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杨】瞻彼淇奥

 

杨聪还记得第一届全明星周末,举办于他出道的第三赛季,当时他作为三零一战队饱受期待的新人,满怀着冲劲与憧憬地报名参加了新秀挑战赛。

他第一个上场,挑战叶秋前辈。那时的斗神二连冠在手,如日中天,像一座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高山霸道地横亘在每一个试图挑战他的选手面前。新人们都在山脚下跃跃欲试,继而摔得头破血流。

杨聪败了,败得落花流水一塌糊涂。他并不丧气,走下台来坐回自己位置上,细细地琢磨着刚才的那场战斗。或许是第一场的缘故,叶秋虽没有尽全力,却也没有过分放水,这种和斗神直接交手的机会,随便一回味都是宝贵的财富。后面的几位新秀也都选择了叶秋作为挑战对象,屏幕上一叶之秋的战斗越来越敷衍,连表演性质带来的观赏价值都越来越少,看与不看都无甚所谓。他就这样在热热闹闹的环境中出了神,直到耳朵里听见主持人大声宣布出最后一位挑战者,微草战队王杰希。

如雷贯耳。

王杰希。他把目光转向右手边,看见这位在同期的新人里堪称传奇的选手站起身来,在一片绿色的微草席位里仿佛草丛中突然挑高的一竿翠竹。

十八岁的少年初长成人,已有了近一米八的个子,杨聪看着他缓步走上台去,身姿挺拔优美,微草队服衬得人背影青葱,翠如新竹。外套衣摆随着动作荡开一点,忽隐忽现露出里面的队服长袖,仍是绿,贴合着紧实腰线,鲜活,且韧。

这个传奇的新人在台中央站定,接过话筒。“我要挑战的是嘉世战队的叶秋前辈。”一字一句清晰坚定。谁说他少年老成?少年人最是清楚,那沉静表象下,分明藏着点傲气。

杨聪看着大屏幕上那个魔道学者一飞冲天,诡谲变幻,华丽无比,与打法再简单朴素不过的斗神十足一对反义词。熔岩烧瓶砰地砸出一片火海,一叶之秋一个后跳,却邪一挑便将飞得刁钻的魔道学者拖下扫把。星芒碎屑四散而落,小魔术师已然摘了耳机站起。

荣耀!

但不是王杰希的。

再度站到舞台中央,战后感想,新人王答得得体漂亮。谁说他少年老成?少年人最是清楚,那不卑不馁下,分明藏着点不甘与不可置信。

王杰希走下台时还是那副样子,葱葱翠翠背脊笔直,像根垮不了的竹。

杨聪后来琢磨自己大概是这时,对这个让各大战队撞了新秀墙的魔术师,多了点与单纯关注强大竞争者不一样的心思。

 

 

王杰希后来和杨聪说起过这一场比赛,那时他们早已不是新人,一人肩挑一个战队,克己奉公兢兢业业。杨聪再不能肆意享受一击必杀的快感,王杰希也不再是那个无法捉摸的魔术师,他们作茧自缚,为的是战队的蜕变成蝶。

当年叶秋连挑数人,三期新生被尽数斩落马下,就连惊才绝艳的魔术师也惨败于斗神战矛之下。王杰希已是一冠在手,第六赛季赛程如火如荼,微草一路领跑,嘉世徘徊中游。三期选手群里聊起这个话题,吵吵嚷嚷问当事人的心情,杨聪混在里面,笑问他是否痛快。王杰希沉默良久,私敲杨聪。

王不留行:不痛快。

风景杀:哦?

当时不懂。王杰希说,后来想想,真是输得心服口服。

所以也没有什么报仇雪恨的心思。杨聪明白了他没说出口的后半句。

但昨儿个我可输得不服。

杨聪一看笑了。前一天微草对阵嘉世,擂台赛最终局王杰希还是败给了叶秋。微草队长随着时间沉淀得愈发沉稳持重,私底下一个不当心却还是会流露出一丝镂在骨子里的狷狂傲气与无理幼稚,就像他的魔术师打法,其实封印得不够彻底。

不服,杨聪知道这是气话而已。王杰希最后一个上场,还有血量优势,仍旧被打了下来,他输得磊落叶秋赢得光明,胜负只是彰显了些许技不如人的地方,有何不服。不过是一句故意的胡搅蛮缠,又或者甚至带了些无意识的撒娇意味。

