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叶】就过个日子呗(13)

私设bug多,流水账

如题,就过个日子呗(。




B市空气污染一向严重,雾霾肆虐,一周里大半时间见不到蓝天白云也是常有的事。春季格外丧心病狂,沙尘暴每每刮得人欲仙欲死。联盟选手群里随便谁拍个自家主场的明媚蓝天都能拉稳仇恨,说起来都好笑得心疼。

风沙漫天的天气里叶修不可避免地生了点小病,有些拖拖拉拉好不了的咳喘。昏黄的风吹得人心情郁闷,连大眼儿都显得蔫蔫儿的,本来就不怎么爱动换,现在更不动了。唯一还能活蹦乱跳的健康人王杰希照看着一人一鼠,看着叶修的难受劲儿,也替他觉得难受。但这又是没办法的事,任他荣耀打得再好,在网游里翻云覆雨一手遮天,他也没法键盘一敲鼠标一点,刷刷刷几个技能就劈开沙尘雾霾让人民群众重见万里苍穹一碧如洗。

叶修他就是再大神,再无所不能,那也仅限于荣耀位面,打破不了次元壁。

这天的沙尘暴又特别严重,即使是戴着口罩遮得严严实实,回到家里也是觉得鼻子里难受得紧。

一进门叶修放下东西就先例行地清洁一下自己可怜的鼻腔,要死,要死了。最近都不用上课没有必要出门的王杰希一脸“真心疼你”地看着他,叶修悲愤异常,伤心欲绝地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王杰希体贴地给他递了杯水。

“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叶修一口气没回过来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手一抖洒了大半杯。

“看来还是先洗澡吧。”

王杰希皱着眉头,看着两人各湿了一半的衣服裤子。

 

洗澡就是简单淳朴的洗澡,没有和吃我同时进行——而且谁吃谁好像不太对。

王杰希出人意料的地方有时候也会让叶修招架不住,魔术师的心思猜不透,一不当心就能吓你一跳,吓完你再看他,又恢复了那个正经的样子,画风转换着实自如。

但就此放松警惕的话指不定又要被他惊一下。

就好比洗澡这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他都不为所动啥也没干,到了吃饭这种情境下他却好兴致地撩拨起人来,撩了一半又放置play,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安安静静慢条斯理地继续吃他的饭。

阴晴不定的家伙,叶修觉得有点好笑。

并不是第一年认识他了,在一起都许多年了,面对这种情况叶修早已熟能生巧堪称另一本教科书。要不是王杰希都退役了这玩意儿肯定没点击没销量没市场,叶修默默地想,我都可以写篇猜不透的魔术师BOSS的攻略了——杰希大神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叶修大神带你走进魔术师神奇神秘的脑内世界。

吃完了王杰希站起来收拾碗筷进厨房,叶修对洗碗一事一向深恶痛绝,他觉得那种油腻的感觉简直令人发指,沾在指尖可以余音绕梁地让他难受三天。王杰希任劳任怨,家中洗碗大任一力承包,相对地,地面的清洁工作就完全交给了叶修。对此叶修抗议过明明你更适合手持扫把的清洁工形象。

彼时王杰希板着面孔大小眼一瞪,颇具威压感,颇为瘆人,饶是斗神也心里发虚只得点头,生怕魔术师大大一个不高兴说那不然我们换过来。

过日子,要和谐。

叶修望着王杰希在水池前半弯着腰捣鼓碗筷的侧脸,心念一动就走了过去。他当然不是良心发现去帮忙,安的就是那捣乱的心。

荣耀教科书的手有多灵活,上上下下,王杰希没理他,面容映在满池子泡沫里显得淡然而镇定。叶修闹了一会儿觉得没趣,从背后揽了人腰抱好,下巴搁在肩头安安分分地看王杰希洗碗。王杰希嫌他碍事,挣了挣,叶修赖定这儿了一样不为所动,王杰希也就不管他了,索性任他抱着。

王杰希一贯做事严谨认真一丝不苟,颇有张新杰的风范,洗个盘子都能搞出广告里能当镜子用的效果来。水里捞起来闪闪发亮的盘面照出两个人的脸,叶修冲着盘子咧嘴一笑,颇为傻气。

同样从盘子的倒影里看见这傻笑,王杰希好笑地侧头看他一眼,却被叶修顺势偷亲了一口。叶大神出手太快还没有来得及瞄准目标,一口亲在了鼻尖上。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没控制好的力道让额角与额角相撞,王杰希嗤笑一声。

叶修不尴不尬地缩回脖子撇了撇嘴,低头试探性地轻舔了一下王杰希的脖颈。王杰希浸在一池泡沫里的双手停顿了半刻,叶修得逞似的笑了出来,一口咬上去,叼住纤细的颈项用极小的力道逡巡噬咬。

脖子是敏感带,他当然再清楚不过。

脖颈是身体上十分脆弱的一个地方。像大型的兽类叼着已经捕获的猎物,叶修将王杰希的弱点抓在手里,舔吻令他扬起头,咽喉命门毫无防备地暴露,喉结滚动带出深埋的喘息。叶修的眼里满足而得意。

王杰希忍不住向旁边撤开半步,躲开某人的骚扰,叶修不依不饶贴上来,王杰希侧着脸冲他瞪眼睛。

“别闹。”

“好好好,不闹。”叶修乖乖地点头,一只手又攀上他的腰身,“让我抱会儿。”

安分总是不长久,没一会儿就见第三只手伸进池子里撩着水花玩,王杰希嫌弃地想要打开叶修的手,却被他抓住。凉丝丝的水流从两人的手掌间滑过,骨节皮肤在白花花的泡沫下若隐若现,一时间遮得两只不属于同一个主人的手宛如是一双一对,一色一样。

待到碗筷全部洗完擦干摆放整齐,身体里邪火烧得旺,池子边和附近的地面上满是被两人一通动静弄得溅出来的水,王杰希沉默地看着他。

“你的工作了。”

然后他走掉了。

 

 

世上没有绝对的和睦,因此婚姻经常会是爱情的坟墓。

王杰希和叶修这一生都甚少与人吵架,通常情况下两个人性格沉稳理智,难以做出丧失理智的事情。

但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拌嘴很多时候似乎并不需要什么了不得的理由。无非是生活琐事,烦躁上头,便一言不合,两相对峙。

难以说清这一场争吵的起因,爆发到顶点时杯子盘子已经碎成了一地狼藉。王杰希是气急了,逮到什么扔什么。魔术师骨子里并没有表面上那般端庄持重,深藏在骨髓最深处的脾气耍起来是不讲道理的。

吵累了,手边没有东西可砸了,王杰希看起来是非常郁闷,一口气堵着,半晌,只能愤怒地转身拂袖而去,企图去摔最后一件东西——大门。

平心而论叶修并不像他那样理性被烧得一丝不剩,真的不是什么大事,真的让他再闹大下去闹出摔门出走的结果就很容易变得难以收场。王杰希这人其实很倔,犯起来可能跟你梗着好多天,叶修知道。

那一刻叶修脑子里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出了这个门。

眼见着他往门口走叶修追得急急忙忙,横七竖八的椅子让他慌乱的脚步越加磕磕绊绊,一不留神就出点意外。

“啊!”

王杰希闻声回过头,就看到叶修一脸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TBC.


只是懒得编吵架的理由……

评论(5)
热度(28)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