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王黄】夏日和星和你

第六赛季的夏休

just苏一苏,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ooc我乐意嘿(




[王黄]夏日和星和你

 

 

与其余位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地方一样,G市的夏季高温且多雨,炎热中泛着一股子潮湿的气息。

不论是干燥或是潮湿,热,终归是不受欢迎的。

夏日炎炎,路上行人稀少,行道树叶片低垂,连蝉鸣中都透着倦意。日光照得天地间一片惨白,让人看了都心生畏意。荣耀联盟有个夏休期的设定,在气温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喜闻乐见。

第四赛季出道,在刚刚结束的第六赛季作为队中核心击败了意指蝉联的微草战队夺得冠军,如今蓝雨战队黄少天的地位,可谓如日中天,气势之盛丝毫不亚于G市这火辣的太阳。

由职业赛场上的胜负所触发的网游公会大战前所未有的激烈,中草堂、蓝溪阁的玩家用大肆争战的方式宣泄着对对方的不满。这一战之后,蓝雨微草,正式结成世仇一般的关系。

黄少天听喻文州讲起网游里爆发的世界大战对公会造成的巨大损失,一边噼里啪啦敲下一大段表示下赛季也要继续让微草那群家伙好看杀得他们哭爹喊娘片甲不留的愤慨回复,一边转过头对一旁看书的王杰希挤着眼睛笑道:“嘿王杰希你说要是让你家粉丝们知道微草队长输完比赛就乐颠颠跑来跟我这个夺走了微草冠军的大仇人同居了他们会怎么对你?把你磨成粉做药引?”

卫冕失利,要说完全不介意,这是不可能的。但比赛是比赛,感情,是感情。以职业的态度来面对这一切产生的矛盾,这种事,王杰希早已炉火纯青。

王杰希给人的感觉一贯是冷静自持,理智且镇定,心态性格与他变化莫测的魔术师打法相距甚远。而黄少天其人则是聒噪活跃,与比赛场上那个冷酷的妖刀杀手也是大相径庭。场上场下,王杰希自然能处理好不同的关系,而看似一撩就炸的黄少天,也是同样冷静。

王杰希笑笑没理会他的故意挤兑,手里的书淡定悠然地翻过了一页。

外头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掀得噼啪作响,这是入夏以来袭击G市的第一个台风,铺天盖地,刮得人心中再没了阴霾。

雨势滂沱,凉意侵入室内,缓解了连日的燥热,是这盛夏日里难得的舒适。黄少天开着小号在网游里刷了会儿怪,觉得百无聊赖,便索性关了游戏,抱了笔记本电脑蹭到王杰希身边。

黄少天家的客厅中央铺着柔软而厚实的地毯,深沉的颜色看起来踏实而温馨。原本沙发近前放着一张矮几,王杰希来了后,却意外地喜欢直接在那地毯上席地而坐,于是把矮几挪出些许,和沙发间留出个足够安坐的空当。黄少天盘腿往王杰希身侧一挤,笔电放到他的书旁,一手揽着他的胳膊,歪着身子将整个人的分量都交托过去,另一只手没事就伸出来往键盘上敲敲打打,在QQ上和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王杰希偶尔一眼扫过去,就看见黄少天刚才偷拍了张自己看书的照片发在蓝雨的选手群里,于锋喊着黄少你可别有了男友就忘了战队要时刻坚定自己的立场不要轻易被敌人诱惑,而郑轩嘟嘟囔囔地说着黄少又来扔闪光弹了明明是个剑客真是压力山大。

两人的关系并未刻意掩饰,职业圈里许多人都知道。惊讶的欣慰的,真诚祝福的态度微妙的,他们并不是在意旁人目光的人,也无所谓。说起来两人这关系确立得也算戏剧。前一年的夏休一大群人约在一起来了个半个月的大聚会,期间玩了不少次的真心话大冒险。一次轮到黄少天的大冒险,结果被要求了向王杰希告白。一群人起哄着,想看黄少天如何跟看起来很高冷的魔术师大大表白。天知道那时候黄少天已经暗恋王杰希不少时间了,这大冒险,可把他那颗可以看着队友死在自己面前还不动声色的强大心脏吓得不太好。

当一向伶牙俐齿话语滔滔不绝的剑圣破天荒支支吾吾结结巴巴花了许久才说完王杰希我喜欢你这短短七个字,魔术师的反应让他的心脏更不好了。

“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呆了一瞬。

“…………诶?”

