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叶】就过个日子呗(6)

私设bug多,流水账

如题,就过个日子呗(。




夏休期还剩下半个月,黄少天和苏沐橙在王杰希叶修与一干旅游攻略的指导下吃好玩好,一趟B市之行过得可谓十分惬意。晚上回家兴致好了叶修和王杰希还会陪他竞技场来两把,散人魔道剑客枪炮,各种职业换着玩儿,特别有趣。临到走了黄少天喝着王杰希细火慢炖的心灵鸡汤,咂吧着嘴,语气里颇有点眷恋:“老叶你别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走了。”

叶修老大一口烟喷他脸上,“走走走赶紧走,这半个月可烦死我了。”

黄少天猝不及防猛地被呛,汤喷了一桌子,咳得惊天动地差点背过气去,苏沐橙赶紧过来给他拍背顺气。叶修手里报纸一举为盾,尽数挡下飞溅来的鸡汤,一脸不忍直视。黄少天以筷为剑愤怒一指:“烦你妹!不服来PK!”

“嘿,小子挺狂啊?”叶修睥睨着他,“杰希大大,快给他张微积分卷子,杀杀他的锐气。”

一旁的王杰希专心演算,心里默念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团掉了又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那只大眼睛虚虚一抬,扬手一扔,正中剑圣眉心。

“漂亮!爆头!双倍伤害!”叶修鼓掌喝彩。

黄少天特别想把自己刚才的依依不舍拌着鸡汤吃回去。他深刻地感觉,在叶修这坨墨的耳濡目染下,哪怕是曾经纯洁善良高岭之花的王杰希,也不会再好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提溜着早饭回来,黄少天看着自己面前那碗谜之液体,感觉心有点塞,头摇得比拨浪鼓还凶。“NoNoNoNoNo我不要喝这个!坚决不喝!”

——黄少天是沉浸在一种名叫豆汁的恐怖液体的噩梦中离开B市的。

一直到走出白云机场,他胃里嘴里喉咙里似乎还残留着那种食物带来的凶残感觉。拼命抗议誓死不从又有什么用,架不住叶修掐着他脖子给他灌下一整碗饯别大礼。

心好累,感觉不会再想去B市了。黄少天站在G市明晃晃的日头底下,感觉有点眩晕。

 

日子就如哗啦啦灌下他肠胃里的豆汁儿,奔流而去,阻不住。

第十三赛季开始了。

 

 

两人的生活就跟星辰轨迹一样规律,起落作息,周而复始,几个月下来越发平淡起来。有的夜里王杰希躺在床上,臂弯里搂着叶修,就想着该不会就这样一直平淡下去,直到再无半分滋味吧。窗外无月,就一颗孤星挂在树梢上,王杰希眨眨眼,星星也冲他眨眨眼。王杰希愣愣地想着,恍惚间瞧见黑夜里边好像又有一对眼睛冲他眨了眨。

“……叶修?”

“半夜不睡觉,想啥呢。”

叶修口齿模糊,显然是睡到一半迷糊间醒来,精神尚未完全清醒,思想倒是挺清晰明澈,一句话陈述语气,透着股不必多虑的弦外之音。王杰希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多虑。

他哂笑起来。“叶神于人心真是……透彻。”

“那是,不然怎么是叶神呢。”叶修慵懒地眯着眼,顺着话头随口自夸了一句。他微微倾身,拂开王杰希的额发,吻了一下他的眼角。

“有时候你真的,考虑得太多了。”叶修躺回去打了个呵欠,慢吞吞地说道,“你以为你是张新杰吗,走一步想十步的,累不累。咱俩啊,过好眼前的日子就好了。”

“叶修。”王杰希面色沉沉,“我有时候真觉得你这读心术挺可怕的。”顿了半刻,他转而一笑,眼角眉梢皆是柔和温软,“不过挺让人安心。”

冬夜凉得像块冰,心里倒是安定地有了暖意。

 

