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乐】此间星河,彼端花海


荣耀大陆是一片广袤而神奇的大陆,上面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有强悍的战士,有会魔法的巫师,有懒洋洋的龙,也有活泼的小精灵。荣耀大陆上有山有水,草原和沙漠一样望不见边际,森林深处常年回荡着精灵的歌声,蜿蜒迤逦的山脉脚下镶嵌着波光粼粼的湖泊。至于深不可测的湖底是古城的遗迹还是沉睡的巨龙,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张佳乐住在百花谷,谷内百花灵气凝聚,久而久之便化成了个人形。张佳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张佳乐,从诞生之日起他的脑子里就有这么一个名字。这是很稀奇的。在荣耀大陆上,由父母所孕育的生命,名字一般是由父母取的,而自然诞生的生命,名字通常都是后来自己取的。在荣耀大陆漫长的千百万年的历史里,好像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精灵的名字是天生自带的。

张佳乐的隔壁邻居叫方士谦,一个住在相邻的微草谷的药剂师,性格恶劣,特别讨厌。和张佳乐一样,方士谦是草药之灵的化身。他的名字是自己取的,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本质,张佳乐非常鄙视这个虚伪的家伙。

百花谷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山谷,谷里一年四季都开满了鲜花。百花谷很大,春夏秋冬,满谷满坑的花朵挨着花期的次序一批批的开过去,看起来永远都生机勃勃,热热闹闹。

张佳乐在百花谷的入口处给自己搭了个房子,房子前面开辟出一大块花圃,里面栽种了许多他自己培育的新品种。方士谦过来串门的时候总会揪掉几朵,这也是张佳乐特别不欢迎他的原因之一。张佳乐和百花灵魂相通,方士谦辣手摧花的时候他也会痛的。

这天方士谦又跑来百花谷玩耍,张佳乐正蹲在花圃里给心爱的花朵们浇水除草,方士谦看着他毫不留情地拔起一把杂草扔到一边,也蹲到他身边,仔细端详了一阵那株开得正娇艳的七色花,然后伸出纤长的指头,指尖一用力,掐断了花茎。

“啊!”

张佳乐惊叫一声。他摸着自己的头皮猛地扭过脑袋:“方士谦你又摘我的花!”

方士谦看着手里那朵有小孩子巴掌大的鲜艳得有些过分的花,他把重重叠叠的花瓣全部摘下来握在手里,手臂一扬手指松开,七色的花雨纷纷扬扬落了张佳乐一身。张佳乐瞪大了眼睛非常不满,方士谦嘻嘻一笑,把那枝光秃秃的茎杆插到张佳乐落着花瓣的乌黑的头发里,拍拍手站起来。

“乐乐你的审美还行不行。”方士谦痛心疾首地道,“这七彩大花什么鬼?”

张佳乐跳起来正要强烈反驳,一个小孩子的喊声打断了他。

“师傅,有人找!”

只见谷口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小鬼,模样神似方士谦,大呼小叫比方士谦还要不成体统。小鬼头冒冒失失跑过来,张佳乐只觉得自己的脚好像被重重踩了好几下,痛得他脸都皱了起来,再一看发现花圃里的花苗被这小孩踩倒了好一片。

张佳乐生气了,也不管这小孩子到底是谁,抓过来先给了他几个爆栗。小孩挨了揍,委委屈屈地蹿开他三尺远,躲到方士谦背后揪着他袍子探出半个脑袋气呼呼盯他。

方士谦安抚地揉他脑袋,对张佳乐解释:“我那边新诞生的精灵,认了我做师傅。”张佳乐看看自己惨遭厄运的花,再看看小孩儿,威胁性地龇了龇牙。

“谁找我?”方士谦把小鬼从自己身后捞出来,这个新化的灵用白生生的小手指了指百花谷的入口:“在那里呢。”

