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07

不定期重提一下:本文主刷叶方王乐大四角,正经CP是方王/叶乐,暧昧向私货有王乐/方乐/叶王/etc.

大四角包括以后可能出现的各角色之间贵乱私货多多多,每章的tag=每章出现的正经CP+私货。就是这么雷雷哒(^ω^)



 

向夕槐烟起,葱茏池馆曛。

暮霭沉沉笼下,仲夏傍晚暑气未散,劳作之人尚未停歇,这一方小院倒是已经清静了下来。

微草应了名字,谷里翠色逼人,合抱大树处处可见,如盖绿荫遮蔽出一片清凉世界,在炎夏日头里让人舒畅无比。众人居所更是绿意盎然,就连正午时分也不会太过炎热。

僻静处一个独院内搭着绿藤花架,架下两个着青碧衣裳的人对坐博弈,在这酷暑日子里躲在绿荫底下下了一下午的棋。

“偷得浮生半日闲。”

看起来稍年长一点的那个看着对方落下一子封断了他最后的退路,便掷下手中云子,悠悠叹出一句来。

“吃饭去。”方士谦理了理衣裳站起来,相近的颜色让他几乎要融在青藤的背景里。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输了棋局的郁闷,笑盈盈的倒像是刚得了一段最好的辰光。“刚才炖下的汤这会儿也正好了。”

青石小桌在暮色里触手生凉,他绕前两步,朝对面的人伸出手。

一代神医的右手肌理细腻骨肉匀称,有着年轻医者的白皙清洁,王杰希淡淡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轻轻搭了上去,没等他使力便自己站了起来。方士谦像是早料到了一样,笑着捏捏他的指尖,又趁机在他的手心勾了两下,轻而痒,像风暧昧地抚过叶。王杰希抓住他作乱的手指头,攥紧了不让动,却不防另一只手伸过来给他拈掉了发间的一片细叶顺便摸了把脸。

“怎么不长肉呢,这瘦的。”方神医啧啧有声,“走走走多吃点。养了快十年了还是这么一副清瘦样子,真没有成就感,多给你补补。”

他反握住王杰希的手拉着他往屋里走。两人两手,十指相交,同样的纤长白细,交握在一起也是赏心悦目。王杰希早已习惯了这种略亲密的举动,也没再挣,就跟着进屋去了。落霞给一身深深浅浅青色的两人镀了一层暖色,最后一点余晖落进他眼眸里,化成一线躁动的红色,如同千里之外曾烧出一段毁灭的火光。

他回头看了眼桌上棋盘,黑子攻城略地步步紧逼,白子势力零散苟安一隅。

他转回脸来,凝视了片刻方士谦笼罩在阴影中的侧脸。缺少光亮,这半张面目有些模糊,脸庞的轮廓倒是被夕阳勾勒得十分鲜明,额头鼻梁嘴唇下颌,每根线条都恰如其分的清俊。他浅浅笑了笑:“补什么补,吃胖了飞都飞不起来了。”

 

 

如叶秋与嘉世一事这般令江湖震动波澜顿起的事情,在数月的平静之后也逐渐归于沉寂。嘉世山庄现如今的主事者陶轩出面宣称叶秋或许已经葬身烈火,尸骨无存,嘉世的人还在继续寻找着,若能寻得下落证明其生死自然是最好。

各方搜寻叶秋的人手渐渐撤回。叶秋死了,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对他们而言再好不过。而叶秋如果没死,他这人间蒸发一般的销声匿迹又是为什么呢?这无法揣测,也并不重要。在竞争对手心中,只要江湖上没有叶秋,无论他是被杀了被抓了还是归隐了,都不重要。

如今比较重要的,是这一场大劫的元凶。

三年前明青与轻裁被一夜灭门,已是江湖一大疑案,百花谷的入侵者也至今未查出来源,而现在轮到了立于武林之巅十年之久的煊赫名门嘉世。武林各派之间明争暗斗不是什么鲜见之事,但凡有点名号的江湖人平日里明刀暗箭都尝了不知多少,这些事情若是有心要做,做到不露什么马脚也不是什么难事,想要查出来也不容易。

一开始甚嚣尘上的各色流言蜚语,到后来因为短期内实在没有再起什么波浪,与之前的几件事发生后一样,都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平息了,只是各人心中相比之前都更多了些提防。

自夏而冬,一代传奇斗神的陨落引发的震荡与唏嘘感慨像天气的升温转凉一样,轰然炸起,随后渐渐淡去。叶秋成了众人心中默认的已死之人,日子归复平静,一切如常运转。嘉世山庄的重建井然有序,那片狼藉的废墟焦土已经恢复到从前的富丽堂皇,总管陶轩揽下了一切大小繁杂事务,原本的二当家刘皓继承了掌门之位。天下第一的宝座被夺,叶秋又没了,打击接二连三,但杭州嘉世仍矗立在西湖边上,烟柳柔媚,棹歌欸乃,山清水绿游人醉。

 

 

这个夏天似乎格外的长,秋季也来得迟走得慢。节气被拉长许多,进到十月里才有了些气肃霜降草叶染白的景象。

绿草上盖着黄叶,黄叶上铺着白霜,靴子踩上去有一点细微的咯吱声响,混在呼呼的风声里倒也不显得很明显。

一夜风雨,枯叶满地,秋来满眼萧瑟模样。王杰希早上起来看着院内被风雨打落了一地的枯黄残叶,轻叹一声,找了把笤帚清扫起来。秋风卷过他刚扫到一起的一堆树叶又带出几片,他无奈地摇摇头,再将它们扫回原处。直起腰来的时候却觉不对,抬头一看院墙上蹲了个人,稀薄日光将一个浅淡影子隐约投在枯叶堆上,更添几分黯然萧条。

“哟大眼儿,扫地呢?”

那人嘴里叼了根没点燃的烟管,一身灰扑扑的粗布衣服,鞋子上还沾了点泥,从头到脚都诠释着灰头土脸四个字。神情懒散带着三分笑,单眼眯着,显得双目一大一小,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他从墙头上轻轻跃下来,正踩在那堆树叶上头,弄出一阵哗啦哗啦的脆响。王杰希沉默地瞪着眼睛看着又被弄乱了的叶堆,正思索着说句什么好,冷不防手里扫帚被拦手一夺。他一惊,反手便下意识地出招,右手手腕却被一下子扣住。

“哎,别闹,给你收拾好就是了。”叶秋拎着个笤帚也像提了把宝剑似的,抓着他手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王杰希也打量着这个消失了许久的传闻中的死人,见他虽一身风尘劳累倒也不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手指虽然抓住了他手腕但也不过是象征性的,当即挣了挣反扣上他脉门。

乱糟糟的发上落着未化的霜,背着个大包裹提溜着个扫帚的斗神似笑非笑看着他:“大眼儿啊,别来无恙?”




叶总千呼万唤始出来!

没忍住让叶王环卫工人了一下(。

顺手捞个叶方王tag首杀。

评论(2)
热度(17)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