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叶】就过个日子呗(1)

私设bug多,流水账

如题,就过个日子呗(。




王杰希27岁生日那天正赶上总决赛,微草对兴欣的。前一场兴欣主场迎战微草获胜,这一次轮到微草的主场,胜负关头,压力不言而喻。幸而是主场作战,氛围足够积极向上,粉丝们的助威呐喊让本来就绷得够紧的大家更是鼓足了劲。

这一赛季王杰希已鲜少出战,上赛季打完他正式从队长位上退了下来,将王不留行的账号卡连同微草的担子一起交到了高英杰的肩头。人却没有退役,板凳上坐着,偶尔拿木恩上去打两场擂台赛,魔术师打法。

处在职业生涯尾巴尖儿上的魔术师,操作和反应速度的下降也被匪夷所思到极致的风格弥补,有时候遇到些个经验技术尚欠火候的选手,那场面还是碾压型的丧心病狂,恍惚间让人看到近十年前魔术师初出茅庐,各大战队在他这堵新秀墙上撞得头破血流的景象。十年过去,小魔术师成了老魔术师,偶尔拾起昔日的打法,这风采,依旧不减当年。

啧啧啧,欺负小朋友,忒没素质。叶修吐着烟圈鄙视他。

就是就是!哎我说王杰希你怎么还不退役啊,没见过你这样死赖着不走的,要脸?耳机里黄少天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出来。

王杰希一脸严肃,理也不理,挥着扫把将碍事的家伙拍到地上,在中草堂成员的掩护下把boss的仇恨抢了过来,拉到一边击杀了。

啧啧啧,欺负小朋友。叶修继续鄙视,扭过头看着旁边的人。我说王大眼你不爱幼也就算了尊老懂不懂?野图boss要让给我们老人家懂不懂?素质呢?

叶修你大爷!谁是小朋友!你丫别走竞技场PK看我不揍死你个老不死的!

黄少天的喊声又传了出来,叶修直接拔卡退了游戏。

退役选手一边玩儿去,少来搅和。王杰希挥手驱赶凑过来的叶修。

 

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战微草最终还是赢了。王杰希自始至终没有上场,坐在选手席上旁观完了整场比赛。兴欣乔一帆已初具新一代战术大师的风采,在场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调度及时合理,阵鬼的控场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几次的策应做得那叫一个精彩,鬼阵铺下的时机位置可谓刁钻,对微草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高英杰也终究没有让人失望,灭绝星辰带出的银色光迹,最终是破开了重重阻挠,带着微草飞向了胜利。

这对昔日的队友,今日的对手,两个曾经胆怯缺乏信心的少年,终也都成长为了成熟可靠的职业选手。

王杰希在微草选手席里往场馆内举目一扫,正撞上某个角落里和他同样欣慰的目光。

这是属于年轻人们的时代了。

 

 

此战告捷,微草扳回一城,双方回到同一起跑线。大家不至于不明事理地就此放松警惕,但获胜后心情好,免不了要腐败一番。更何况今天还是老队长的生日。

王杰希的生日日子确实不太好,老是卡在总决赛期间。微草没进总决赛的时候,大家早已各回各家,若是微草进总决赛的赛季,战队至上的王队长更不会因为这种私人原因放松大家,总之怎么也无法真正放松地庆祝一番。而今年虽然也是最后的生死关头,但大家都知道,这个赛季结束,王杰希就要退役了,再不给他庆祝可就没机会了。王杰希虽然严厉,却也不是个会故意扫兴拂人好意的人,自然也就没有拒绝众人的热情。

……甚至还捎带了个家属。

袁柏清走进饭店的包间看见自家老队长身边那个烟雾缭绕中的家伙,瞬间就拍桌子叫了起来。

“叶修你丫的又来蹭饭!每次我们微草聚餐你都跑过来,要点脸!”

“什么话什么话!”叶修也嚷嚷着,“我这是给我男朋友过生日来了好吗!今儿是我男朋友生日,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还想独占他不成!”

