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02

已经沉进大明湖底的01

说明一下:

本文一开始标的是方王(主CP方王,副CP因为还没上线就没写),现在因为作者已经迷失在贵乱中无法自拔了,怕私货太多雷到你们,就改一下,包括私货在内,每章刷了什么CP就打什么tag,点开之前先看一眼tag避雷吧。

文风和人物性格飘忽,指不定分分钟造个雷,我就自己爽一下。

发现方王乐tag空无一物,开心地捞个首杀。



 

叶秋一杆却邪破百花的消息传来时,王杰希正坐在书阁里头翻着那一卷陈旧而生僻的医书。

方士谦走进来,像讲个笑话般地把这个轰动江湖的消息告诉了他。

“老叶还真行嘿。”方士谦笑嘻嘻地端起桌上那半盏凉了的茶,不甚在意地喝了一口,“乐乐该哭鼻子了。”

王杰希眉毛都没抬一下,手里稳稳当当抄录着,药性方剂,症结禁忌,仿佛都是远超过这江湖一年一次的盛会的重要。方士谦絮絮地跟他讲了点今日嘉世门中斗神与百花谷那对号称繁花血景的组合争夺天下第一的惊险较量,倒也并不在意对方是不是在认真听。王杰希这一卷古籍已看到了末尾,过了半个时辰放下笔来,活动活动手腕,这才抬起眼睛看了方士谦一眼。

“我去收拾收拾西边那间屋子。”他露了个浅淡笑脸,收了纸笔站起身,“人怕是今晚就要到了。”

 

 

入夜时分一个茜色人影气势汹汹地冲进微草谷里来。谷口有疑阵,倒也是拦不住他,熟门熟路就过了阵进来,一路上碰见几个人,瞥见他形貌就没管了,任他施了轻功掠过那宝贵的草药园子,一直翻过了一堵院墙。

“你倒是走一次正门啊。”

堂屋里随着一阵风刮进来一个人,气流动荡,烛火明灭,突如其来的暗影投到残卷上,王杰希搁下书,毫不惊讶地抬头。

身前人乌发茜衣,一张脸庞年轻生动,却是带了点气鼓鼓的模样。

“走正门多麻烦,还得多拐个弯儿。”

张佳乐一屁股在他身旁椅子上坐下,毫不拘礼,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王杰希见他老牛饮水一般往肚子里猛灌茶汤,不由地出言阻止:“少喝点,吃饭吧。”

“好呀好呀。”提到吃饭张佳乐顿时显得好生雀跃,眉眼间那点郁怒霎时烟消云散。喝空了的茶盏在他手里灵巧地转了几圈,稳稳放到盏托上,瓷器相碰的声音轻微而清冽。张佳乐站起来挪到八仙桌前,换了个地方再次坐下。“可不要是点残羹冷炙啊。”

“当然不是。”王杰希笑道。他出去唤了人,不一会儿工夫就有人端了菜肴进来,满满摆了一桌,皆是张佳乐喜欢的菜式。“厨房里一直热着呢,就等着你到了,我也还没吃呢。”

“我有点感动。”张佳乐已经开始大快朵颐,看起来是很饿了。“还是你好。不像叶秋,气死我了!”

百花谷的二当家从整鸡身上狠狠撕下一只腿,狠狠咬下一块肉,仿佛那是叶秋的。

风卷残云般的效率看得王杰希都有点惊,张佳乐抚着肚皮打着饱嗝一脸心满意足,还算有良心,该剩出来的份还给王杰希留了。王杰希斯斯文文慢慢吃完,搁下筷子,看着对面的人这样子也笑了。

“午饭没吃啊?”

“是啊。”张佳乐打了个嗝,“早上就没吃多少,打叶秋又是个耗力气的活,打完还得应付一下那一群武林人士——你知道小孙不爱干这个——等完了日头都偏西了,就直接奔这儿来了。”他惬意地眯了下眼,“我就知道你这儿一定有吃的。”

“孙前辈呢?回百花谷了?”

“是啊,他跟方士谦合不来,你知道的,不高兴来。”

王杰希点点头:“百花谷内的事务也还要人料理。谁让二谷主在这儿偷闲呢?”

“那让他来应酬呗。”张佳乐翻了个小白眼,长腿翘起来,二郎腿一晃一晃的,“百花谷里好安生的,又没什么事,不像你这微草谷才忙呢。”

“我们都这么忙了,你还来增添负担。”王杰希叫人进来收了碗筷,半真半假埋怨道。

“哎呦,贵人事多好大架子!”张佳乐半真半假叹气,从椅子上弹起来就往门口走,“叨扰了,告辞哈。”

王杰希也不留他,目送着那茜色背影出了门,悠然踱回书桌前。

抬手按上西厢房那雕了细腻花纹的木门时背后清风送来熟悉的清淡声音,隐隐带笑。

“屋子给你收拾好了,亲手收拾的。”

 

 

张佳乐第二天又是被方士谦闹起来的。烦死了,每次都来这么一出。张佳乐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

每次来微草谷小住,第二天早上迎接他的必是方士谦大清老早的掀被子,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只能归结为这药谷谷主,不世出的神医,有病。

“乐乐呀,”方士谦一边闲闲站在一旁看他洗漱一边开口,听语气就很让张佳乐有揪住他打一顿的冲动,“天下第二的感觉怎么样呀?”

张佳乐迅雷不及掩耳抄起脸盆朝着那张特欠的脸就是一泼,毫不怜惜毫不客气——还是泼了个空。方士谦反应不慢武功不低,一盆水兜头泼来,任他动作再快动静也不小,躲不过倒才奇怪。

“一大早火气这么大可不好,杰希昨晚招待你吃炸药了?”方士谦绕过地上一滩水迹,颇不要脸凑近来,张佳乐懒得理他了,手腕一抖直接捏了个真火器在手中,威胁性地挥了挥:“再烦就真给你吃炸药。”

“反了反了,客人骑到主人头上来了。”方士谦笑嘻嘻的,很不怕死,又凑近了几分。

“滚啦你,”张佳乐毫无寄人篱下要低头的自觉,一脚把主人踹出门,没好气地道,“我要换衣服!”


评论(11)
热度(50)
  1. 茶泡河乌愛唄 转载了此文字
    方王乐党的第一春(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