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花照 01

 

他遇到方士谦的时候正是初夏,后者站在路边树下,一树的石榴花映在绿叶里头开得红红火火,有金灿的日光透过细密交错的枝杈子,浇了他个满身斑驳。

五月榴花照眼明,就这样晃得他闪了眼。

眼也花了头也晕了,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就见床前立了个人,一身玉色衫子,端了个青瓷小碗笑吟吟看他。

“就估摸着你这会儿子该醒了。”

纱帐撩起锦被轻薄,架上摆了各色古玩,屋里熏着叫不出名字的香,清淡雅致,像眼前这个人。

“先喝点粥垫垫,一会儿把药喝了。”

他尚有些迷糊,懵懵懂懂被人扶了靠坐起来,却觉腕子上一凉,低头一看几根修长好看指头搭在上面,是执了他手腕在细细地把。

片刻后手被放开,那手指执起白瓷汤匙,舀了粥递到他嘴边。

“无大碍,只是劳顿久了又饿着了,好生休养一下便好。”

竟是不输白瓷。他愣怔望着眼前那只手,有些不合时宜地想。

呆呆地张了口吞下喂过来的米粥,粥里掺了五谷,花花绿绿颜色甚是好看。鼻端清香缭绕,入口绵绸细腻。粥中似有一丝药味,却不觉得苦,反被这五谷甘柔给盖了过去,只觉别样清甜,竟是从未尝过的味美。

“加了些草药汤汁,可吃得惯?”

那人似是见他愣神,以为是尝不惯这药粥的味道,便笑着问道。他忙摇摇头,抿了抿唇,又迟疑着补充了一句:“……好喝。”

“那便好。”那人笑开来,又舀了一勺清粥送到他唇边,“这里是微草谷,我是谷主方士谦。”

 

药谷微草,世外之所,谷主方士谦,乃是个不世出的神医。

虽只是个乡野小民,他也是听说过的。

谁成想这就能在条人迹罕至的野路旁随随便便遇上了呢?

谁成想这就能在他面前刚好又累又饿晕过去了呢?

这就是缘啊,不得不信的。

叶修在桌沿上磕着烟杆子,翘着腿摇头晃脑冲他感慨。

大眼儿啊,你命里注定跟老方要有这么一段一见钟情的孽缘。

 

这是后话。此时的方士谦一勺勺给他喂了粥下去,又拿了帕子给他擦了嘴。过一会儿端了药过来,清透的白玉碗里头盛着褐色汤汁,喝下去苦得他微微皱了皱眉,便有白皙指尖拈了颗蜜枣送过来,给他过过嘴。

“再睡会儿。”

方士谦扶他躺下,仔细掖好被角,轻声柔语,确是个体贴入微的医者样。

药理宁神,熏香静气,入睡又快又沉,醒来又是晨鸟啁啾,旭日挂梢头。

他慢吞吞下了床,拂开帷帐走到外间。日光穿过窗格子洒在地上,暖光里溶着淡雅清香,依稀有孩童欢笑自远处传来,混着婉转鸟鸣。他推开雕花木门往外头看,门轴吱呀一声,灿烂阳光霎时倾泻了他满身。

“呀,他醒了!”

院落广阔,另一角有几个正在嬉戏的孩童,其中一个眼尖,见他房门开便叫了起来。

“谷主,他醒了!”

“醒便醒了,叫什么。”

他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笑着说。另一边有一人站起身来,似乎原是在侍弄花草。

方士谦放下手中活计朝他走过来,院子挺大距离挺远,他步子迈得也不快,眨眼之间却已到了跟前。微草谷主今天仍是一件玉白色衣裳,袖口用浅青色丝线绣了一圈草药纹饰,蜿蜒到衣角。后来他知道了那植物是叫防风。

方士谦在他身前站定,声气柔和:“觉得怎么样?精神可好?”

他来不及惊讶人竟来得如此之快,忙不迭点点头。“感觉已经恢复好了,谢谷主救命之恩。”

方士谦笑:“傻小子,哪是区区两日就能好完全的,还得调养一些时日呢。”

他微微弯腰捉住他的手腕,指尖搭上脉搏,一边漫不经心说道:“我微草谷呢,虽是带了你回来,来去倒也自由的,想留想走,你自己决定。”他放下他的手,一双眼睛扫过他的脸,眸色浅淡,眼底倒是凝着深重的光,叫人不由看了进去。微草谷主似乎无论何时都挂着一脸温润笑意,很应他的名字,士谦,如春风拂面。

他笑着问他:“对了还不知道呢……你叫什么?”

他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儿,答:“王杰希。”

“杰希。”方士谦就抹了姓氏亲切地唤他,“先去洗漱一下,我去给你拿点早饭来吃。”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转头招呼那边先前叫嚷起来的孩子:“柏清,去打盆水来给他洗漱用!”

“哎!”那个叫柏清的孩子高声应了,扭身就跑开了。

方士谦回头给他拢了拢衣襟。他身上未披外衣,只着中衣便走来开了门往外探头张望。“衣服屋里头放着呢,怎么不穿好了再出来?虽说入夏了,早上起来也要当心着凉。”

“嗯……”

他确实是没注意,这才意识到,含糊着应了一声。晨风吹在身上不觉得凉,日头明媚,院里草木繁盛,花开锦簇,眼前人言笑晏晏,暖意熏人醉。


评论(4)
热度(27)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