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方王方】经冬复历春(中下)

 

叶领队眼光一贯毒辣,一语成谶,准确度堪比王大师的相面占卜。张佳乐哼唧一声说我就信了你的邪。

等第二天早上张新杰晨跑回来,告诉叶修说他在楼下门口碰到方神了,张佳乐一口早餐奶喷了半口,剩下半口呛掉自己半条老命。

“王杰希知道不?”老张同志拼着一口气也要向着小张同志把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问完。

“应该还不知道。”张新杰说,“方前辈让我别回来说看见他了。”

“老方人呢?”

“可能还在门口。”

张佳乐拍案而起,拔腿就往楼下跑,风一样的男子差点刮翻了几个别队选手。

出了楼门口左右一张望,方先生都走得只剩了半个影儿啦,得亏张佳乐视力贼好,十数年游戏仍未老眼昏花,这才在百米开外的人群里捕捉到了方士谦的身影。

好吧,张佳乐承认,还得多亏方先生那扔洋人堆里头也挺出挑的美好背影。

老张同志又是拔足狂奔三百米,跑得自己胸闷气短容颜失色,这才抓住了方美男。方士谦被拽住回头看他,那神情仿佛白日见了鬼。

“哎哟乐啊,”方士谦感慨地说,“后面有老韩在追着你抢钱包吗?”

缺乏锻炼的张宅男拽着方士谦衣服作为站立的支撑,半弯腰拍着胸口喘着气,一副要卒于当场的模样。方先生眼见着自己领口被拉得歪到了一边就快在大马路上露了香肩,更是感叹:“光天化日的,太有伤风化,咱注意影响好不好?”

“别贫了!”张佳乐终于回过一口气翻了个大白眼,中气十足声若洪钟一声吼,又引来不少路人侧目。张佳乐拉着他往边上挪了挪,一脸心痒难耐的八卦样,金闪闪的阳光照进他眼睛里,亮得简直吓人。

“你俩昨天到底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方士谦耸耸肩膀,特别诚挚。

“好吧,那你刚才来干嘛?”

“看你。”

方士谦此刻的神情张佳乐觉得好熟悉啊,一回忆,妈的这不是他以前记者会上忽悠记者们时候用的表情吗?

“说实话,老方。”张佳乐收了嬉笑神色,升国旗奏国歌一般的严肃。方士谦没答话,目光游移开去,盯着身前玻璃橱窗里的首饰看。张佳乐顺着他目光回头一瞧,链子亮闪闪,钻石亮闪闪,是挺好看的,但没我好看呀。

“说好的看我呢老方,看我。”他一巴掌糊在方士谦脸上,“别装哑巴。”

方先生从善如流,一双漂亮眼珠子转回来凝在他俊脸上,一副准备从中看出朵花儿来的架势。

真的勇士张佳乐,敢于直面这如狼似虎的目光,敢于用更加凌厉凛冽的目光瞪回去。

方先生真的不是勇士,他就是一怂货,不一会儿就一溃千里。

他低眉垂眼说乐啊,给我点勇气。

 

 

 

叶领队笑得惊天动地,恨不能把桌子给拍穿了。张佳乐趴在桌子上,给震得脑袋生疼,不得不坐直了腰杆。

王杰希从会议室另一头望过来,手里还捧着叠文件资料,微风吹得纸张掀起一角,发出点窸窸窣窣声响。窗户又大阳光又好,他站在那里整个人被笼罩其中,简直自带圣光,闪闪发亮。

“啧啧。”张佳乐赞叹,“小王这么一看真好看诶。”

“喜欢啊,嫁了呗。”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往烟灰缸里摁熄了烟蒂,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瞟着他。

张佳乐一手托着腮,冲面带疑惑的王杰希露了个大笑脸,然后转回头来看叶修:“你说老方他这次能不能成了?”

“能了吧,都那样说了。”叶修又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一抖弹出根香烟想要点上,被张佳乐劈手夺下来:“别抽了,熏死了。”

“好好好。”叶领队很听张队员的话,把烟盒和打火机又收回去了。“老方啊,”他手里空下来没事干,三根修长手指轮流敲着桌子,“就是瞎矫情,你跟他多说也没用。”

叶先生眼神很深邃:“打他一顿说不定脑子就转过弯儿来了。”

张佳乐掰断了他的香烟。

王杰希又一次在叶修心疼的大叫声中满脸疑惑地看了过来。

 

 

方士谦自打和张佳乐谈了回人生之后好像就看开了很多,起码每次跑过来都敢进门来耍而不是只在门口贼头贼脑地徘徊了。饭点的时候张佳乐或叶修总能收到方士谦的信息,门口不让随便进,得靠他们下来领人。

蹭得一手好饭。叶修毫不客气地进行鄙视。虽然饭钱也不用他出,都是国家包办的。

张佳乐看着方士谦和王杰希和乐融融坐一桌吃饭,依稀回到了告白前死皮赖脸亲密无间的岁月,一开始觉得有些玄幻,后来也就习惯了。

再后来,觉出些闪来。

“我莫名觉得想烧啊。”他从叶领队餐盘里抢走一块肉,嚼得风生水起。“好想往那边丢两个手雷哦。”

路过的方锐看着叶领队以牙还牙抢回一块肉然后两人动筷子比起了武,默默地爆手速把张佳乐碗里的鸡腿掠夺走了。

都很闪,别说了。鸡腿借我补补眼睛。

 

某天阳光明媚没有方先生的午休时间张佳乐在走廊里拉住王杰希:“老方答应你了?”

“没。”王杰希答。

“居然还没?!”张佳乐惊讶了,以为方士谦这病是治好了,结果发病期还没结束呢。他又急急追问:“那你重新问过他没?”

王杰希笑笑:“没啊。”

张佳乐鼓起腮帮子,像个不开心的河豚。王杰希难得俏皮,伸手去捏他的脸。“我要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主动松了口。”

张佳乐的脸颊瘪下去,眼睛弯起来,脸皮被王杰希扯住说话嘟嘟囔囔的:“我看难。”

他提步和王杰希一起往房间方向走,声音在曲曲折折走廊里拐过几个弯。

“我估摸着啊,最终还是得你先开这个口。”

 

评论(11)
热度(33)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