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叶】就过个日子呗(12)

私设bug多,流水账

如题,就过个日子呗(。




全明星周末的第二天也是一晃而过,晚上KTV走起,闹了个通宵。退役选手在这种时候就显现出了他们的不幸,会被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地集火灌酒,一不留神就落得个众人皆醒我独醉的下场。

联盟最受欢迎的叶修大神在被一干人等使用暴力手段灌下第四杯啤酒时终于是阵亡了,歪在一边沙发上睡得人事不省。张佳乐也是喝到半醉了,左拥李轩右抱唐昊在撒疯。李轩一脸生无可恋,唐昊的脸色就更差了,额头的青筋真的快要爆成触角了,偏偏喝醉了的张佳乐力气极大又极不讲理,越挣缠得越紧,根本脱不开身。

灯红酒绿,笙歌渐渐化作了魔音,现场简直惨不忍睹。王杰希坐在叶修边上看着这一片混乱,又是开心又是摇头。这个角落算是包厢里远离纷扰的仅存的桃源,他旁边还坐着几个闹够了过来躲清静的,比如吴羽策,比如苏沐橙楚云秀姐妹俩。两个姑娘很久没见凑在一起絮絮地说着体己话,王杰希和吴羽策两个平心而论算不上特别相熟的大老爷们在一旁相顾无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能你看看手指我看看手机,中间还夹着一个酒精的受害者。

如此闹腾的后果就是到凌晨要散场了可特别不容易,照顾醉鬼的重任交到谁的肩头都是不乐意,但魔术师再伟大也实在是没办法一人扛两个回去,最后还是白言飞尽了前队友之谊,过来搭把手扶了张佳乐跌跌撞撞地出门下楼打车,把张佳乐塞进车里,再帮王杰希把仍然昏迷中的叶修塞进车里,最后长出一口气自己坐进副驾驶的位子。王杰希报了酒店地址,把窗户稍稍打开一丝丝吹了一小会儿,散掉点车里的酒气。张佳乐刚才在路边上被风一吹似乎是清醒了些,这会儿坐进出租车里被热空调一蒸好像又犯了困,脑袋一歪就栽到叶修身上去了。

KTV离酒店十几分钟的车程,还没等人睡熟车子就停了。王杰希指挥着白言飞将张佳乐弄到他房门口,看张佳乐还有点迷糊就拍他。

“房卡,张佳乐,房卡。”

“啊……”张佳乐的反应迟钝了一秒钟,伸手去摸自己口袋,半天才找出来。白言飞拿了卡开了门,把人往里一扔,转身就告辞了。王杰希看看这人似乎还有自理能力,略不放心地叮嘱了几句也就扛着叶修走了。——累死了,先让我把这家伙放下再说。

一个是一次性醉得彻底,一个是连续半醉两天,全明星周末的第三天直接被叶修和张佳乐睡了过去,王杰希索性也就不去现场了,留在酒店里照看着。叶修这次是被灌得狠了,恐怕有生以来喝得最多的一次,都睡过了下午还没醒。王杰希用酒店的电脑在竞技场虐了一下午的菜,实在是百无聊赖,给张佳乐发了个短信,看看他醒了没有。过了大半个钟头张佳乐才幽幽回他:还没死……

没死就出来吃饭,我倒是快饿死了。王杰希说。

又过了一刻钟房门被幽幽地敲响,打开门张佳乐脚步虚浮地进来,特别不讲究地一屁股往床上一坐,气色倒是不太差,没有想象中那种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想动诶……你带点什么回来呗?”