“我说真的。”

黄少天心脏骤停。

叶秋和张佳乐立刻开始鬼叫:“卧槽王大眼你真的不是开玩笑吗?!”得到王杰希一如既往面色平静严肃的回复:“不是。”

唯二知道黄少天这暗恋小心思的苏沐橙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声恭喜。黄少天回过神来,穿过一片鸡飞狗跳的混乱望向他的队长——唯二中剩下的那个人——后者给了他一个柔软的笑容,眼睛里写了四个字:不是做梦。

队长牌强心剂立竿见影,黄少天猛地扭回脑袋盯着他面前坐着的王杰希。王杰希就在他复杂的目光中淡定地回望着他,看起来似乎不准备再说什么或做什么。

黄少天抢救了一下自己的心脏。

“刚才那个,大冒险,不算。那什么我、我……我重新再说一次!”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王杰希我喜欢你!”

哗!

掌声雷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损友们高呼着“黄少干得漂亮!”“黄少上去亲一个!”,一边把黄少天往王杰希身上推。这时候形象高冷的好处就显出来了,除了个别脸皮特厚的,大家都不好意思去对王杰希起哄,只是一个劲地揶揄着黄少天。黄少天都快羞死了,哪肯再让他们得寸进尺,抵死不从。最后还是王杰希镇定,捞过身形不稳的黄少天在他唇上轻啄了一口,这才让众人心满意足地放过了他们。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闪完蓝雨的光棍们,顺便回忆了一下一年前的这时,笑得更加灿烂起来。

王杰希扬起嘴角,覆上他的手。

在这难得凉爽的盛夏里,掌心的温度不凉不热,恰到好处。

透过玻璃窗户依稀传进来狂风的呼啸,室外一地狼藉,室内一片安宁。黄少天侧头看王杰希的脸庞,沉静柔和,眸子里蕴着真切的笑,不是平日那疏离的模样。他手指动了动,回握住他的。“王杰希你真该多笑笑,你都不知道你笑起来的样子有多么好看。”说完他又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只笑给我一个人看吧。要让别人看到杰希大神也有这样的笑容人家会觉得多可怕,一定不敢相信这画风是你,要是大家以为你被队长附身了怎么办。不对这不是重点,要是你也像队长一样变得老少通杀万人迷了怎么办?情敌太多了我也会和郑轩一样一天到晚压力山大的……”

王杰希静静地听着他一个人在那边自说自话地念叨,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蹦了个更大的笑容出来。

“哇!”黄少天叫起来,“王杰希你这是犯规犯规犯规!不带这么近距离突然袭击的!”

黄少天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脸我受不了了心跳加速你快离我远点的夸张表情,行为却与神情相反,抚上王杰希的脸,凑近了细细端详。

“真的很好看。”黄少天说,“你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啊,根本看不出与正常的有什么不同。——不对不对,你的眼里像盛满了星星一样,最好看了,哪有人能比得上。”

“我的眼里不是你吗?”

“哦……”黄少天飞快捂住了王杰希的眼睛,语气痛不欲生。“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又犯规……”

他摇头晃脑,一脸的孺子不可教,表情却是欣悦的,漾着名为幸福的情愫。

 

再强劲的台风也卷不走整个夏天的暑意,风头过去又是炎夏。日头毒辣,黄少天怕热,出门一趟回来,洗完澡连衣服也懒得穿,套了条大裤衩躺在空调房的地板上装死。王杰希进来,看了眼他,肚皮朝上仿佛是条死鱼。他淡淡地提醒了句:“衣服穿好,别着凉了。”

“没事没事,先让我凉快下来再说。”说着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拥抱冰爽的地板。

王杰希想了想,转身出去给他倒了杯果汁,加了不少冰块端进来。黄少天瞧见了眼睛忽的一亮,人却还是懒洋洋的不肯放开地板爬起来,就躺在那里眨巴眨巴眼睛望着王杰希。眨巴了一会儿王杰希懂了他的意思,也在地板上坐了下来,黄少天像条虫子一样挪过来,脑袋往他大腿上一搁,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眯着眼看起来颇为享受。

王杰希自己喝了口原本是拿给黄少天的果汁,又看见黄少天在那边眨巴着眼睛盯着他,他微笑,含了口果汁俯下身去,黄少天顺从地张开嘴。加了冰的新鲜果汁凉凉的甜甜的,简直能从嘴里甜到心里。

“你也太懒了。”王杰希笑道。

黄少天弯起眼睛。

“还喝么?”

