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方王方】经冬复历春(上)


“你真的不去?”

北欧小城风景美如画,天色碧蓝云絮轻软,半旧红砖墙面爬着点弯弯绕绕花枝藤蔓,方士谦坐在露台大好阳光底下盯着咖啡杯沿口镶金花纹半小时纹丝不动,深沉如入定。吴雪峰忙活半晌端了个新鲜出炉的蛋糕出来,看着昔日方神一脸深邃像个沉思者塑像,仿佛真的是悟了道要成了神。

吴先生叹一口气,心里抽了这烦人的货百八十遍,开口都带了一丝不耐:“你真的不去?”

方先生不动声色自顾自目光幽深着,过两秒鼻子抽动两下,劈手夺过面前蛋糕盘子切下一块来塞进嘴里。

吴雪峰面无表情:“手速这么快退什么役啊,赶紧滚瑞士为国争光去。”

“不去。”方士谦叼着块蛋糕口齿清晰对答如流。

“你说你烦不烦。”吴雪峰在精致藤竹椅子上一屁股坐下,看着方士谦恨铁不成钢,“一把年纪了瞎矫情什么。”

“谁瞎矫情了。”方先生神色如常问心无愧。

无愧……个鬼!

吴雪峰当真是想不明白,平素这么一个没脸没皮的人,怎么单单就这事儿上,要整出这么一副近乡情怯的模样来。

 

正是风和日丽好时候,日光灿金,洒了一桌,刚好是不晃眼不灼热的程度。吴雪峰掏出个手机来刷微博,过会儿头也没抬似是随口一说:“今晚八进四的比赛。”

国家队正为了祖国的荣誉在异国他乡征战世界赛。这支临时凑起来的职业组成极不科学从上到下都充满槽点的队伍万幸是没太丢祖国的颜面,有惊无险闯过了第一轮。第二轮比赛的对手是有名的电竞强国,叶领队抽签时手气略背,这几天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叶神你是不是摸了张佳乐没洗手”之类的调侃段子,选手们自己都贡献了不少转发量。

笑完也就过去了。这境况可让人笑不出来。

对外,国家队这一群妖魔鬼怪们还能在微博耍宝卖萌,俨然一副轻松淡定模样。内部,吴雪峰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个情况,如临大敌殚精竭虑紧张备战总是免不了的。

方士谦嗯了一声,对这句好像是无心的话给了个同样似乎是随口的反应。

吴雪峰一瞬间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一句骂噎在嗓子里憋了半天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方士谦你就继续怂。”

吴雪峰说。



 

王杰希喜欢方士谦,这在他们交好的那一圈儿人里边真不是什么秘密。

王杰希这人瞧着冷面寡情,对方士谦那一腔真情倒是三大盆冷水都浇不灭。人也爱了白也表了,方士谦以前黏他黏得紧,可谓嬉皮笑脸死皮赖脸,一表白就退避三尺相敬如宾,也不接受也不拒绝,端着张少有的正经脸说我考虑考虑,一考虑就是许多年。

从王杰希刚拿到第一个冠军没多久,考虑到方士谦退役,再考虑到国家队组起来。

就这么不远不近地把人吊着许多年。

王杰希竟也就由着他考虑了这么多年。

 

一开始大家以为方先生是没那个龙阳断袖的心思,又怕拒绝得太干脆伤了人家,就这么拖一会儿思考个真善美的理由。久一点以为方先生是想直接拖到情意淡去记忆稀薄,干脆假装没有过这事儿。后来渐渐瞧出不对来。方直男他哪是个笔笔直的直男,那言行举止分明都透出点觊觎他家小队长的端倪。

张佳乐心直口快:老方你什么意思啊,这不你情我愿皆大欢喜的事儿么,点个头那么难么?

不可说也。

方先生淡雅而又深沉地在群里刷了满屏的doge表情,翩然而去。

 

一回头看见王杰希淡然无表情的脸,一双不对称的眸子惯常的平静,方士谦莫名觉得里头似乎藏了点探究的意味在,这么普通的一眼生生看得他心里的小人腿一软跪了一半。

彼时他俩还住一屋,相邻两张床,睡个觉睁开眼都时常免不了脸对脸大眼瞪大小眼的尴尬。

方士谦那会儿挺羡慕死对头蓝雨。蓝雨睡的是上下铺。

 

 

 

吴雪峰从方士谦手下抢下小半个尚未落入他罪恶之腹的蛋糕,慢悠悠吃完,一看方士谦又在那里凹造型,心里暗暗磨牙。

这厮,有吃的的时候怎么就不装深沉了呢。

他盘算了把方先生这些天来的伙食开销,一阵肉痛。

 

方士谦一张脸生得可谓不错,此时长腿一翘纤手一撑,颇为动人。方先生爱吃,吃得精贵,量也不少,供养这一尊大神可谓劳民伤财。偏生他又是个吃不胖体质,宽肩窄腰高高瘦瘦,也不知招了多少颜控的粉丝姑娘追着星星眼喊方神方神。

温度宜人,光线充足,小风微微吹着,掀起方先生一点刘海袖口,偏浅瞳色细白腕子,配上蓝天白云红墙绿藤也是道靓丽风景线。

吴雪峰玩了会儿手机,不愿意在这儿陪他摆造型思考人生,于是溜达回屋睡了个午觉。一觉起来暮色四合,昏黄天光下面方士谦拿了个掌机打得如火如荼,音效噼里啪啦响溅一片,如画的深沉美男不知去向。

“明天两点的飞机。”吴雪峰先斩后奏,“快滚,我这儿不欢迎你。”


评论(7)
热度(5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