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方王方】经冬复历春(下)

    

半决赛赛场上张佳乐手雷扔得满天飞,各色烟雾弥漫如B市的雾霾或沙尘暴,遮蔽掩护效果世界震惊的强。方先生坐在观众席里边看着他最熟悉的王不留行在这格外丧病的百花式掩护下用同样格外丧病的魔术师套路飞进飞出,上帝视角旁观都简直捕捉不到轨迹。

微草小队员们以前公认一句话,杰希大神的心思你猜不透。

魔术师行事一贯吊诡,唯独喜欢方士谦这事儿,再清楚明白不过,你扔十个张佳乐在前面丢烟雾弹也掩不住。

方士谦喜欢王杰希这事儿同样清楚,周围一圈好友个个心里透亮,就是没人知道方先生他迟迟不接受人家究竟是意欲为何。

其实方先生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思来想去,诸多顾虑都作了障碍,重重叠叠堆起来,便成了座层峦叠嶂高山,他在这头,王杰希在那头。

他唯独忘了考虑王杰希介意这些事么。

王杰希敢开口告那个白,当然深思熟虑,当然不会在意。他忘了他的队长一向周全慎重而内心强大。

一言以蔽之,方先生就是自己一个人瞎矫情。老嘉世那两位真没说错。

 

总决赛可谓艰苦卓绝,在座的谁也没打过世界级的比赛,就算他们在国内联赛中本事再通天,走出国门在最高平台上看到的,任谁也觉得是强到难以理喻的大世面。

Glory的金字跳出来的时候,甚至没有一个人有力气再动一动手指,更不要说蹦起来大声欢呼庆贺。

王杰希是倒数第二个从比赛席里钻出来的,不紧不慢,是那个年少时起就沉稳持重的微草队长。边上几个闹腾的已经搂在一起又哭又笑,风姿仪态全都不要,王杰希在他们身边停下步子,脸上是压抑的喜色。

场馆内喧嚣震天,几乎听不清身边的人在喊些什么。方士谦目光一直凝注在王杰希身上,从他走出比赛席起一投足一举手都看得仔仔细细。现在他看到王杰希的视线稳稳投向了这边,那眼神中有深沉的色彩与情感,让他觉得周围一切的声嘶力竭这一刻都与他无关。

恭喜。

他鬼使神差张了张嘴,也不管那人隔着这么长一段距离看不看得清。

然后他看见王杰希的嘴唇动了。

事实证明这点距离难不倒他们的视力。

我喜欢你。方士谦我喜欢你。

 

 

 

庆功宴通宵达旦群魔乱舞,一群一杯倒或几杯倒的半斤八两职业选手们互相灌酒乐此不疲,闹到半夜已经倒了一半,再到晨光熹微则是横七竖八尸横遍野。方先生没有出现,叫了一次也没来,就无人问津了。大喜当前,连张佳乐都暂时没了心思去关心这对的进展。

王杰希属于硕果仅存的幸存者之一,折腾到天色蒙蒙亮,小心翼翼绕开地上滚着的几个人,打算回房去洗把脸醒醒神,或者干脆补一觉。

一晚上吃喝玩闹下来脸上腻得慌,洗完脸清爽许多,他走出来顺手打开了窗户,晨风拂面,王杰希抬手揉了揉有些昏沉的脑袋,眼睛随意一瞟,十几楼的高度也瞧得见底下那个蹲在花坛旁边逗鸽子的人。

看起来特别傻逼。王杰希想。

 

方士谦感应到身后有人猛地站起来,灰鸽子扑棱棱飞起一半绕在他周身,穿了件花格子衬衫的方先生看着就像其中最花哨的一只。

王杰希抱着手臂站在天青色背景里看他,眼睛一大一小幽深沉着,方先生觉着自己能从里面看出点谜之恶意,忍不住就想倒退两步,又怕被打。

“想通了?”

王杰希闲闲问他。那语气,活像上学时班主任找你谈人生时“我们随便聊聊”的欲扬先抑亲切淡然开场白。

方先生眨眨眼,脚边一只鸽子适时地“咕”一声,仿佛是代他回答。

王杰希斜乜鸽子一眼,再斜乜他一眼。

方先生不由自主地点了头。

“哦。”王杰希淡淡应了一声,“那你说点什么呗。”

方士谦眼神在鸽子堆里转悠了好几圈,半晌下定决心一般,语速直逼黄少天,那神色简直壮士断腕视死如归:“杰希我错了还不成么?我可喜欢你了我喜欢死你了我们在一起吧我再也不躲着你了。”

“不成。”

驳回。干脆利落。

方士谦瞪着眼睛瞧他。

“我好困啊先回去睡了。”王杰希装模作样打了个呵欠,挥一挥衣袖大步流星转身就走,留下方先生一个人站在那里,被成群的灰鸽子踩着脚面走过来走过去。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哈哈哈哈老方你也有今天!”

张佳乐窝在叶修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形象全毁,叶修兜着他不让他掉下去,拍拍他脑袋严肃道:“乐啊,端着点,世界冠军呢,注意形象。”

方先生难得一张苦瓜脸坐在他俩对面,满脸都写着“大人,请给小人做主啊”。

张冠军笑够了恢复点正经模样,诚恳地提出建议:“你就由他闹几天呗。”

“他一作好几年怎么办?”方先生忧心忡忡。

“那也是你活该。”张先生嗤之以鼻。

“No zuo no die老方。”叶先生落井下石。他捞了把快滑下去的张佳乐:“担什么心呀,大眼他等你一句话等了这么多年,这会儿好不容易等着了,再拖个三年五载的他才耗不起呢。多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就好了,信我的,准没错儿。”

方先生很苦恼,他巴巴地去敲王杰希的门,腹稿还没滚完第二遍房门就打开了。国家队打完比赛又在苏黎世逗留一段时日,算是奖励的度假消遣。王杰希这几天对他不咸不淡,一副睚眦必报秋后算账的架势。

被那双眼睛一看方士谦一句话噎在嗓子眼儿,停顿两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心一横眼一闭作死作回大的,推着人直接往房里走。

反手把门甩上方先生半推半拽把人弄到床边往下一压,上演推倒戏码。王杰希躺在下面看着上方一张肃然面孔心里暗笑,此人多半有病。

方先生这是拿了张佳乐少儿不宜生米熟饭的剧本吗?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大约得借他一个张佳乐的胆,方先生才能成为这样真的勇士。

此刻他并没有装备张佳乐的胆,所以方先生只是把人扑倒,然后嘴炮了一段情意绵绵蜜语甜言。

端的是柔肠百转情真意切,闻者落泪见者伤心,一番真情实感感天动地春风化雨融化了王杰希的心。

……啊呸。

王杰希听完以后真挚诚恳给了他两个字:傻逼。

方士谦噗嗤一声笑了。

 

 

“傻逼你喜不喜欢?”

 

“怂货我不喜欢。”

 

“骗人。”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在饭桌上瞧见方士谦和王杰希又和乐融融,欣慰地拿走了一个叶领队的包子。

旭日东升天光正好,楼外灰鸽振翅草叶抽芽,低矮木篱上一茎枝藤兜转纠结,经冬历春,终在这熏人夏风里,绽出鲜花簇朵,含露耀光。

 

FIN.



方先生生日快乐!和杰希一样喜欢你!

因为被投诉了写得像王方,思量许久还是改成了方王方,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哈哈哈(。

评论(8)
热度(54)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