黄少天咧开嘴角。

有着明快的橙黄色的果汁在唇齿的交递中慢慢见了底。有的时候王杰希会故意喂块冰进去,舌头推推攘攘,那凉丝丝的小立方体就在两人的口中来回游走,直至消失不见。还留了一嘴的冰凉,在更缠绵的亲吻中渐渐化出神奇的热度来。

“看来衣服不用穿啦。”黄少天小声嘟哝着,伸手搂住王杰希的脖子。

 

晚上两个人出去散步,夏日的天黑得格外的晚,七点的时候天还微微有些亮,远处天际霞光尚未褪去,还残了一线的红,在与蓝色交汇的地方织成梦一般的紫。两人踏着这最后的晚霞出门,大着胆子将自己交托给即将降临的夜色,什么伪装都没有做。

慢慢悠悠,不知踱了多久。

黄少天忽然惊叫一声,王杰希侧头看他,发现他正仰头望着天空。

与其余发达的一线大城市一样,G市的污染也不轻,璀璨星河,着实不多见。

或许是该感谢刚刚过去的台风,刮出了相当晴朗无尘的天空。

这两日G市的天蓝得出奇,真当得上一碧如洗四个字,而到了夜间,这天幕则呈现出一种不纯粹的,泛着蓝的黑。两人这时已经走到了挺偏僻的地方,没有高楼的阻挡,没有光源的干扰,视野开阔清晰。黑色的天空本身透着奇异幽美的蓝,蓝黑为底色,缀满了银白的星星点点。银河横亘天宇,极目南望也看不到尽头。心宿二在天蝎的心脏处闪着红色的光,夏季大三角很容易便被认出,黄少天一一指给他看,末了说了一句:“牛郎星和织女星之间有着16光年的距离啊,B市和G市呢,隔着2000多公里,有时候真觉得我们像牛郎织女一样可怜,一年见不了几次面。有时候真觉得是缘分,天南地北的距离,我们居然还能走到一起去。”

漫天繁星灿烂为背景,王杰希站在那里,黄少天看着他,觉得他仿佛落入了星辰大海。而他那只大眼睛里,大概是掉进了这夏夜里最明亮的一颗星。

“但是我又一直都很确定,别说是两千公里,就是两千万光年,我也一定能从无数的星星里找到你。”

“给我摘颗星星吧,魔术师大大。”

王杰希的眼睛弯起来,像掬着整个宇宙的星光。

“好。”

他牵起黄少天的手,朝着天空伸去,伸去,似乎真的能够到那颗遥不可及的星。星光从指缝撒漏,王杰希合起掌,便将黄少天的手连同漂亮的星星一起握住。

黄少天轻吻他的眼睑,觉得自己触到了最好看最珍贵的那颗星,和那颗心。

他们披着星光慢慢往回走,走到累了便寻个地方坐下。时光还有很长,可以由着他们慢慢地去走,不必着急。

他们坐在深夜的公交车站台上,暖黄的路灯光和阴影交织成片,他把头靠在他肩上,十指相牵。偶尔有车辆在他们面前穿梭,灯光破空而过,声音从小到大再到小,铺成短暂而连绵的背景,经过他们眼前时的呼啸也抵不过心跳与呼吸的大小。盛夏的夜里也并不凉,后背沁着汗意,空气潮热,心灵安宁。

“王杰希你说系统怎么就那么懂呢,你那银武灭绝星辰,名字起得也太好了!在你面前,所有星辰都黯然失色!唉我的眼光也实在是很好……不过明年的冠军我还是不会让给你的你们微草就当转瞬而逝的流星吧……”



FIN.


中途往奇怪的方向去了……最后挣扎了一下把画风掰了回来(?


评论(5)
热度(74)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