两个大人一同顺着方向望过去,黑漆漆的一团,头上尖尖的,旁边还拖着一根什么东西。看不清是人还是动物还是别的什么。

不明生物乖乖站在百花谷门口,一步也没踏进来,很有礼貌的样子。作为这块土地主人的张佳乐冲他招招手,才见他或者她或者它矮了一矮,大概是鞠了个躬之类的,然后走进来。

离得近了张佳乐才看清楚,这是个巫师。黑色的斗篷裹住了他的全身,头上戴着大大的尖顶巫师帽,手里拿着的是他的扫帚。

陌生的巫师向他们行了个礼,脖子上挂着的项链随着弯腰的动作垂下来,张佳乐看见那是一颗特别闪亮的绿色的星星。

“你们好。”年轻的巫师说,“我叫王杰希。”

“我就是微草谷的方士谦。”方士谦拽了一把张佳乐的袖子,“这是百花谷的主人,花仙子乐乐。”

张佳乐炸毛了,旁边的一个花骨朵砰的一声绽放开来。这就是他不欢迎方士谦的另一个原因。“呸!你才是花仙子乐乐!”他对着巫师一字一顿地介绍自己,“我叫张——佳——乐。”

“你好,张佳乐先生。”巫师很惊奇地看着那朵花,“是这样的,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巫师。你们知道巫师是会需要配制一些魔法药剂的。前几天我在配制魔药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缺少一些原料,而这些东西在微草谷能够找到。”巫师叙述着他的来意,“叶修告诉我的。”

“你需要什么?”方士谦问道。

巫师从斗篷里面掏出一卷羊皮纸:“这些草药,先生。”

方士谦接过羊皮纸展开来,非常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哦不好意思。”远方来的巫师探头一看,很熟练地抽出魔杖在羊皮纸上点了一点,“它们总是有些调皮,喜欢乱跑。”羊皮纸上乱七八糟散落或者凑堆的字母们呼啦啦地跑回了原位,变成了可以读懂的文字。方士谦看了一遍,对巫师点点头:“这些我都有。不过比较稀有,价格也比较高。”

“那再好不过了。”巫师很开心,“钱不是问题。”

“叶修?是那个叶修吗?”张佳乐这时突然插话。

“是的。”王杰希点头。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张佳乐很好奇,他一直都一个人生活在百花谷,唯一一个能时常见到的人就是方士谦,还有就是偶尔来百花谷游览的人了。他对荣耀大陆的其他地方其他事情了解很少,只从路过的人们嘴里听到过一些。

“呃……”巫师回忆着与那个荣耀大陆最强者的斗神的交往过程,看起来是很艰难地组织着语句,“怎么说呢……很强大,但又很……”

“很不要脸,很没下限?”却是方士谦给他接上了后面难以说出口的形容词。

王杰希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你认识他?”张佳乐问。

“以前给他治过伤。”方士谦说,“在他创造传说的那个年代。你懂的,那时候他经常一身伤。”

“哦。”张佳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方士谦把羊皮纸塞到小孩手里:“小袁,照着清单把这些药草都拿过来,再算一算价格。”小鬼头瘪瘪嘴,抱怨了句“师傅你又让我跑腿”就撒丫子跑了。

年轻的巫师解决了正事,便欣赏起百花谷的景色来,他绕着张佳乐的花圃走了一圈,在种着七色花的那一片蹲了下来。

“这是传说中的七色花吗?”他轻轻地抚摸着花瓣,饶有兴致地赞叹,“真漂亮!”

张佳乐很开心,我的花就是很美丽的,果然方士谦才是审美有问题的那一个。

“能送我一朵吗?”巫师抬起头真诚地看着花的主人,“或者一颗种子?”

“可以呀!”张佳乐高兴地答应了。“呀!”他惊奇地叫起来,“你的眼睛是不是不一样大?”因为站位的缘故,再加上巨大的巫师帽的遮掩,刚才他看到的都是巫师的一小个侧脸,因此并没有发现他的眼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巫师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很奇怪是吗?大家都说很可怕。”

“可怕?”张佳乐疑惑,“我觉得很好看呀。诶你的眼睛是绿色的啊!好漂亮,像宝石一样!”