“滚滚滚!”袁柏清被一口一个男朋友恶心到了,朝他比了个中指战败而逃。

现充的战斗力太强,我方光棍们斗不过。

饭桌上气氛着实是好,微草的孩子们轮番给自家老队长敬着果汁,以及无所不用其极地试图给叶修灌酒。袁柏清带着一群熊孩子们跟叶修天南地北地扯淡加互喷垃圾话,一边端着酒杯伺机而动。

叶修自打退役后也偶尔尝试着喝个小酒,虽然酒量依然惨不忍睹,却也不是灌他一杯啤酒就趴倒的程度了。——啊当然,灌他两杯他还是立扑的。

袁柏清之流终究也不是身经百战的荣耀至高神的对手。在经历了垃圾话战争失利、灌酒计划流产和长时间的秀恩爱精神攻击之后,袁柏清再次给了叶修两个中指,缩到桌子另一边闷头吃菜去了。

“当年你师父老方同志机关算尽都没能给我灌下半滴酒,小朋友你道行还浅啊还浅。”叶修叼着根烟冲他挥挥手,表情贱得让袁柏清特别想端起盘子糊他一脸油腻腻的红烧肉。

冷静,那是老队长的男朋友。袁柏清告诉自己。也是半个自家人,冷静,不能对他动手。袁柏清狠狠撕下一只鸡腿,狠狠地嚼了。

鲜香酥烂,味道真不错。

 

成功击退了熊孩子们的围攻叶修心情舒畅,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吃点东西了。微草不愧是帝都豪门战队,每次聚餐也都是壕气十足,叶修时不时厚着脸皮以家属的身份跑来蹭吃蹭喝,自然也是因为他们吃的确实好。

两年前叶修退役后就回了B市的家,这离家出走的账还没算完,他又跟家里出柜了,叶家老头子气得差点直接去见了马克思。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长期斗争,家里人总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事儿。顺便一提,叶妈妈其实还挺喜欢王杰希这小伙子的,但顽固的叶家老爹就不同了,对王杰希那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鼻子没啥问题,王杰希那双大小眼有事没事就会被叶家老头子拿出来挑剔上两句。后来连叶秋都看不过去了,老拿人家相貌说事儿,老爷子您也忒没素质了不是?

说服了家里人叶修干脆利落就从家里搬了出来,虽说他混得比较惨,没啥积蓄,但王杰希有钱啊,两人的钱加一块儿,B市房价再逆天,买套房子还是够的。王杰希也从微草宿舍搬了出来,两个宅男同居,生活技能点惨淡无比,除了叫外卖下馆子基本吃不上什么像样的,搞得叶修每次听说微草有聚餐都跟饿虎下山一样,顶着被鄙夷目光集火的风险还义无反顾地杀过去大吃四方。

什么你说义斩?义斩那怎么好意思每次去蹭饭呢,又不是家属。

这会儿叶修正集火一盘大海蟹,掰着螃蟹腿儿跟王杰希聊天,一边见缝插针地帮王杰希挡掉点果汁。——来敬果汁的孩子们一拨又一拨,叶修觉得王杰希都要被果汁灌死了。

“亏得你今天没喝可乐,不然早就胀气胀死了吧。”叶修剥了点蟹肉放到王杰希碗里。

“……嗯。”王杰希无奈地笑笑,说实话他都快听不懂老队长生日快乐这七个字了。

“哎大眼你感动不?我们家那帮兔崽子都没这么给我过过生日,简直没良心。”叶修拎着个吃空了的螃蟹腿,叮叮当当敲起了盘子,苦着张脸唱了起来,“小白菜呀,地里黄呀……”

“叶神你得了吧,你这都快成千年萝卜精了,还小白菜呢。”旁边的刘小别对这出苦情大戏表示抗议。

“千年萝卜精怎么了?从我还是棵小白菜的时候起就没人这么给我过过生日!”叶修掰开一个蟹钳。

“得得得,明年给您老人家办个比这更大的,行了吧?”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这孩子懂事,会有出息的。”

“滚!”刘小别怒骂,转头向王杰希求助,“老队长你快收服这个妖孽。”

王杰希夹了个蛋饺塞进叶修嘴里。“吃药。”

叶修抓着王杰希的手,就着他的手吃完了这个蛋饺。有滴汁水流下来,王杰希伸手给他擦了。叶修咂巴咂巴嘴:“味道不错,就是没啥疗效。”

单身狗刘小别不忍直视地转开了视线。



TBC.


不知道会有多长,姑且先标了个(1)

世邀赛被我吃了,就当没这回事

新一代战术大师小乔是我的私心了,个人觉得这孩子有前途啊

评论(4)
热度(89)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