见唯独对自己某些不靠谱的下属不怎么放心。毕竟里面有许多重要的情报资料,出了什么问题会很麻烦。

伏见几乎是摸索着整理桌子,电子产品还好办,可那一大堆纸质文件和摸起来都一样的文件夹却让他犯了难。啧到底哪个是哪个啊好想一把火烧掉……他捏着两叠纸张正无措又烦躁时有一双手将文件从他手中抽走。

“我来整理吧,伏见先生。”

意料之中的秋山。

成为需要被帮助的弱者伏见的心里不太舒服,然而有人愿意替他解决麻烦并不是件坏事,伏见对秋山道了谢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将终端机收进口袋,抱着电脑颇为轻松地准备离开。

“啊伏见先生要回宿舍吗?眼睛不要紧吧我送你回去吧。”

秋山爱过度操心的老好人性格又发动了,伏见在心里啧了一声。

“不用了我没问题的。”伏见懒懒地回应着,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口,半点没磕着绊着。秋山见状也松了口气,暗自赞叹伏见先生真不愧是室长看中的人,果然在各方面都有过人之处呢。

 

回到宿舍伏见将电脑连同自己一起往床上一扔,动也不想动就这么睡了过去。那个惹人厌的室长总是说着中意啊什么的为他开了许多特例,但在伏见看来只有这个单独住一间的特权是真正令他可以满意上长久的一段时间的。

来之不易的假期自然要好好利用好好休息,伏见睡得昏天黑地,醒来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觉得肚子挺饿。伏见摸了摸头发和衣服确定自己没有睡到飞蓬乱首衣衫不整之后决定出门去便利店买上三天份的泡面。

来到走廊上伏见就明白这会儿大概已经是挺晚的了,因为温度和光线强度。虽然视力没有了但眼睛的感光能力还在,他的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大概就相当于正常人闭上眼后的感受吧。伏见可以感到门外的世界和房内一样亮堂不到哪去,气温也明显的低了。

扑面而来的凉意使他不自觉地缩了缩,凭借记忆大致定了方向伏见迈开了脚步。走着走着他听到了一阵自远及近的脚步声。这个力度这个节奏……不太妙啊……伏见回房的脚才刚踏出一半,便听见了他此刻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哦呀,伏见君,这是去哪儿?”

伏见的脚在空中悬了一秒最终还是认命地缩了回来,他转过身面朝着来人的方向,垂头丧气地回答道:“去吃晚饭。”

“呵,真巧,我也是下班准备去食堂随意用点晚餐的。不嫌弃的话,一起?”

A.直言不讳我很嫌弃逃掉现在的麻烦但日后将被对方源源不断地找麻烦。B.忍受暂时的麻烦以换取一顿免费晚餐和之后一时的清净但日后……啧。

伏见猿比古,权衡许久,选了B。

“但是我有个请求。”伏见保持着一贯的面瘫说。

“什么呢?”宗像保持着一贯的微笑问。

“啧,吃完这顿饭之后,这三天内我能不要看到您吗?”

“哎呀真是不受欢迎呢,没想到我竟然被伏见君排斥到这种地步呢真是伤心啊……”

“啧到底去不去吃饭了我很饿啊室长——”毫不留情地打断上司并拖长了不耐的语调进行催促。啧这哪里有半点伤心的样子了你这混蛋!别以为我看不见就不知道你现在脸上都挂满了那种恼人的笑容啊喂!

伏见并不知道他这一句看在宗像眼里简直就是在撒娇,所以他也当然就不明白宗像突如其来堪称温柔的轻笑究竟是因何而发。——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啊我一定是饿得幻听了。他对此的反应仅此而已。

“难得能和伏见君共进晚餐呢,就不去食堂了,出去吃吧。”宗像对与伏见一起吃饭这件事的兴致似乎很高,而相反的伏见却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

“啊好吧,您付账的话。”

他没什么诚意地回答道。

 

走在街上的两人,虽然并未佩剑,但身上蓝色的制服再加上俊朗不凡的外表也足够吸引路人的目光。伏见敏锐的听觉让他能够清楚地听到四周不断传来的细碎的议论声。

啊,好烦!

他是说身边的这个人。

明明全身都开启节能模式了偏偏耳朵却不受控制般的依然正常运作着,将身侧一米的噪音源所发出的噪音一点不落的接收进来。

伏见猿比古,原本就无神的双眼更加无神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感激起了自己的双耳,他灵敏的听觉在人声鼎沸的大街上捕捉到了某些熟悉的声音。

“美咲?”

宗像顺着伏见侧头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看到了吠舞罗橙发的小队长,以及两位元老级人物。

这时十束多多良也看见了他们,冲他们挥了挥手,这么一来另外两人也注意到这边了。

“哇,猴子!”

八田显然很是兴奋,喊着友人的名字就跑了过来,行动灵活一点都没有受到他手里几个沉甸甸鼓囊囊的大购物袋的影响。

“啊还有……蓝衣服的。”

直到穿过人群八田才注意到伏见身边的人,讪讪地打了招呼。他不擅长应对宗像。

“你好八田君。”宗像倒是笑着向他微微颔首,害得八田整个人瞬间懵在了那里。

“哟美咲。”这时伏见似乎是有意帮他解围一般地开口,八田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美咲你又出来采购食材吗?真是的呢,明明是个未成年的小子却整天做些主妇的活呢,尽管如此也没见你变得能够在女人面前应对自如啊童贞男孩。”

……收回前言,猴子果然还是个混蛋。八田愤愤地在心里磨了磨牙。

慢步走来的草薙和十束与宗像伏见寒暄过,得知吠舞罗三人是出来采购正准备回去的宗像表示自己是与伏见出来吃晚饭的,并顺口邀请他们同去。伏见虽然没有表态但从他趁机远离宗像跑去与八田拌嘴的举动来看他应该也很赞同这个提议,他太不想和宗像独处了。

最终结果是一行五人,一起回BAR HOMRA去吃饭。伏见对这个结果感到十分满意,毕竟这样宗像就不可能怎么刁难他了。而且,那边有那个人在,大概宗像可以放过他去找他斗嘴了。

走过巷子来到转角处,酒吧古旧却不失精致的招牌便跃入眼帘。草薙走过去开了门,推门进去时门轴发出的吱呀声混在风铃声里,染着温暖的颜色。

酒吧里空无一人,最后的一抹夕照淡淡涂在墙上,草薙指了指天花板笑道:“尊和安娜在楼上睡觉,安娜大概醒了,愿意的话去叫她下来。”他抱起买回来的食材朝后面走去一边招呼着,“我去做饭,你们随便坐,一会儿就好。十束你去给他们倒点喝的。”

伏见拉着八田在吧台前坐下来。

十束看了眼宗像:“酒?”

“如果有的话,茶就可以。”

“还真没有。”十束耸肩,摊着手道,“我们这是酒吧,而且碰巧吠舞罗的家伙们都不喜欢喝茶。”

“那就随意吧。”宗像也不多做要求,转而推销起了他的挚爱。“茶真的是佳物呢,十束君不试试么?”

“哦,似乎有所耳闻,青之王大人对茶道造诣颇深吧?”

伏见百无聊赖地听着那两人迅速跑题进入茶道探讨环节,站起来冲八田丢下句“我去楼上叫安娜”就上了楼,好几秒后八田才意识到自己被友人没义气地一个人丢在这儿听这无聊的对话了。

八田又在心里磨了磨牙,然后他决定去厨房帮忙。

 

 

TBC.

6 1 /   / 礼猿
评论(1)
热度(6)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