二十一岁的小青年,再老成也只不过刚刚长成大人,还是泡在游戏竞技里长成的大人。

 

 

同期的选手自是会相熟一点,B市和T市又离得近,闲暇时候往来相聚也方便,总之说不出什么时候起王杰希和杨聪就熟成了一对朋友。旁人眼中的微草队长总是带着许多分生人难近的威压疏离,杨聪眼里的不一样。王杰希不是只可远观的白莲,只可仰止的高山,他也不是微末的草,他就是根猗猗青青的竹,挺立在那里,容易接近又无法攀折,谦,且傲。

队长的位子不好坐,风光无限背后隐着太多无奈艰辛。他们俩境况相似,容易感同身受,久而久之便存了不言说的契合在里头。两人不会互相抱怨队务繁杂新打法压抑,他们惯于隐忍,哪怕是给自己套上枷锁也做得心甘情愿——或者说,咬着牙也要逼自己心甘情愿。

他们聊很多比赛以外的事,聊别队八卦,聊吃喝玩乐,聊车聊房,王杰希向杨聪抱怨B市的房价又到了一个逆天的新高度。家里老房子该给父母换换了,几年打比赛的存款大约是要一股脑全砸进一套房里。配了个Q版王不留行皱眉纠结的表情。

杨聪没忍住在电脑面前噗地笑出了声。王杰希这人真的没看上去那么刻板,他想,可惜大家都很难有机会知道这一点。

他不是树,用沉密的木质将自己的内心填得死死板板。竹中为空,那个看似空心的世界里,蕴藏着属于魔术师的无限种可能,或许是光辉璀璨的一整片无垠宇宙。

 

 

第七赛季微草再度折桂,随后便是方士谦的退役。新闻发布会上一代治疗之神仍旧是那副欠打的样子,嬉皮笑脸满嘴跑火车,临到走了还不忘调戏一把各路媒体和自家小队长。王杰希坐在他身旁,脸上挂着每场记者会上惯用的那张表情,清清淡淡见怪不怪。镜头给到底下一屋子的记者,酝酿出的悲戚个个都在三分钟内破功,光看记者的脸几乎没人能想到这里有个大神正在宣布退役。

看起来就像是普普通通的一场赛后记者会一样。杨聪坐在电视机前,想。可是从此他身边再没有一个老微草人可以相靠了。

哪怕是入选全明星的李亦辉邓复升,又哪比得过一个方士谦。哪抵得上一个有足够资历实力,敬他懂他又不畏他远他的方士谦。

他这回是真的只能独自扛起微草了。杨聪沉默地看着电视里王杰希那张平静的脸,忽然叹了一口气。

新闻发布会结束,他看到方士谦站起身,王杰希跟在他身后走回后台,仍是多年前那个绿竹似的背影,越发寥落,越发坚韧。

 

 

第八赛季后的微草益发年轻,邓复升退役后微草和三零一达成了一笔转会交易,李亦辉换许斌。队长是没有人事权的,但发表意见的话语权还是极大,王杰希和杨聪谈起这次的交易,坦言是自己向战队老板建议的。

微草是时候引进一点新鲜血液了。王杰希说。

但是这样微草的年龄构成更小了。杨聪说,你不觉得累吗?

王杰希答得飞快:我认为这对微草有利。

只谈战队,杨聪的问题被轻巧略过。这个人仿佛不懂得考虑自己似的,战队战队,微草微草,唯独从来不说,“我”怎么样。

杨聪想起了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又是新秀挑战赛,又是王杰希,又是输了。五年前他输给了赫赫斗神,五年后,他输给了自家的新人,自己的接班人。

那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不同于流于形式的那种,因此后来杨聪还找出了视频反反复复地研究。这一研究,就好像看出了什么不一样的名堂来。

何谓煞费苦心。杨聪自认做不到这种程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起来轻巧,实际试了就知道,太累,承受不起的累。

后来三零一捡了个宝,大英帝国留洋回来的白庶同志,挖回来正好补了许斌的缺。资本主义水土浸养下的荣耀打法新奇犀利,几番配合试验下来只剩了三个字:好好好。杨聪活动活动自己的老胳膊老腿,欣喜无比,麻溜地让出了核心的位置。