这天王杰希回来得早,进门就看见轮到调休不上班的叶修陷在坐垫和靠枕山里,逗弄着桌上笼子里一只仓鼠。他们卧室特别大,一张大床之外还剩了极大一块空地儿,入冬以来叶修突发奇想,全拿来铺了厚软的地毯,堆了一堆的坐垫抱枕在上头,靠墙摆了张矮几,要用的时候拖出来,闲来无事滚在地上,简直可以醉生梦死。冬天里苏沐橙打比赛来了B市两次,过来一见就挪不动窝了,酒店也不住了,拉了陈果唐柔一起干脆就霸占了他们的房间,把他们俩赶到客房去住了。早上起来两人一看,得,仨姑娘直接就睡在地上了。

这还要床干嘛。王杰希感叹。

这会儿叶修就窝在里头,屋子里暖气充足,周身柔软温暖,笔记本摆在矮几上,破天荒地也没玩荣耀,开了部大概是苏沐橙推荐的电视剧看着,一边随手逗逗旁边那只肉乎乎的小老鼠。

王杰希觉得这画面有点新鲜。“你买的?”

“嗯。”叶修随口应了一声,“像你。”

王杰希走过去一看,乐了。这小仓鼠圆滚滚的,两只小眼睛嵌在脸上,仔细一看还一大一小,真跟王杰希像。

“它叫大眼儿。”叶修宣布。

王杰希伸出个手指戳戳它:“那我呢?”肉肉的,手感真好。

“你是王大眼啊。”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

王杰希大眼睛一瞪,歪着脑袋看他,叶修跟他大眼瞪小眼了一阵,伸手把人脖子一勾,嘴唇贴在他耳朵边上,语调甜蜜柔软,温热气息从耳蜗直吹进心窝。

“杰希。”

说完还舔了他耳垂一下,才把人放开。

王杰希被这有生以来头一遭会心一击,半晌没回过神来。叶修自己抱臂特夸张地抖了抖,大声叫道:“太肉麻了太肉麻了!唉哟我自己都恶心到了。”王杰希如大梦初醒,被调戏了!再看叶修,发现始作俑者一张老脸好像有点红。

这下王杰希是真的乐了。欺身上去,咬叶修耳朵。

“嗯……再叫一声听听?”

“王杰希你画风不对啊。”叶修斜着眼看他,试图把人推远点。王杰希这一句,故意做出来的语气,压低了声音堪称诱惑。王杰希再看看叶修,这会儿耳根子也有点泛红了。

真是新鲜。

王杰希第二次想。

两人这性格摆在这里,关系定下来时也早过了你侬我侬柔情蜜意的年岁,直奔老夫老妻模式。这些年头下来,别说平日,就是在床上,甜言蜜语都少见得很,互相之间的称呼也无外乎叶修王杰希、老王王大眼,王杰希确实从未曾听他叫过一声杰希,何况还是用如此甜软的语调。叶修这人脸皮厚,王杰希也不太会说什么勾人的话,害羞脸红这件事,王杰希也确实从未见他有过。此番两个第一次,对王杰希来说着实新鲜得紧。

坏心眼得逞,王杰希笑得挺开心。叶修好像见了鬼,一脸惊悚地看着他,伸手摸摸他额头:“我说你这画风真的不对了啊!今天忘吃药啦?”

“确实没吃药。”王杰希抓下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握着,表情语气回到正常状态。

“有病要治,何弃疗。”叶修严肃道。

王杰希另一只手摩挲他的脸,五指修长,从脸颊流连到耳后,手底下还能感受到那一丝不太正常的热度。插科打诨改不了已然形成的旖旎气氛,这时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逐渐升温的空气。而王杰希并不是个不读空气的人,他顺从内心慢慢俯身,亲吻叶修的额头,继而鼻梁,再到嘴角。

“那……请问叶神,太喜欢你这病,怎么治?”



TBC.


这章画风太魔性,大眼都被我ooc到天边了,不要打我(

评论(7)
热度(31)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