“谢谢。”巫师腼腆地笑了笑,“你是第一个不嘲笑我的眼睛的人。”

“因为确实很好看的嘛。”张佳乐凑近了脸庞,在一大一小的绿宝石般的眼睛里看到自己一大一小的倒影。“你等一下啊。”他往自己的小屋跑去,不一会儿又拎着一个彩色的布袋子跑回来。张佳乐把袋子递给小巫师:“种子。”然后摘了一朵花给他,“花朵也送你。”巫师道着谢接过来,抽出魔杖指着那朵娇艳的鲜花,嘴里念叨了一串听不懂的咒语。

“这样它就不会枯萎啦。”巫师笑着说。

等到和方士谦做完交易,天色已经不是很早了,巫师看着快要掉到山后面去的太阳,请求借宿一晚,张佳乐愉快地答应了,把自己的小床分给了他一半。他们挤在一起,张佳乐听巫师说了很久的荣耀大陆上各种各样的事情。

第二天巫师要告辞了,张佳乐有点不舍得,他还想再有个不是方士谦那样气死人的家伙可以陪他聊聊天,跟他讲讲有趣的见闻。

“可是我是一个游历四方的巫师呀。”王杰希和他告别,“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的。”

张佳乐看起来不太开心,院子前篱笆上爬着的牵牛花都凋谢了。

巫师就安慰他:“我还会回来的。”他拍拍张佳乐的肩膀,“谢谢你送给我的花朵和种子,我会带回礼回来的。你想要什么?”

张佳乐看着他黑色斗篷下面半隐半现还在发光的星星项链,指着它说:“这个能不能送给我?”

“这个不行,这个是贮藏我法力的地方。”巫师抱歉地摇摇头,“你想要星星吗?我可以摘给你的。”

张佳乐非常震惊:“星星也可以像花一样摘下来?”

“是的,我可以骑着扫帚飞上去。”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过得等到晚上。现在星星们还在家里睡觉呢。”

“我可以一起去吗?”张佳乐很兴奋,眼睛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我还没有试过飞天的感觉呢!”

“可以啊。”

于是他们就在花丛中坐了下来,四处游历的巫师继续给他讲自己去过的地方,讲第一次骑上飞天扫帚的感觉。“天上挺冷的,你要记得多穿点才能上去。”他叮嘱张佳乐,“不过也可以扯几片云朵裹在身上保暖。”

今天的太阳格外的磨蹭,等了好久好久,天终于黑了。张佳乐兴冲冲地回屋穿了件外套出来,王杰希已经拿好了扫把等着他。他学着巫师的样子骑上扫把,“抓紧我!”王杰希说道,然后双脚一蹬就咻的飞了起来。

张佳乐感觉自己要吐了。“我真怀疑你有没有飞行执照——”他在呼啸的狂风间扯着嗓子朝巫师大喊。“有的。”巫师淡定地回答他,“抓牢!”他一个急转弯闪避过了一只飞鸟。

等到张佳乐终于能靠着软绵绵的云朵喘回一口气的时候,天空已经完全黑透了,他浸在泛着幽蓝色的天河里,四周都是闪烁的星星。“我要去投诉那个给你派发飞行执照的魔法部官员……”张佳乐有气无力地说着。

王杰希很抱歉地看着他。他摘了块棉花糖形状的云朵递给他,张佳乐疑惑地接过来,就看见巫师的魔杖尖对着它发出绿色的光。“可以吃了。”巫师抬抬眉毛示意他咬一口尝尝。张佳乐半信半疑地咬下一小块,真的是棉花糖的口感,草莓味的。

“好神奇!”张佳乐开心地吃了起来,糖分给他补充了满满的能量。

休息了一会儿巫师继续带着他在云朵中穿行,让他挑选自己喜欢的星星。周围的星星越来越密集,张佳乐觉得目不暇接,看得眼睛都花了。

他指一颗,巫师就飞过去摘下来,不一会儿就装了小半袋子。“够了够了!”张佳乐说,“我在这里面再挑一些就够了,不用那么多的。”

巫师找了块平整的云朵,把星星从袋子里倒出来,张佳乐仔仔细细挑选了一阵,挑出了五颗差不多大小的星星。灿金色的,闪闪亮,光泽特别好。

“剩下这些还能放回去吗?”张佳乐担忧地问,自己该不会暴殄天物了吧。

“可以啊。”年轻的巫师把剩下的星星收拢在手心里,很随意地往外一撒。星星们没有像张佳乐以为的一样掉下去变成流星雨,在空中飞了一会儿之后就停了下来,找了个位置继续安分地待着了。

置身于星河之中,四周荧光闪烁,璀璨而美丽。有轻絮一般透薄的云朵飘过去笼罩住一颗星星,看起来就像是灯火和灯罩一样,别致得要命。张佳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美丽得令他沉醉。

触目所及都是或黯淡或耀眼的星光,金银交错,偶尔也有红色蓝色的。“啊!”他眼尖地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光芒,“我想要那个!”

