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丕权】岁月无穷极(2)

本文的主旨就是强行发糖,ooc的糖,黏糊糊的糖

被屏蔽了,走AO3




曹丕醒来的时候孙权还在熟睡,他的眼珠在薄薄的闭合的眼皮之下转动,大约是在做一个梦。曹丕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但能看出他心情很好,显然并不是一个噩梦。

他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从两人相拥的姿势中分离出来,尽量不弄出太大的动静,孙权轻微地动了动,抱着被子继续睡,没有被吵醒。

天色尚早,隔了一层窗帘的光线有一些灰暗,曹丕轻轻地撩起窗帘看了看,浅淡的蓝灰色的天空上还挂着稀稀落落的星,他把窗子开了条缝透气,那吹拂过残星的风吹拂过他的面孔,是一种争先恐后涌进每一个毛孔的清新的凉意。

孙权起床刷牙的时候曹丕从外面晨跑回来,带着一身晨露与汗水混合成的潮气,介于冷和热的中间。他往孙权身上蹭了蹭,这有点湿漉漉的气息便顺着相贴的手臂沾染到了孙权的皮肤上,又顺着肌理渗到骨肉里,融进他温热的血液中去。

*一点点那啥*

孙权偶然抬起眼睛看到了窗外,不远处是一片葱茏的绿色,高低起伏,其下埋葬了许多段风云,而它在历史中巍峨不动,依然是那一脉沉静无言的蒋山。



*据记载吴国是不产玉的,皇帝都没有玉玺用只能用金玺(虽然我不知道玉玺用的是什么玉),所以这块强行出现的玉,如果真能有的话,也是很珍贵了。

评论(4)
热度(3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