然后就见三零一的队伍里头一个刺客动不动舍命一击,击完命还没舍掉,就迅速地缩回骑士的盾牌后头,抓着机会窜出来作一下乱,然后壮烈牺牲,欢腾异常。

后来轮到三零一与微草交手,赛前杨聪和白庶轻快地击完掌,一扭头看见微草选手席里乌泱泱一群孩子们围着他们的队长在听最后的训话。王杰希是其中身量最高的一个,戳在当中,像根周围生满了幼竹新笋的老竹,绿得愈发沧桑深沉。

比赛最后是三零一赢了,赛后列队握手,蜻蜓点水敷衍了事平平淡淡。记者会等等乱七八糟的事完了回到人去楼空的后台拿东西,杨聪瞧见开了一半灯的微草备战室里影影绰绰站了个人。脊梁绷得笔直,或者说,从未见过它垮下来的样子。

晚上杨聪点开那个Q版王不留行小人的头像,在对话框里极缓慢地敲下一段话,删删改改,最后还是删回了一片空白。

 

 

再后来就是微草对兴欣那场惊世骇俗的团队赛,赛后叶修对王杰希那一番话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杨聪眼瞅着王杰希一夜之间转了性,团队赛光明正大偷个懒等人救,不再一柄扫把扛下整个微草,竭尽全力独挑大梁。

微草的问题依然存在,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些微末之草们有着长成离离之原的势头。待到那时,就是兴欣之火,也燎不尽这片广袤繁盛的草原。

王杰希最近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向杨聪说起高英杰的成长,说起许斌在微草的融合。许斌是个非常优秀的骑士选手,昵称王不留行的人说。

风景杀:比我们的白庶还好吗?

王不留行:呵呵,当然是我们微草的骑士更优秀。

然后屏幕两端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一本正经实事求是的情况更多更常见,这种幼稚的夸耀语气,王杰希鲜少流露。

老竹仍未褪去新绿,微草队长仍是那个魔术师。

 

 

十一赛季完两人同时退役,新闻发布会都开在同一天。媒体将大标题煽情地渲染成了两位感动联盟好队长的告别,然后历数他俩担任队长以来的经历作为,关键词克制牺牲,俨然写成了活生生一部苦情史。

王杰希打开QQ好友列表,找了一圈没找到风景杀,再找一圈,看见了杨聪两个字陌生地躺在他列表里。他愣了会儿,点开资料面板,将自己的昵称改了。

头像闪起来,两人聊起天来看着互相的昵称,都是一阵不习惯。退役了呢……这时才有了些恍惚的真实感。

闲扯了一通王杰希说想去T市转转,杨聪当即表示欢迎。

T市王杰希这些年来每年都至少要过去打个比赛,再算上假期里去的,加起来次数也不算少了,只是时间有限。这次不一样,两个退役待业大龄青年,多的就是时间,犄角旮旯里都被杨聪领着转了一圈,吃了个遍。

路上总经过一片在建的楼盘,杨聪望着风烟四起的工地,告诉王杰希说等完全竣工了他准备在这里买套房。王杰希没说话,一双大小的眼睛眯缝起来,也不知是在盯那小高层的楼顶还是在盯辽远的天。

时光兜兜转转又过了几个月,已是上班族的杨聪去B市出差,顺道约王杰希吃个饭,完了在路上溜达几圈。王杰希似乎是在微草浸淫了太多年以至于对绿色的偏爱挥之不去,穿了件白中透出点浅淡青绿的衬衫,配条深青色的裤子,面貌上一点瑕疵也掩不住他身段气质好,一身的绿衬着那高挑细瘦身材,看着真真十年一日的君子如竹,切磋琢磨全是风情。

他凝神望着他由肩到背的曲线,由上到下勾画出的弧度适当而优美,柔软而强韧。他从未见过王杰希的肩头垮下来的时刻,无论压在他肩上的担子有多么沉重。而卸下了微草的负担之后的王杰希,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刚出道的少年样子,躯干上每一分的弧度都鲜活如新生。

然后这根鲜翠的老竹子——啊不是,王杰希,侧过身来,手腕一抖魔术师般变出一枚精巧钥匙,笑得像个真正的少年人一样。

我这回可真的倾家荡产了……你愿意和一个存款清零了的人住在一套房子里吗?

 

 

FIN.


卖卖三期炒房团好队长组的安利。本来满心以为自己肯定是王杨tag首杀的,就慢慢拖着一直不动手,结果发现大前天被杀掉了,伐开心。拖延症真是要不得。

题目出自《诗经·卫风·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评论(16)
热度(110)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