顺着他指的方向,巫师骑着扫帚带他飞过去。那是一颗绿色的星星,和巫师的项链上缀着的那颗非常相似。王杰希屈起指节敲了敲它,星星发出清脆的铃铛一般的声响。

张佳乐伸手把它摘下来,和另外五颗金色的星星一起捧在手里。巫师眯起眼睛想了想,握住他的手把星星拿了过来,抽出魔杖念了一会儿咒语。魔杖闪烁的光芒褪去之后,张佳乐惊讶地发现巫师的手里多了一串风铃。

比较大的绿色的星星垂在当中,周围是五颗稍小一点的金色星星,轻轻一晃动就碰撞出好听的声响,让附近的云朵都不由自主地舒展了身形。

“送给你的。”王杰希微笑着把风铃递给又一次惊讶于魔法的神奇而目瞪口呆的张佳乐。

张佳乐把星星风铃挂在了自己房子的屋檐下,每天百花谷里的微风都吹拂着它,轻灵的声音响遍了他的整个花圃。巫师每隔几个月就会来一次,骑着扫把带他出去兜风。他渐渐地也认识了荣耀大陆的许多地方。以前他只生活在百花谷里,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微草谷深处的方士谦房子后面的那个小坡。

张佳乐渐渐习惯了巫师狂乱的飞行方式,或者不如说是第一次之后巫师就飞得很收敛。这天张佳乐忘记穿外套了,他坐在飞天扫帚上觉得有点冷,巫师把自己的斗篷分给了他一半。

张佳乐和巫师裹在同一个斗篷里,他们并肩坐在扫帚上,晃着脚望着下面不知名的一小片沙漠。他扯了一块云朵下来捏成了一朵花的形状,然后把这朵软绵绵的白色小花挂在了一颗金色的星星上。

“我给你变个魔术。”巫师神秘地说。

他从斗篷的口袋里抽出细细的魔杖,绿光闪烁起来,周围的云都聚集过来,哗啦哗啦,下起了雨。

雨滴落在黄黄的沙子里,很快就被吸收掉了。雨下了一阵,王杰希又摇了摇他的魔杖,云层很听话地散开来,雨停了。“往下看。”王杰希说。

张佳乐把视线重新投到脚下的沙漠,惊呆了。

红橙黄绿青蓝紫,黄沙茫茫呢,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七色花海?

“天啊……这是什么魔法?”

“这不是魔法啊。”巫师说,“本来就有花种。”

张佳乐沉浸在这壮观的美中。就算在他的百花谷,也没有这样惊人的七色花田,就算有,他也从来没从这个角度看过他的花。

如同脚下铺陈开来的巨大的地毯一般,宽阔的,海一样。

“我用了一点小法术,把你给我的那袋种子变得多了一些,把它们撒在这里。”巫师解释道。他很开心地挥了挥魔杖,“然后只要给沙漠浇点水就可以了。非常成功。”

张佳乐对这个惊喜的反应强烈到他差点从扫把上摔下去。王杰希慌忙地拉住他,自己的巫师帽却掉了下去。巫师帽是很重要的,他们只能飞下去捡。在茂盛的花的海洋里找到一顶帽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找到以后两个人都累得躺在了花丛中。

天渐渐的黑了,星星们眨着眼睛跑出来,风拂过开满了花朵的沙漠,像起伏的波浪。仰面躺着遥望天空,张佳乐想到自己屋檐下的那串风铃。

漫天繁星汇成温柔的河流,遍野花朵铺成绚丽的海洋。

巫师绿宝石般的眼睛被胸前的星星项链发出的荧光照亮,张佳乐凑过去,在里面看到了星河花海和自己的倒影。

 

FIN.



雨后开满花的沙漠的梗来自微博

评论(8)
热度(5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