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唄

「ねえ、大好きな君へ」

冷乱雷,私货多。
★本博客内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礼猿】套中人

补一下之前删掉的肉




*这里取的是“圈套中的人”的意思,与名著《套中人》寓意不同

*ooc警告


 

[礼猿]套中人



“请把眼镜摘掉,伏见君。”

 

站在面前的男人一袭白大褂,鼻梁上架着的细框眼镜看上去斯文秀气。脱下每天穿得一丝不苟的蓝色制服,解下佩剑后的男人也如一柄被收入鞘中的利剑,收敛起无时无刻不萦绕于周身的锋芒。

 

——只是,明明是看起来比平日温文尔雅许多了的室长,却为何仍然让他感到莫名的不安呢?——不,甚至是比平时更令他不寒而栗。

 

伏见隐隐有冷汗冒出的后背不自觉地紧绷而僵直,眼前那个看似与平时无异却使他产生强烈危机感的笑容让他烦躁得恨不得拔刀将它砍碎。

 

啧到底想干嘛啊……想玩医生play吗好烦一点也不想陪你玩啊……

 

伏见的心中百转千回眼看吐槽就要抑制不住地冒出嘴外,即使是临时换上的白大褂也依然穿得一丝不苟的男人却像是完全不会察言观色一般只是淡然地推了推眼镜,将刚才的要求再次平静地复述了一遍。

 

“请摘下眼镜,伏见君。我不想重复第三遍。”

 

通常这句话出现的时候即使是一贯目无上司我行我素的伏见也知道自己再不照做就将遭受难以想象的灾祸了。与动辄罚人的副长不同,他的室长不太会处罚部下,但他的惩处措施与副长简单粗暴的加班扣工资之类却是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的。一向深谙趋利避害之道的伏见为了避免等会儿被迫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像上一次的道明寺一样被要求一夜之间数出一棵樱花树上的花朵数量,乖乖摘掉了自己的眼镜。

 

摘下眼镜的那一刻伏见感到了一瞬间的眩晕,仿佛正在坠入另一个世界。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脑海中也随之一片混沌。伏见花了整整十秒来重新整理自己的思路。

 

这是Scepter4的例行体检,不知为何测视力被排为了最后一个项目。大约每一个视力不好的人都不喜欢测视力这一项,伏见也不例外,于是他拖拖拉拉地排在了队伍的最后。然而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直在一边旁观下属们测视力的室长大人不知为何突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强烈要求身体力行一下医生的工作,并示意医疗组的人可以先行下班了。

 

于是,最后的最后,医务室里只剩下了伏见猿比古与宗像礼司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无声对峙着。——不过没了眼镜的伏见明显处于劣势。他连对方的五官都看不清,更不用说什么细微的表情了。——虽然他敢打赌他一定不会想看见对方此刻的表情的。

 

事情莫名发展成这个样子伏见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对自己上司的烦躁。落后就要挨打,伏见深刻体会到了这句名言的哲理性。他决定下次体检时一定身先士卒早死早超生,并且如果变态上司在场的话哪怕以辞职为代价也一定拒绝参与体检,尤其是测视力。

 

这种不要说掌控连了解都办不到的形势实在是太糟糕了,伏见想。

 

“请将右眼遮起来,伏见君。”

 

依旧是平静无波的声音。伏见的记忆中好像几乎没有听到过这个男人失去冷静的声音。他一直都是这样,居高临下地享受着这种由一切尽在股掌之中的绝对自信而生的平静,而身处下位的普通人呢,只能被动地依照他布下的局一步一步前进,无论是否情愿。

 

但愿这次走进的不要是个危险的牢笼,伏见一边想着一边颇有些自暴自弃地遮住了右眼。这下更看不清了,伏见很忧郁。

 

虽然看不见但伏见直觉对面那个该死的男人绝对在他刚刚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置气的动作里微笑了一下。伏见很烦躁,他满是不耐地眯了眯露在外面的左眼。

 

——该死,对面的笑容好像又加深了。

 

既然我看不见你的表情你也别想看见我的。抱着这样自己都嫌弃自己幼稚的想法的伏见摆出一张面瘫脸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伏见不知道那个擅长洞察人心的青之王有没有再次嘲笑他幼稚的举动,他只听见他宣布说“那么开始了哟,伏见君。”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果不其然无法辨认出对方所指的的那个位于视力表下方的小黑点究竟是朝着哪个方向开口的。

 

宗像的手纹丝不动地举着,伏见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看不清楚就说出来,伏见君。”时间凝固了二十秒后宗像说,然后可疑地停顿了一下,“视力不好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是啊毕竟唯有在这点上我是能赢过室长您的,对比您的视力我一点也不以之为耻。”伏见以一种与他的表情一样平板的声音说道。

 

“……”宗像沉默了一会儿,默默将手上移了少许,指向了之上两行的某个——对伏见来说依然是黑点的——字母。

 

“……”伏见再次面无表情地沉默。

 

一只眼虚瞪着四只眼,四只眼回望着一只眼。

 

宗像默默地又将手上移了一些。

 

“……”

 

“……还是看不清么?”

