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06

 

宛若水入油锅,噼啪炸开,一夜之间江湖上下便彻底不安生了。

大门小派,上到掌门堂主的切切商议,下到扫地小童的喁喁私语,传来传去的都是一个消息。

斗神叶秋,也许死了!

杭州嘉世门中上下这几日忙得都快疯了,问信的人进进出出,皆是关心打听叶秋下落的。

 

一场通天大火啊。

杭州城里的老百姓们都在议论着。

江南水乡温柔多情,十里西湖烟波潋滟,山温水软的繁华富庶地方,太平日子过久了,突如其来的一场火烧得平头布衣们胆战心惊。

 

 

张佳乐站在嘉世山庄正门前。

大火没有波及到这里,朱门肃严,匾额高悬,题字依旧铁划银钩,只是原本的峥嵘之气如今却也染上了萧疏。大门半掩着,不再见从前紧闭的庄严模样,有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穿着嘉世衣服的僮仆一身的烟熏火燎气味,满面都是焦头烂额的愁苦。对面茶摊子上老板和茶客们指指点点,失了叶秋,烧了山庄,嘉世这次,元气大伤。

他没有亲眼见到那场烧掉了大半个嘉世的大火,入了杭州城两日,却是日日听见街头巷尾的议论纷纷。

说那冲天的火光如何映亮了半边天,倒映在西湖沉沉的夜水里如同水底也燃起了一场熊熊不灭的火焰。

说那西湖边上由一个不起眼的小院落一点一点建起来的嘉世山庄,锦绣楼台一朝坍,断垣颓壁空留叹。

说那传说中的斗神叶秋,就这样消失在了这烧了一夜的烈焰之中,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一场大劫大难,嘉世折了大半的人。

屹立于武林之巅十年之久的豪门几乎毁于一旦,江湖震荡,举世皆惊。

斗神何踪,祸端何起,流言纷然。有人说叶秋及嘉世霸占天下第一太久,心生不忿者太多,加之斗神一贯嘴欠,十数年来树敌不在少数。有人则道叶秋与嘉世不睦已久,这一把火,指不定是叶秋反了出去,自己放的。或捕风捉影,或空穴来风,每当有这样的事发生,就到了世人充分发挥想象力的时候。

如此这般诸多揣测,左耳进右耳出,张佳乐并不太关心真相,他只想知道叶秋在哪里,死了没有。

 

 

陶轩在前堂愁得脸都快僵了。

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这两日来嘉世旁敲侧击的人络绎不绝。作为与叶秋一道创立嘉世的元老,他自大火中幸免于难,叶秋消失后主事的人便毫无疑问地只能是他了。伤员的安顿,损失的清点,山庄的重建,还有叶秋的下落,事事都要他操心,已是忙得不可开交,偏生还有整个武林的好奇心要他来面对。

这两天里他迎来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心里烦躁至极,又不能甩脸色给人家看,只得端着一张恰如其分的愁容一遍又一遍地回应着那些虚伪的慰问和对叶秋生死的关心,一天下来整张脸都不像是他自己的了。这还只是明面上派人来问的,至于暗地里来嘉世探查的,他已经无力去管了。

已经是夏日里了,江南多水潮湿,天气有些闷热,更叫人心烦意乱。他坐下来喘了口气,端起茶盏支使一个下人去把刘皓叫过来。

他说了一天的话,口渴得很,一口气喝干了茶水。放下茶盏抬起头来,看到刘皓正巧跨进院门疾步朝里走着,却忽地一顿。

廊下袅袅婷婷转出一个缃色身影,望见刘皓也是脚步停住,眉眼柔和地弯出一个弧度。

“你们想要嘉世,他给你们便是了,何苦相逼至此,白费这心机。”

她语气与眉眼一般柔和,温温婉婉地冲刘皓一笑,眼眸轻转似是透过墙壁看了屋子里的谁一眼,便不再理会刘皓的反应,自顾自地走了。

仿佛路过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过任何人。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没有富贵帝王的奢靡,没有风流公侯的荒淫,兴衰总要有个缘由,而这里却就这么倾颓了。

何罪而遭此祸。

嘉世是他发誓要击败的对手,却并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他自然也知道江湖路险,为了一个第一多少人可以不择手段,他自己的门派和他最亲近的伙伴也曾遭遇过这样的袭击,甚至三年前曾有两个门派,比嘉世更加惨烈,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可是亲眼见到这样大火燎尽后的残败景象,还是免不了感慨。

曾经有模有样的嘉世山庄内部焦乌一片,假山流水亭台楼榭,尽数毁了个干净。他站在半截枯焦的古树旁边,辨认了一下脚边曾经是一个小花圃的那片地方。花苗还是他从百花谷带过来的,在江南的水土里也长得很好,每到花期便开得烂漫。

一代斗神并不是什么爱花赏花的风雅人物,收了他的礼也依旧没有什么好话,照例讥笑了一句百花谷主如此爱这些娇艳的花朵,倒真是像个娇滴滴的小女儿,气得张佳乐又是一番大打出手。他自然也没有那些心思和手艺去侍弄这些娇贵的花卉,转头交给下人便罢了。

只是到了来年花开的时候,张佳乐收到了来自江南的一份物件,打开一看,里头是一束风干了的花,色泽艳丽,幽幽泛着冷香。

 

 

十天了,叶秋的生死依然是个谜。

嘉世的人几乎掘地三尺,也没从那片废土中找到叶秋的尸首。

全江湖都在搜寻叶秋的下落,可是没人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是烧得干干净净只剩了一抔一吹就散的灰,或是被入侵嘉世之人掳走,还是逃出生天了,没有人知道。

 

 

张佳乐用脚尖划了划那一方焦黑的土地。夏季的天色暗得晚,尚有一段霞光铺在西方天际,一钩淡色的银月隐在轻薄云层中不甚明显。

没有风,闷得像将有一场雨。可是今日的大雨,又怎浇得灭十日前的火焰。纵是真落下雨来,也不过是给这一片颓败更添狼藉罢了。

“老叶。”

他忽然低低地说。

“你他妈最好能记得留点东西让我找到你。”

 



本章老叶果然还是没有成功上线哈哈哈(干笑)

但是新cp叶乐成功上线了,嘿嘿!

加了一个花照tag

评论(7)
热度(38)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