王杰希很无奈,只能套好了衣服晃荡着出门,就近随便买了点吃的带回来。张佳乐打开袋子一看,眼睛发亮,连啃了两个肉夹馍。

可能是香气太过感染人,叶修也终于醒了。“……几点了?”他迷糊地问着。

“快六点了。”王杰希回答,“你可真能睡啊,我都在考虑要不要送医院了。”

“呵呵,呵呵。”叶修虚弱地干笑,“哥难得的弱点。”

“唉,弱爆了。”王杰希擦了擦手指把衣服递给他,“饿么?吃的还剩点呢,你醒得真及时。”

 

最后一天就这样以全程窝在酒店无所事事而告终了,然后互相道别各回各家分道扬镳。

王杰希去微草俱乐部带回了这几天寄养的仓鼠,小家伙看起来被照顾得很不错,身子更圆了,趴在笼子里懒懒瞥他一眼,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北风依旧那个吹,冬日凛冽,赛程火热,一切仍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场上的对抗不变,场下的情谊未改。

大家相聚分离,唯愿每一日都是幸福的好日子。

 

 

门前树梢上最后一片叶子也被卷落,枯黄残败,碾入车轮之下,脆响间支离破碎。路上的残叶还没扫净,墙缝里一棵不起眼的小草已经钻出了头。眨眼间就是新春佳节。

这年的春节来得特别的晚,春风送暖,气温回升,还没过年已经隐隐有了一派春回大地的景象。

叶修他们单位腊月二十五就放了假,王杰希的课也早就告一段落,两个宅男又没什么心思准备年货之类的,只当普通的日子过,几天过得滋润惬意极了,每天最累的动作也不过是下厨和上床。

灶上炖着汤,咕嘟咕嘟香气四溢,叶修剥着王杰希买菜带回来的红薯,捧着烫手又不舍得放开,只能咋咋呼呼地不停吹气。龇牙咧嘴,香甜可口。

他走到流理台前,往王杰希嘴里塞了一块。

“真甜。”王杰希切着菜含混不清地赞叹。

“嗯。”叶修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甜。”

王杰希笑着剜了他一眼,朝他举起了菜刀。

“大眼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叶修倒退三步叫起来。

王杰希抖了抖手里的刀:“你过来,我保证不砍死你。”

叶修吞下最后一口烤红薯,把袋子扔进垃圾桶里,擦了擦手,这才走过去,小心地避开刀子把王杰希掉下来的袖子卷了上去。

“挺聪明的嘛。”王杰希惊讶。

“那是,哥什么眼力劲儿。”叶修得意洋洋,“你以为你拿把刀就能吓唬住我啊。”

“爱妃深得朕意,重重有赏。”王杰希把刀放回案板上,眼神四下一瞟,“喏,那袋子菜赏你了,择去吧。”

叶修把菜倒在水池子里翻捡起来:“谢主隆恩哈。”

吃完饭两人又无所事事地窝在房里那厚软地毯坐垫抱枕堆里头,叶修随手点了部电影看,两个人挤在一块儿看起来亲昵得跟热恋中的小情侣似的,要是有人见了估计又得瞎狗眼——不过当事人并没有这种自觉。

叶修手里闲不下来,摸了个橘子可劲儿揉搓得欢,揉够了剥开,你一辦我一辦,倒是不吃独食,特别的有福同享。

吃完一个再从袋子里摸一个出来,换了种方式剥皮,一圈一圈削苹果似的,把皮剥成了一整条下来。魔术师看着荣耀教科书十指翻飞,不甘示弱,硬是从橘子皮上抠了朵花下来。两人一边看电影一边吐槽,嘴里不停手上也不停,俨然要表演橘子的108种花式剥法。

片子是个悬疑片,拍得还行,就是看的人太不严肃,好好一个紧张气氛活生生被浸透了橘子的清甜香气,屏幕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的揪心时刻屏幕前头也诞生出来一个橘子皮做成的小人,忒煞风景。

电影放了大半一小袋橘子就吃完了,两人没办法只能消停了。没有橘子玩了,手上有多余的精力无处发泄,就互相玩玩手,你捏捏我的我摸摸你的,简直比小学生还要无聊。

两人,四手,二十根手指头。曾经创造过无数传奇的两双手,如今也不过是像普通人的手一样做一些工事与家务。但是却不会有什么遗憾。

前半生与后半生都有身边的人相陪,十指相握,想想都觉得圆满。



TBC.


好久不见……

我争取今年内完结……

评论(2)
热度(3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