 

伏见以一张面瘫脸作为回应。宗像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直接说你能看见哪一行吧,伏见君。”

 

“前三行……”伏见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啧,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的视力已经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啊。

 

宗像往桌上的电脑里输入了一个数据。“换一只眼。”伏见习惯性地咂嘴然后将自己的左眼遮住,睁开了右眼。

 

……靠。

 

伏见觉得自己板着的表情一定裂了条缝。

 

“怎么样,伏见君?”宗像的声音几乎是带了丝隐蔽的笑意的了,伏见觉得自己面具上的缝又裂得大了一些。

 

“唯独这点室长您没有资格嘲笑我好么!”伏见几乎是咬牙切齿气急败坏地冲对面的男人喊了起来。啊啊他为什么会沦落到被一个摘下眼镜约等于瞎子的人嘲笑视力的地步啊真的好烦……

 

“看来伏见君的视力真的不太好呢。”宗像这次是明显的笑着说道,“隔着那么一段距离大概连我都看不清吧。”

 

 “不我一点都不想看清您。”伏见垂着头,小声而飞快地嘟囔着表示厌弃。与此同时却听到了令人不安的正在靠近的脚步声。伏见猛地抬起头,特别不爽地发现宗像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不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看清您请不要自作多情地凑过来……”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张牙舞爪跳起来却被主人狠瞪了又缩回去的猫,伏见重又垂下了头,不敢大吼表达不满于是只能继续轻声碎碎念表示着对于宗像的行为那无尽的嫌弃。不过这低低的嘀咕听在宗像耳中,无非便是猫咪的傲娇。

 

被宗像逼退到墙边的时候伏见很是心不在焉地思考着这世上究竟有几个人能将自己置于完全被动的境地这样不着边际的问题,望着近在咫尺想看不清都难的那张脸伏见在心底干脆利落地否认。

 

不,一个都没有。

 

严格说来宗像礼司确实是唯一能将伏见逼到彻底束手无策的人,但是假如伏见坚持反抗的话宗像也从来不会逼他去做任何事,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世上能让伏见陷于绝对被动不得不服从的境地的人的确是不存在的。或许他可以很自得地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自愿而非被迫,然后伏见明白这只不过是自己在利用宗像对自己任性之处的包容,处于劣势的人终究还是自己。

 

这样的包容能为伏见省去很多麻烦但并不能令他好受,伏见从来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对于任何事情任何对象都是。

 

他烦躁地咂着嘴烦躁地抬手摘掉了宗像的眼镜,动作挺粗暴,或许用“扯”这个字更为恰当。

 

伏见随手将上司的宝贝眼镜扔到一边,他的心里舒服了那么一小点。“这样对等一些了。”紧接着他清楚地看到他的上司挑了挑总是藏在过长的刘海后面而难以见到的眉。

 

其实他的眉形还挺好看的,伏见漫无边际地想着。

 

“原来在伏见君的心中我们一直都是不对等的么?”宗像说。

 

“您在开玩笑么我要怎么和您对等啊。”真的及得上您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了。后半句对于自己处境的抱怨伏见认为太多余了没有说出口,反正对方一定能懂。

 

宗像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伏见发觉这个距离自己十公分的笑容是那样的清晰而碍眼。

 

王真的……都好讨厌啊……高高在上,掌控一切什么的……啧,好想把他从云端拉下来。

 

“我说室长您的视力,现在这个距离真的能看清我么?您确定不需要再靠近一点?”

 

宗像看着这个囿于自己的双臂与墙壁之间终于受不了了的少年贴近自己的脸庞,淡笑道:“哦呀,伏见君这么主动么?”

 

“您不就是这样算计的么?我不过是按照您的想法被动行事罢了。”

 

无限缩小的距离终于归零,伏见的双唇贴上宗像的,话语间透出的几乎是赌气的成分让宗像忍不住莞尔。

 

“这么自暴自弃啊。”感受着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宗像调侃道。

 

“您不喜欢吗?”

 

唇齿摩擦间伏见的声音近乎呢喃。他的舌探入宗像口中,纠缠着似乎要将一切话语搅得支离破碎。

 

“不,如你所说,乐意之至呢,伏见君。”





FIN.

19 2 /   / 礼猿 R18
评论(2)
热度(19)
  1. 啊啊啊啊啊零酱~愛唄 转载了此文字

© 愛唄 | Powered by LOFTER