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12

 

江湖人到底多热血,比起玩弄心机还是更喜欢真刀真枪地干上一架。虽然素日那些阴谋暗计让人忧心,但此刻被一场惊艳全场的较量挑起了纯粹的战意,众人都兴致高涨。心里有鬼的人毕竟少数,豪放不羁者多,什么弯弯绕绕都且放一边,拳脚刀剑,只管痛快地打一场。有人好奇蓝雨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邀了切磋,叫做黄少天的剑客话匣子好似彻底打开了一般,不复刚才对孙哲平那一阵的安静,一边打一边喋喋不休,让人心烦意乱。对手也是江湖上颇有名的前辈了,却被他吵得错招连出,众人皆神色凛然,更加感受到了这个年轻剑客的厉害之处。

之后张佳乐被人叫去切磋了好几场,又有人挑战孙哲平,他也应了。大家你来我往比了一下午的武,方神医就坐在那里看了一下午,他又不下场比试,外表还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显得特别格格不入。

台上一局战罢,霸图门主击败了皇风的新任当家,方士谦随众人起身鼓掌。田森向韩文清抱拳一礼,恭敬地道一声谢谢前辈指教。掌声还未落尽方神医倒是闲闲开了口,他不鸣则已,一鸣就十分惊人。

“我说啊,你们三年才正经决一次胜负也不嫌麻烦,反正每年都要聚一次了,干脆一年一次吧。”

他声音不大,却是人人都听了个清楚,顿时举座皆惊。

武林大会这三年一届的规矩是几百年前一直传下来的,倒不是没有人嫌间隔太长想改,只是没人敢先开这个口。武林大会,江湖第一,药谷只管医药之事,从来不争这个名。如今微草谷主就这样事不关己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了,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片沉寂中却是楼小王爷第一个发了话,对方神医的提议表示赞同。

众人或在自己心里嘀嘀咕咕或与身旁同门嘀嘀咕咕,方士谦说完以后又悠悠然坐下了,端起茶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让人怀疑他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只是一句玩笑。

有霸图弟子小声向韩文清询问意见,一年前刚从叶秋手中夺来了第一名号的霸图门主冷哼一声,神情不动如山。“无所谓。”他环视了四周会聚在此的英雄们一眼,“无论是谁无论何时,我都会打败他。”

新任天下第一都表示无所谓了,其他人暗自忖度一番,也想多点争霸的机会。三年毕竟太长,不知道能生出多少是非来,三年一次的机会,说不定还未等到下一次,自己就已负伤或身死,再没触碰那第一宝座的机会。渐渐有人开始附和方士谦的话,到最后楼小王爷一拍手,征求了下众人的意见,直接搞了个表决。在座的都是些江湖上有名望的大人物,各门各派的掌门当家都到齐了,一轮表态下来,这一传沿了几百年的规矩,就此更改了。

方神医又开了口,说今次人来得齐,不如明天就摆擂,他也好趁着还没走看看热闹。对此没人有意见,众人就此散了,各自为明日的比试做准备去了。

张佳乐看起来很兴奋,拽着孙哲平说个不停,满眼都燃着求胜的火,烧得他一双眼睛生动热烈。王杰希跟在后面静静看着他,又将目光移到孙哲平提着葬花的右手,侧头望着方士谦,难得无奈地叹了轻不可闻的一口气。

 

 

第二天是个爽朗的好天气,擂台摆开,下场开战。这一年里涌现出不少新人才俊,故而人数有点多,因此干脆分了两场同时进行。这边的台上黄少天一马当先跳上了擂台,利剑刺出漫天剑影,挑翻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又是一番激斗打败了苏州烟雨楼那位年轻漂亮的楼主。楚云秀身手了得,但其实也不过是个与黄少天同龄的少女,抬手整理了下被弄乱的长发,半真半假地责怪:“你赔我头发。”黄少天手里握着自己失手削下来的一绺乌黑发丝,倒是有半刻的赧颜。

楚云秀下去之后一时间倒没人再上台来,黄少天环顾四周,干脆自己点名,剑尖一指,再度挑战了孙哲平。狂放不羁如孙哲平丝毫未因他挑衅失礼而动气,解下背上重剑跃上台去,便是应战的姿态。黄少天起手挽了个漂亮无比的剑花,笑嘻嘻地和他打招呼:“孙前辈好啊。这么快就能再比一场了我好高兴啊,今天也还请前辈手下留情啊。”

他说着手下留情,话音未落手上却是已经一记直刺逼近前来。今时不同昨日,两人一开场就使出了十成的功力,斗得难舍难分。黄少天是彻底没了第一战时的矜持,悬河飞瀑般的话语伴随着极快速的剑招滚滚而出,招招攻人要害。可惜姜到底还是老的辣,行云流水的招式还是被力摧山岳的攻势截断,再次惜败。

黄少天遗憾地看着自己的佩剑冰雨,笑了笑,跳下台去了。

随后雷霆掌门肖时钦上台求教,同样被孙哲平击败。相邻的擂台上张佳乐刚打下去一人,转头看到这边孙哲平还站着,开心地朝他挑了个大拇指。

 

张佳乐今天状态出奇的好,一路连胜,甚至直到现任的天下第一韩文清出手,也没能阻挡他胜利的脚步。两边擂台各自战罢,孙哲平与张佳乐汇合一处,一时间再没有人上台一战。

众人望着他们两个,想看看这百花谷的两位是再分个高下,还是准备同享这第一的荣耀。

滇南百花,繁花血景,毕竟是以组合成名。先前两次武林大会都是以双人出战,这次因为孙哲平先被黄少天喊走了,两人干脆各自为战,结果到最后这种局面看起来倒是有些尴尬。台上的两个人却似乎没有这种纠结,彼此对视一眼,孙哲平举剑在手,张佳乐双手也捏了好些暗器在指间,一个霹雳雷火弹炸开,两人眨眼便战了起来。

同门搭档,却也丝毫不留情面。张佳乐手中层出不穷的各类火器暗器天女散花般铺散开来,炸开的百花光影对孙哲平来说却好似不存在阻碍一般,他依然能在重重迷雾间准确地捕捉到张佳乐的身影。重剑挥起,繁花间血影骇人,这次要取的却是张佳乐的血。

百花二当家素来爱俏,这样的场合下也穿了一身艳丽的红。衣袂飘扬隐在烟雾之中,被葬花剑锋削下一角来,又在落地之前就被凛冽的血色剑气搅得粉碎。繁花血景算是个一刚一柔的组合,并肩作战时使暗器的张佳乐作为掩护的情况多,硬碰硬对攻似乎是孙哲平更胜一筹。但结果出人意料,火器造成的烟雾散尽后众人看得清楚分明,呈败势的却是孙哲平。

 

张佳乐立于擂台之上,双目凌厉地看着眼前这个搭档。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只待最后的殊死一搏。下一刻他却注意到孙哲平持剑的左手痉挛似的颤抖着,像是握不住剑一样,将那把大而沉重的巨剑插到了地上,左手扶着剑柄,仿佛再没有了能够提起它横斩山河的力气。

 

台下方士谦终于是摇头长叹一口气。本就有旧伤,与黄少天连续两战又是消耗极大,孙哲平这只左手,算是到了尽头了。

半世峥嵘逝水而去,一宵冷雨葬名花。

 



最近写的一点也不情景喜剧了,哭哭

评论
热度(2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