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13

  

朱红布片碎成万千花瓣,如同一夜风雨凄然后繁花零落,狼藉满地。

张佳乐身着红衣站在十步开外望着他,缺了一角的衣袖被风吹出不安定的晃动。孙哲平对他摇摇头,方士谦也对他摇头,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锦衣残破尚能补,生命中这一块至极遗憾的缺失,又该如何弥补。

变故突生,台下众人也是目瞪口呆,有反应快点的已经认识到这是张佳乐获得了胜利,第一之名,要归了百花二谷主了。却没成想不过片刻的功夫场上情势又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孙哲平用右手拔出葬花,举剑身前,剑尖分毫不错,稳稳指向呆立一旁的张佳乐的心口。

剑尖上有一星暗红光芒一闪而过,十分晃眼,也唤起了张佳乐的清明。

竟是要换手持剑再战。

张佳乐笑了起来,错愕木然瞬间一扫而空,暗器入手,身形如风,二人再次针锋相对。

同样出自百花谷的两人,平日里切磋也不少,孙哲平善于强攻,张佳乐则偏轻灵,两人风格迥异,孰胜孰负倒也不是必然的。孙哲平惯用左手,右手先天不够灵巧,力量更逊,强自练习也达不到左手的一半。他左手执剑时尚不能说有十足把握能战胜张佳乐,换作右手胜率就更加渺茫了。

可两人似乎都忘却了这一点,管他左手还是右手,要战就全力以赴,要战就战个痛快。左手废了又如何,比试尚未结束,自当竭尽所能,方能不留遗憾。

百花绚烂,血色怒涛,花落风平浪静。

这一场酣畅淋漓,张佳乐胜。

 

葬花脱手飞出,斜斜插到张佳乐身前,他跨前一步,伸手覆上剑柄。余温尚在,剑气未褪,指尖仿佛仍可感受到浸透在剑身中的傲然的狂意。他五指收拢握住剑柄,用力一拔,一手缓慢抚过剑身,晦暗血色流转其上,他笑了笑,伸手将这一把传奇名剑递还给孙哲平。

“恭喜。”

孙哲平接过葬花,望着他的眼睛道了声贺。张佳乐看见这个同伴的眼睛里没有伤痛没有流连,坦坦荡荡,没有半分遗憾。

“嗯。”他也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声恭喜。

孙哲平转身跳下擂台,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剑鞘,把重剑收好,缚回背上。他站在下面和众人一起望着张佳乐,不少人都不自觉地屏息凝神,等待不知是否还有的下一个挑战者。

如果再没人上台,那么这一次,天下第一武林至尊的盛名,就将彻底属于张佳乐。

半刻后,一直安安静静的微草谷主身边忽然站出来一个人。

 

 

近年果然多事,江湖上大大小小各色恩怨事端,起了歇歇了起,张弛无度叫人不得不随时绷紧了神经。新晋的天下第一引来一片哗然,都道百年药谷与世无争,终也是不复清净淡逸,开始来做这沽名钓誉的勾当。

不少人心里不忿,却也奈何不了,微草谷踪迹难觅,门下子弟深居简出,谷主更是行踪不定,要上哪儿找人去,只能逞逞口舌之快。

难怪,难怪方士谦要提议武林大会改期,原来是为自己打的好主意。总有些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讥诮地议论着,倒是有意无意地忘记了,哪怕没有方士谦身边那人,这第一也轮不到他们自己。

该是张佳乐。

张佳乐也沦为了一个笑柄。拼到搭档手伤爆发再不能握剑,这般的惨烈,满心以为胜券在握,却忽而截出一个程咬金,一把又将已经到手的宝鼎给抢去了。

闲言碎语何其多,可又能伤得了谁呢。

比武结束,百花谷的两位当家依然还是悄无声息地去了微草,由这对立百年的门派的当家给自己调养伤病。

又得了一个第二,也只怪自己技艺不精,怪对方作甚。张佳乐对此心无芥蒂,只是心有好奇。他一向知道王杰希和方士谦都不是追名逐利的人,也想不通他们怎么会突然甚至不惜违背微草门训,来出面争夺这第一。

问起来,两人却是一个淡然打谱一个安定翻书,连唇角弯起的弧度都是一模一样的高深莫测不可说。

到底是老方养大的,潜移默化,近墨者黑。

张佳乐郁闷,伸手拂乱了棋盘,缠着王杰希和他下了一局。

他武艺没能比过王杰希,棋艺就更加不精,被杀得节节败退,最后又是一拂,赖了个干净。

“君子之风,君子之风。”王杰希无奈地摇头提醒他。张佳乐不以为耻,笑嘻嘻地在一桌狼藉里拣着白子,握了一把之后五指一松,将莹润的白色云子哗啦啦撒进棋盒里。

“君子二字和我有什么关系?”张佳乐拈着颗棋子,他指骨细长指尖圆润,皮色衬着黑子更显得白。“这个当暗器倒也不错啊。”他好像有了什么新发现,将一颗黑色云子左看右看。指间云子漆黑光润,隐隐泛着碧蓝色的光泽,在百花谷主一双毒蛊暗器举世无双的手里,竟是有了半分的妖异。

方士谦闻言从书籍里抬起头来:“得,赶明儿送两盒棋子给你,一盒金的一盒银的,不够再添副玉的。你就别打那主意了,你手里那副杰希可喜欢了。”

“就你护他。”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一脸牙酸的模样,“我又没说真要。”

“你管得着?”方神医也一副无赖模样,“那谁出事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急得要死要活的。”

“你……我……”张佳乐气结,云子弹手便出,迅疾无比,直直飞向方士谦哑穴,一击命中,十分好用。

方神医不防他说出手就出手,猝不及防,一时目瞪口呆,张大侠顺势打了个响指千般得意,王杰希摇摇脑袋万分无奈。

张佳乐又一抬手,飞出一子给他解了穴道。他满意地拍拍手:“确实好用,也好看。”王杰希把棋盒往他面前一推说送你了,张佳乐倒是也真的不要,他看着纵横交错的棋盘,所有所思地道:“下次见到蓝雨那小子,还是得先点了他哑穴再打。”

“确实挺聒噪。”方士谦虽然没与他交手,但也算看过,对这剑客的一张嘴颇为印象深刻。“乐啊,不如给他下点能毁了嗓子的毒吧,一劳永逸。”他对张佳乐开玩笑,换来又一枚棋子和一声“呸”。

 

 

微草谷素来无争无求,隐于世间,除了谷主方士谦偶尔会露两面之外几乎与世隔绝。中草堂的铺子虽然各地不少,但里头的伙计都是些雇来的平民百姓,算不得微草门下弟子。在他站出来之前,江湖上谁也不知道这个自称王杰希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

然而他确实十分如神似圣,身姿诡谲,招式变化万端,几乎招招式式都是出人意外。乍一看赤手空拳,打起来才发现他袖中藏鞭,腰间缠剑,翻手间明可亮出一刃精巧匕首,暗可抛出一把如意铁珠,远近变化,都有应对之法。

张佳乐暗器卓绝,火器更是威力,王杰希却也分毫不输于他,浑身上下藏匿着的各色小物件使起来精彩至极。一阵剑光自天洒落,宛如星辰陨落而灭,直教百花荼蘼而谢。

在场众人看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微草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些瞠目,直到结束也没人叫出一声好来。王杰希却似不在意,他清清淡淡上台来,从张佳乐手里横刀夺爱,又清清淡淡下台去,更加让人摸不清微草之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但无论如何,微草第一便是事实,责备他们背弃本门传统也好,或者随便怎样也罢,自古至今武林大会便没有微草弟子不许参加的规矩,这第一,实至名归,不容置喙。

又是一场轩然大波,尚未平息孙哲平与张佳乐就从微草谷告辞了。

孙哲平的手是确实恢复不过来了,他看起来倒是豁达,反而是张佳乐在内心深处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放不开。

刚伤了手的时候也是这样,张佳乐试图宽慰孙哲平,却反被他宽慰了。

两人骑着马一起走出了山,到了官道上,孙哲平突然策马上去,马头对着百花的反方向。张佳乐疑惑地看着他,刹那间又懂了。

“保重。”

孙哲平扬扬马鞭,风尘潇洒,还像是最恣意的年华。

天高路远,后会有期。

江湖喧嚣涛声里又溅起水花,百花谷主孙哲平归隐,由张佳乐接任。

 



把魔术师写成了散人(。简直想打个叶王tag

莫名其妙让我乐下起了棋……可惜不是跳棋

评论(4)
热度(23)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